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9 2019年12月15日 星期日

刘晓波遗孀刘霞孤独过年出国治疗毫无音信


推特上出现刘霞在万圣书园浏览书籍的照片
刘晓波遗孀刘霞孤独过年出国治疗毫无音信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5:00 0:00

据悉,中国狱中病逝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遗孀刘霞,在孤独中度过失去丈夫后的第一个春节。有和刘霞近日通话的友人表示,刘霞身体状况仍然虚弱,需要继续服用抗抑郁药物,而且没有任何当局或让她出境治疗的消息。

据设在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消息,该中心负责人卢四清表示,他大年初一同刘霞通电话,得知刘霞除夕在弟弟刘晖家吃年饭,但大年初一家中楼下有守卫,朋友不能登门拜年,也无法出门同朋友吃饭。刘霞表示,有些孤独,家中不能上网看电影或同朋友聊天,最近检查身体没有大问题,但仍在吃抗忧郁的药。

刘霞还表示,出国的事没有进展,不知当局要等多久才会让她出国。此外,刘霞证实近期网上流传的她在万圣书园浏览书籍的照片,称忘记是哪天了,但当时确实有人“陪同”监控。

刘晓波和刘霞的友人、作家野渡星期日对美国之音表示,他春节初一当天致电刘霞拜年,感觉她说话有气无力,身体状况很一般,而且目前仍没有自由。

野渡说:“现在身体状况很一般吧,还要服用抗抑郁症的药物。我觉得很一般吧,说话的声音也是很有气无力的。前一段时间外面传她有那个自由,也不存在那回事,她现在到哪里还都是有人跟着。”

刘晓波和刘霞的好友、欧盟萨哈罗夫人权奖得主胡佳对美国之音表示,一些身份不太敏感的朋友春节期间都可以打电话问候一下刘霞。她的状况目前是没有什么变化,尤其是近期外传外交部曾通知刘霞可以出国的消息应该是误传。

他说:“她的情况没有什么特殊的变化,去德国或者美国的事情目前没有任何明确的进展。前一段不是说有外交部的人找刘霞,以我们的判断一般外交部不找中国的公民来做这样的事情。然后,这边又向有关的西方国家核实,那些国家给的反馈是他们没有获得外交部任何这方面的信息。应该说,刘霞的命运最直接的应当还是外交层面的这个力量。”

此外,一个叫“刘晓波助澜会”的推特账号,2月11日晚发出一张刘霞在一家书店低头浏览书籍的照片,并称“有推友偶遇刘霞并发出这张照片”。不过,原贴很快被标记为敏感内容遭封锁。外界推测是受到举报。

胡佳表示,根据最新消息判断,这张照片极有可能是认出刘霞的人偷拍的,因为万圣书园的老板刘苏里曾是刘晓波和刘霞的好友,而前往作为北京文化地标之一的万圣书园的读者,应该很多人是了解有关刘晓波和刘霞的情况的。

被中共当局指为八九民运六四“黑手”之一的刘晓波,2008年12月因发起和参与起草主张宪政民主的《零八宪章》而被捕,一年后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监11年,荣获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2017年6月下旬,在辽宁锦州监狱服刑的刘晓波被确诊为肝癌末期,但7月13日便在沈阳一家医院病逝,终年61岁。

本身是诗人和摄影师的刘霞,自2010年10月8日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便开始遭当局置于实际上的软禁下,时紧时松,但无时不被监控。刘霞自刘晓波去世后,几次“被旅游”到外地,后回到过北京,但在十九大等敏感时期又“外出”,目前被“看守”在北京家中。

刘晓波好友廖亦武去年12月9日在《零八宪章》发表9周年之际,发文怀念刘晓波,并上传刘霞写给德国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赫塔.米勒的一封信。刘霞写到自己的绝望和孤单,称“我自言自语、我要疯了、我那么孤单”。

图片集:刘晓波病逝:哀悼,海葬,怀念和抗议(47图)

图片集:回顾刘晓波荣获诺贝尔和平奖(33图)

评论 (43)

评论期已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