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5 2020年8月7日 星期五

刘霞出席纽约公开活动但避谈“敏感”问题


已故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遗孀刘霞在纽约出席公开活动

已故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遗孀刘霞,被软禁8年于今年7月获准离开中国赴德国后,星期三首次来到纽约参加一项公开活动。

刘霞出席纽约公开活动但避谈“敏感”问题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3:26 0:00

星期三晚上,刘霞在曼哈顿上东城出席以前捷克总统哈维尔名字命名的基金会举行的讨论会。在会上,她感谢所有关心刘晓波晓波和她的朋友。

刘霞说:“谢谢哈维尔基金会这次邀请我!谢谢这些年来所有为晓波和未我努力的朋友。谢谢!”

在长达一个半小时的讨论会上,刘霞只讲了一段话:

“其实关于晓波我觉得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说什么。但是我在这儿可以讲一个在晓波最后的日子里我曾经给他讲的, 09年就是卡夫卡办公室曾经给我发来了8个关于刘晓波的问题。我记得其中有一个问题就是问我说会不会有一天刘晓波又回到公共视野之后,会不会一呼百应?我当时跟晓波说,你猜我怎么回答的?我说我感觉不会,我觉得我也看不到。我说我就这样回答的。晓波听了以后就笑了。”

与刘霞同行的是获2018年哈维尔图书馆基金会勇敢作家奖的异议作家廖亦武。刘霞获得了该奖的提名。他们应邀参加今天的讨论会和明天的颁奖活动。

廖亦武在讨论会上介绍了刘晓波临终的情况,他说:“晓波走的时候对在场的护工、医生、护士,我猜想当中有很多不明身份的人,对他们说,我要走了,谢谢!我要走了,谢谢!他老是在重复。”

虽然刘晓波去世已经一年多,但当廖亦武讲到这一段时刘霞难忍悲痛的泪水。

廖亦武说,刘晓波去世后一个多月后,他才打通了刘霞的电话,了解了刘晓波临终的情况。

“她说晓波走的时候两只脚上下摆动,意思就是向天堂走去的意思,”廖亦武回忆道。

在廖亦武叙述刘晓波临终情况的过程中刘霞两度打断他,最后当廖亦武讲到刘晓波要刘霞一定要出国时,刘霞在一张纸上写了“到此为止”递给廖亦武。

廖亦武没有回答与会的黎安友教授提出的“中国政府为什么这么怕刘霞”的问题。

廖亦武在讨论会上表示,中国巨大市场的诱惑,使西方国家首脑——除德国总理默克尔——无人愿为监禁中生命垂危的刘晓波发声。他表示,如果不是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被软禁了8年的刘霞可能还出不了国, “所以从这个角度,尽管西方很多人对川普不看好,就是在这个事情上我是感谢川普政府的”。

评论 (61)

评论期已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