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5 2017年7月24日 星期一

刘晓波病重出国就医仍未定 外专会诊视频疑点重重


视频显示刘晓波在沈阳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接受治疗。

中国异议作家、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的肝癌病情持续加重,受到舆论高度关注。院方称,正在进入积极抢救状态。各方瞩目的刘晓波能否获准出国治疗一事仍然未定。与此同时,德国方面质疑中方安全部门操控会诊并发布篡改的信息,而刘晓波所在的沈阳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及其周边维稳力度不断加大。

为刘晓波治疗的医院周一下午发出通报称,全国专家组会诊意见认为患者病情危重,病变和病情不适合进行经颈静脉肝内门静脉内支架分流术(TIPS),也不适合行局部放射治疗。建议密切监测血压,纠正低血压,积极抗感染治疗,并进行血液净化治疗。我院正在按照全国专家组的会诊意见进入积极抢救状态。

与此同时,各方瞩目的刘晓波能否获准出国治疗一事仍然未定。一天前,参与会诊的美国和德国医生发表联合声明说,在提供适当医疗救护的情况下,刘晓波可安全转运国外就医,且应尽快进行转移。

在德国的人权活动人士、媒体人苏雨桐周一对美国之音表示,德国外交人士披露的消息说,德国总理默克尔和美国总统都向参加G20峰会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表达对刘晓波出国就医一事的关注。

消息说,习近平表示将在回国后先了解情况再作答复。上周六外国专家会诊期间,刘晓波明确表达了希望出国治疗的愿望。外国专家昨天声明,认为刘晓波有条件出国治疗,所在机构愿意收治刘晓波,但转运需要尽快进行。该声明与医院官方网站上刘晓波病情严重、不适合转运的说法相矛盾。医院和当局目前未对外国专家的声明做出公开回应。

美国之音周一上午和下午多次致电该医院宣传部,一直无人接听。

9日深夜,一段外国专家为刘晓波会诊的神秘视频出现在国内需要翻墙才能观看的YouTube网站上。视频的源头来自名为“凯风”的YouTube账号,视频标题为“外国专家对刘晓波住院期间得到的治疗表示肯定”。该账号上传的其他视频还有郭文贵的盘古系列案审判视频、深陷囹圄的前国安部副部长马建指控郭文贵的视频等。此类视频疑似官方故意以匿名放出。

视频中,中外医生围绕刘晓波病床,床头穿黑衣者似乎是刘晓波的妻子刘霞。从拍摄角度来看,似乎是墙上的摄像头所拍摄,视频左下角也有两人手持相机拍摄。外国专家表示,中国医生已经尽力帮助病人了。

专家:中国医生请我们来帮助,这很好,他们尽力为你丈夫治病。他们(中方)让我们帮忙,我想这是很好的姿态。她(刘霞)懂英文吗?我希望翻译,因为我们认为你们尽了全力来帮助病人。

视频显示,中方人员没有按照上述原话翻译,只是简单表示:“教授说,我们医疗上给他治疗,已经非常好了,这是他所说的。”

同一天,一个名为“中国反邪教”的YouTube账号放出一个由爱剪辑软件制作、片头出现“创作:宣传工作部”字样的视频,显示中外专家在会议室讨论。

视频中,中方询问:“有没有你们能而我们不能做的任何治疗方法?”(此时视频衔接出现跳跃)德国专家回答:“我不认为我们在德国能比你们做得更好,也许我能为德国说,但我不认为我们在医学上能比你们做得更好。你们做得很好。”

这段长约半分钟的视频到此结束。

然而,在视频12秒处,问答间隙出现了明显跳跃,疑似剪辑痕迹。这段视频的标题是“德国专家:对刘晓波我们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但是视频中没有显示德国专家布赫莱尔教授说了“没有更好的办法” 这句话。

记者稍后获得了一段在互联网流传的据说是上述视频的完整版。这段在微信群中流出的完整版视频与剪辑版显然不同。

毛一雷:“进一步说,有没有你们能而我们不能做的任何治疗方法?”

布赫莱尔:“(这位病人转运)我们需要的是配备重症监护设施的飞机。我被告知,你们有这种飞机,我们也有这种飞机。三是我首先的个人确信。我不认为我们在德国能比你们做得更好,也许我能为德国说,但我不认为我们在医学上能比你们做得更好。你们做得很好。但这是个人道的事情,你们知道他要出国。我不认为这是跟医疗有关系的事,这跟其他一些原因有关。为此,我们愿意把他接走。”

通过以上不同版本视频的对比,剪辑版显然删掉了编辑者不希望外界了解的一些重要原话。

德国驻华使领馆周一晚间发表罕见声明指责损害医生患者隐私的某些行动者。声明称:“我们深为关切地注意到某些当局录制了德国医生问诊刘晓波的监控视频音频资料。这些资料的录制违反了德方表达的愿望。这些愿望在此次访问前曾以书面形式予以通报。这些录像似乎由中方选择性透露给某些中国国家媒体。(会诊)进程似由安全部门掌控,而非医疗专家。这一行为损害对于正在处置刘晓波一事的当局的信任,这一信任对于确保他的治疗获得最大化的成功至关重要。”

港媒《香港01》记者周一下午致电中国专家组组长毛一雷,毛一雷说他在会诊后已经返回北京,至于为何外国专家说法与医院公布的信息不一致时,毛一雷回答“这就不知道了”,并婉拒记者采访。

另一方面,上周四开始,大批外媒记者赶往沈阳报道刘晓波病情。其所在医院对面的沈阳中山皇冠假日酒店被发现明确规定不给面向医院的高楼层房间,显示当局针对刘晓波事件的维稳已直接介入酒店房间管理安排。

星期一,美国之音记者在上述酒店前台发现的一份手写备忘录显示:“即日起,如有记者或者其他要求高楼层,面向医大,一律没有,只给背面或者低楼层房间。”此外,该备忘录页面上,有一张德国驻沈阳总领事馆官员的名片,显示有德国外交官来过。

刘晓波所在沈阳医院对面酒店备忘录显示不准媒体入住朝向医院的高层房间。(美国之音叶兵拍摄)
刘晓波所在沈阳医院对面酒店备忘录显示不准媒体入住朝向医院的高层房间。(美国之音叶兵拍摄)

记者周一上午再次来到医院,希望向医院宣传部询问为何院方发布的消息与外国专家声明相矛盾、外国专家会诊视频来源、以及视频中外国专家的话与翻译不一致。记者在排队等候电梯时,遭到医院多名保安和便衣人员粗暴拦截,稍后由一名刘姓保安押送出医院大门。其间记者多次致电医院宣传部仍无人接听。

刘晓波因为起草零八宪章,呼吁在中国进行民主改革,2009年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11年刑期,在辽宁锦州监狱服刑。他在六月上旬因为被确诊肝癌晚期而获准保外就医。有消息说,其家属当时被逼迫不得透露刘晓波病情,直至6月26日此事成为爆炸性新闻,引发各方强烈关注。

外国记者会诊刘晓波视频,完整版剪辑版对照链接

附:7月10日医院关于刘晓波病情通报

患者今日腹胀加重,腹膜炎,血压下降,急性肾功能不全,不全肠梗阻,肝脏平扫MRI结果提示肝癌病灶增大,门脉广泛癌栓,肝脏被膜下病灶局部破裂出血,腹腔种植转移灶增多。

全国专家组会诊意见认为患者病情危重,病变和病情不适合进行经颈静脉肝内门静脉内支架分流术(TIPS),也不适合行局部放射治疗。建议密切监测血压,纠正低血压,积极抗感染治疗,并进行血液净化治疗。上述情况,家属已知情。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热点视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