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35 2018年7月16日 星期一

诗与远方,刘霞终于抵达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政治异议人士刘晓波的遗孀刘霞于2018年7月10日抵达芬兰赫尔辛基国际机场。

中国知名持不同政见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遗孀刘霞德国时间星期二下午5时许抵达德国柏林。此前,她在中国经历了八年软禁生活。 这个星期五是刘晓波去世一周年忌日。

诗与远方,刘霞终于抵达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4:13 0:00

流亡德国的中国记者、政治异见人士苏雨桐是在柏林机场等候迎接刘霞的人群中的一员。她告诉美国之音,飞机停稳后,刘霞没有从出口出来,德国政府派了两辆车到飞机旁,直接把她接走了,现场的几十家媒体没有看到刘霞本人。

“但我们登到机场观景台,在出口的上方等她,看到她和随行人士被迅速送上车,几分钟后开走了,”她说,也有三四家媒体设想到了这样的情况,预先在观景台上架起了摄像机。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遗孀刘霞在德国柏林的泰格尔机场被德国政府用汽车接走。(2018年7月10日)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遗孀刘霞在德国柏林的泰格尔机场被德国政府用汽车接走。(2018年7月10日)

苏雨桐当天就刘霞获得自由一事联系德国政府前人权专员勒宁。他说,人权一直是德国政府坚持的核心价值,感谢默克尔政府给刘霞带来转机。勒宁还说,刘霞作为一个合法公民和诗人,她的离境是早就应该发生的事情。 中国政府应该尊重所有人的自由。

在柏林以西500多公里外的科隆,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从前一天晚上便开始陆续接到刘霞获准离开中国的信息。起初她还将信将疑,直到早上6点,香港方面传来消息,才终于确定刘霞已经在飞机上。

“我真的非常非常高兴,”她对美国之音说,“刘晓波没有办法活着出来,如果连刘霞也不能救,有时我真的不知道我们做的这一切到底有什么意义。”

廖天琪说,刘霞是在德国驻华大使的陪同下一路从北京到柏林的。德国外交部主导了整个过程。她说,德方希望在刘霞初抵德国的这段日子里,尽量保护她,让她和外界,特别是媒体基本处于隔绝状态。

“因为她的身体状况并不那么好,想让她先修整一下,不要过多露面。德国外交部给她安排了一个住的地方,她不会在我们这些私人朋友或一些基金会安排的地方住,”她说。

廖天琪认为,刘霞的离开是一场政治交易。因为中国政府现在内外交困,想和德国搞好关系,才把刘霞做为一份大礼送给德国。

柏林向南400多公里外的纽伦堡,民主中国阵线召集人费良勇也在星期二一早获知刘霞离开中国。费良勇说,刘霞本人还想带她的弟弟出来,但是中国政府拒绝了,为这个事情拖了很长时间,本来她应该可以早点出来。

“我想共产党是把她的弟弟放在国内实际上是做人质,警告刘霞你不能在外面多说话,”他对美国之音说。

费良勇认为,刘霞离开前应该是向当局做了一些承诺,“这个共产党一定会这么做的, 包括当时方励之出来前,都是做了承诺的,包括不能说政府的坏话。至于他们出来以后,到了自由的地方,要怎么做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他说,他自然希望刘霞能够继承刘晓波的遗志,继续参与一些民主人权的工作,但刘霞本人的性格并不是那么刚烈,至于到了自由的环境里,她会怎么做现在还不得而知。

廖天琪说,刘霞未来做什么,由她自己决定,不过从她对刘霞的了解判断,未来刘霞可能会更多地专注于她热爱的写作和摄影,不会过多介入政治。

“我想大家应该明白,她不是一个政治性的人物,也不是活动家,她是被推上这样一个位置,不得不面对公众界,但是从她的个性来说,她是绝对不会愿意扮演这样的角色的,”她说。

廖天琪和费良勇未来几天内都将前往柏林,出席这个星期五在那里举办的刘晓波一周年忌日追思活动。目前尚不知道刘霞能否出席。

在中国最大的社交媒体平台之一微博上,星期二,刘霞的名字再度成为热搜的敏感词。

图片集:刘晓波病逝一周年回顾,刘霞前往德国(55图)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