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0 2017年11月24日 星期五

两名柬裔美国人在麻州洛威尔市级选举中胜选


洛威尔市政厅举办高棉难民纪念碑举行剪彩色典礼。(2017年9月24日)

麻萨诸塞州纺织小镇洛威尔(Lowell)大多数居民为少数族群,但是一直都是由白人为主担任政府领导职位。不过,本星期的市级选举,他们选出了两位柬埔寨裔美国人,其中一位进入了市议会,另一位进入学校委员会。本次选举主轴落在了关于一所高中的前景的辩论。

洛威尔仅次于加州长滩,是美国柬埔寨裔人口第二多的城镇。在洛威尔选出了两位柬埔寨裔美国人的同时,美国这星期各地的选举当选人都有出现多元化的身影。这些当选人有难民、移民、性少数族群(LGBT),也有少数族裔。这些胜选也出现在排外(xenophobia)和白人至上主义日益升高的时刻。

洛威尔居民星期二选出该市历史上第一位少数族裔人士加入学校委员会。学校委员会这次有六个席位开放选举,柬埔寨裔美国人多米尼克·福来(Dominik Hok Lay)以第四多的票数当选。

维斯纳·晨(Vesna Nuon)出生自柬埔寨,在市议会选举中得到了最高票。市议会这次有九个席次开放选举。他在九万零七百五十六票中获得六千五百一十八票。晨之前在2011年到2012年期间担任过一届市议员。

我们是一个城市

再次当选的罗德尼·艾略特(Rodney Elliott)说:“我认为对这座城市而言是别具历史意义的一天。”他把他的胜利一部分归到柬埔寨社群里的盟友。他说:“我们有一位柬埔寨市议员还有一位柬埔寨学校委员。这对城市是好的。”

艾略特说:“我认为这就是我们是一个城市的一个强烈讯息,以及我们开始走到一起,也一起理解与合作。”

洛威尔大约有49.2%的人口是少数族裔,也就是大约十一万多人。其中,亚裔美国人是最大的少数族裔。但是,从1999年以来,只有四位少数族裔候选人被选入市议会。

星期二的胜利对于城市大多数的少数族群来说是重要的。

一些少数族群市民五月份提起诉讼,指控该城镇大体或者说是“胜者全拿”(winner-take-it-all)的投票制度,稀释了少数族群的选票,而且歧视少数族群候选人。

今年十月十七日,在美国地区法院举行的霍对洛威尔市(Huot v. City of Lowell)的诉讼的第一次公听会里,法官杨威廉否决了洛威尔市驳回诉讼的提议。这表示洛威尔市可能会和一些少数族群居民对簿公堂,除非市议会决定从内部做出改变。

农在1982年他五十岁的时候以柬埔寨难民身分来到美国。他说选举的胜利属于洛威尔居民,尤其是柬埔寨社群。他说,他们支持他对这个城市的愿景规划。

农说:“这场胜利不只是我的胜利,而也是柬埔寨社群以及洛威尔居民整体的胜利。”“现在是为了让洛威尔变得更好一起合作的时候了。”

单一议题的选战?

虽然说之前就预测少数族群会在这场选举中赢得两个市级席次,洛威尔高中究竟是要在一个新地点建新校还是翻新现有的学校建筑,成为吸引选民前往投票的最重大的议题。

高中的这个议题在所有选战中都是重点话题。十八名市议会候选人里面,有十位支持预计将花费约三亿五千万美元的翻修。另外8名则希望花费大约三亿三千四百万建新校。新址离户外运动场更近一些。

市议会在今年六月份以五比四投票决定将这所高中搬到位于贝尔维得勒(Belvidere)的考力体育馆(Cawley Stadium)。该地区主要以白人和经济上较富裕的居民为主。洛威尔太阳报分析,星期二参与投票的选民中有百分之六十来自贝尔维得勒。选举投票也包括与这所高中相关的议题。

梭克哈里·周是一名柬埔寨出生的美国人。他在这次市议会竞选中落选了。

这是周第一次参选,他支持迁校。周说虽然他为两名柬埔寨裔候选人胜选感到骄傲,但是,他对于选举结果感到“失望”,因为贝尔维得勒选民主导了这场选战。

胜选连任的艾略特说:“这就是民主。” 艾略特支持迁校,属于本次选战劣势方。他认为人们“有组织而且投了票。去投票挺好的。实践言论自由是好的。都是好的。”

另一位连任的候选人也同意这个说法。

市议员威廉·萨玛拉斯(William Samaras)曾经担任市长。他告诉当地报社说,关于这所高中未来的选战之争“并不是一个社区的议题。那是全市的议题,而且结果也显示了这点。”

或者如同农所说:“人们发声了。”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