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18 2021年9月21日 星期二

美议员称台湾是“靶心”,美学界对北京是否武统看法不一


资料照片:中国军队为庆祝中国共产党建立国家政权70周年在北京市郊进行训练。(2019年9月25日)

中国对台湾的施压力度增强,美国军事将领、政学界人士陆续有人对北京可能在未来几年对台湾采取军事行动提出警告,对台湾可能成为美中冲突热点的担忧正在不断增加。一位美国联邦众议员对美国之音说,台湾是中国的“靶心”,华盛顿必须加强在地区的威慑能力。不过,中国是否真的计划近期内武力统一台湾,美国专家们看法并不一致。

美国政府上星期通报国会一批金额达7亿5千万美元的对台军售,包括40台帕拉丁自行榴弹炮系统及其他火炮弹药支援系统,这也是拜登政府上任后首度批准的对台军售,美国国会正在进行30天的审议程序,不过通常美国对台军售都得到两党议员的强力支持,这批军售预期也将顺利获得通过。

麦考尔:台湾是北京的靶心

美国众议院外委会共和党首席议员麦考尔(Michael McCaul, R-TX)本月早些时候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和许多人一样,他对台湾成为美中之间的热点感到担忧,他同意美国提供台湾必要的防卫武器,因为中国对台湾的军事意图非常明确。

“因为他们的意图非常清楚,而且他们也有耐心。但我们知道的事实是他们想要台湾,他们从军事的角度来看。我已同意外交委员会提供台湾军事武器以便他们能自我防卫。我也和负责我们太平洋司令部舰队的上将交谈过,确保我们在该地区有威慑能力,让此事不会发生。”

麦考尔说,他与台湾总统蔡英文见过多次,包括在纽约的一次晚餐聚会,很清楚的是,“台湾时刻担忧来自中国共产党的威胁”。

麦考尔也对中国在香港的强硬手段感到忧心。他说,台湾才是北京真正的目标。

“我也对他们一枪不发就以国安法接管香港的咄咄逼人的军事作为感到担忧,接下来,当然台湾真的是处在靶心。我们知道习主席很有可能想要试图夺取台湾,我们必须在南中国海为台湾及其近邻提供威慑,以防范这种咄咄逼人的军事行动。”

习近平对台湾失去耐心?

美国学界的普遍看法都认为,北京对台湾的政治目标是要实现统一,但如何达到这个目标?是和平统一或通过武力?北京近来加大对台施压是否预告着习近平已对台湾失去耐心?何时会是北京动手的时机?对这些问题学者专家看法并不一致。

斯坦福大学亚太研究中心研究员梅惠琳(Oriana Skylar Mastro)在上一期(7/8月)的《外交事务》期刊上发表了一篇名为《台湾诱惑》(Taiwan Temptation)的文章警告说,“尽管中国武力攻台的情况或许不会立即发生,但30年来第一次,是时候人们严肃看待中国或许很快将以武力终结近百年内战的可能性。”

梅惠琳指出,有令人不安的信号显示北京正在重新考虑以武力统一取代和平做法,包括习近平已宣示他对解决台湾议题的野心、对主权问题越来越咄咄逼人、下令中国军方增加在台湾周边的活动等。此外,她写道,他还挑动中国人民的民族主义情绪,并允许武统台湾的讨论悄悄渗进中国共产党的主流。

“北京这种想法的明显改变,是由于数十年来军队旨在以武力迫使台湾受其控制的现代化努力使它变得可能,而习近平加快了这个改革。”因此梅惠琳认为,即便在美国武装台湾但没表明是否会在台湾遭到攻击时军事干预的情况下,中国军方仍然打算赢得最后胜利。“以往中国领导人视军事行动攻占台湾是一个幻想,现在他们认为它是一个真实的可能。”

为取得台湾不惜代价?

梅惠琳说,一些西方学者质疑习近平会让武统台湾危及他实现“中国梦”议程,因为他必须为这个目标维持经济增长并改善中国的国际地位,不过她认为这种武统台湾“经济代价过高”、“中国将受到国际孤立”,以及“占领台湾将使北京未来数十年无法脱身”等等的论据,大多是建立在美国自己的预测和一厢情愿的想法而不是事实。

梅惠琳在文章中说,近来从中国发出的许多评论中,很少有文章提到战争的代价或国际社会可能的反应,“正如一位退役高级军官最近对我说的,中国的主要关切不是代价,而是主权。”

对于最终中国是否对台湾使用武力的问题,梅惠琳认为,中国领导人对他们致胜几率的感知,要比他们实际上赢得战争的机会来的更重要,正因为如此,中国分析人士和官员对于解放军已做好攻打台湾的充分准备越来越有信心,这对美国“是一个坏消息”。她认为,尽管中国决策者承认美国总体的军事优越性,但他们或许认为由于中国距离台湾更近,而且更在乎台湾,因此地区军力平衡对北京有利。

梅惠琳这篇文章引起美国学界许多讨论,多位学者对她的看法不表同意,最新一期(9/10月)的《外交事务》在一篇《紧急状态的海峡》(Strait of Emergency)文章中刊登了这些不同观点。

警告武统反引致恐慌?

昆西研究所东亚项目研究员奥德尔(Rachael Odell)及麻省理工学院国际问题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何理凯(Eric Heginbotham)认为,和近来许多类似文章一样,梅惠琳对中国在台海咄咄逼人作为日益增加的风险提出警告,这类的文章层出不穷,已经在华盛顿制造了某种中国会武力攻台的恐慌,这种恐慌“对美国和台湾双方的利益都具有伤害性”。

两位学者说,对中国即将发动侵略战争的焦虑是驱动力之一,促使华盛顿近年来开始解除对美台官方互动的限制,从而“弱化”美国长期以来的“一个中国”政策。

不过他们认为,北京其实“在乎它的国际声誉,尽管它可能永远不会放弃以武力实现统一,但在没有清楚的借口与最后终局符合其政治目的情况下,它并不急于攻打台湾”,而且事实上,梅惠琳所提到的战争风险都是可以管控的,华盛顿与台北不应对北京日益增强的能力做出过度反应,而是应该通过更平衡的军事及政治作为营造更多和平与稳定。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实力项目主任林碧莹(Bonnie)与外交关系协会研究员大卫·萨克斯(David Sacks)也不赞同梅惠琳关于中国已放弃数十年来追求的“和平统一”、转向军事占领台湾的看法。

武统是最后选项?

他们说,这种“地震式的政策改变”并没有在北京发生。虽然为可能的台湾战争做准备一直都是驱动中国军事现代化的因素,但“使用武力达成统一仍然是最后的选项”,相反的,北京现在专注的是一步步削弱台湾人民的意志,让他们得到只有和中国统一,台湾才有未来的结论。

此外,两位专家也指出,中国领导人一直都采取这种做法是因为他们并不认为台湾注定会走向独立,也不认为统一的机会之窗已经关上,“历任中国领导人在没有实现统一的情况下推进他们的政治议程并烙印下他们的遗产,习近平也能如此,或许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没有对统一定下明确的间表。”

他们说,习近平也知道,虽然台湾认同感正在持续坚硬,不过大部分台湾人仍然支持现状,只有很小比例的台湾人倡议立即独立。

对于梅惠琳提到中国领导人对解放军攻打台湾已做好准备越来越有信心,林碧莹与萨克斯说,的确,中国比五年或10年前拥有更先进的军事能力,不过中国也故意夸大它的能力和自信,“这是他们对台湾和美国进行心理战的一部分,分析人士不应该把中国这种自称有能力轻易打赢台湾的表面宣示信以为真。”

他们还提到,中国不一定能像梅惠琳所暗示的,使用全部的军事及安全资源来攻击台湾,因为在现实上,中国领导人很可能担忧解放军没有能力夺取并占领台湾,同时还能维持对香港、西藏、新疆及其他中国大陆地区的严密控制,更不要说,它还得捍卫它与周边邻国争议领土的主权主张,因此攻打台湾或许是北京自1950年代韩战以来所作的“最具风险的决定”。

落入北京的叙事?

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研究员祁凯立(Kharis Templeman)也认为,梅惠琳夸大了台湾议题对习近平的重要性和急迫性,因为“北京想要做的是不战而胜。”

祁凯立说,中国决策者很明白,“如同过去70年来一样,台湾的安全取决于美国对防卫台湾的明确承诺,而不是台湾人民或他们领导人的意志”,虽然大多数台湾人在美国的支持下都会抵抗中国的侵略,不过大部分的人对台湾是否有独自对抗北京的能力都是宿命论者,他们可能在被抛弃的情况下会决定不战而接受统一,因此“美国的趋势,而不是台湾的趋势,最终将决定台湾的未来。”

尽管祁凯立同意,梅惠琳试图对台湾所面临的迫切威胁发出警告,不过在“弃台论”者如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格拉瑟(Charles Glaser)、卡托研究所学者卡彭特(Ted Carpenter)及芝加哥大学的米尔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等人已经认为美国防卫台湾代价过高之际,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梅惠琳这个警告反而强化了北京所偏好的叙事,那就是中国很快就能发动一个成功的攻击行动,而防卫台湾对美国只会越来越困难、代价越来越高。

“她对北京将不惜一切代价、不惜任何后果征服台湾的假设,与那些呼吁尽快加强美国在西太平洋军事能力的人,以及那些想要抛弃台湾以避免战争的人看法一致。”

祁凯立认为,美国不应该毫不保留地接受中国关于它在世界上崛起、必须报复“百年屈辱”以及收复台湾是其“神圣使命”一部分的叙事,“现实上中国已经在没有对台湾行使政治控制的情况下存活和繁荣了70年,“没有理由北京今天必须寻求征服台湾。”

他说,梅惠琳或许出于良善动机,但她的论点最终反而助长了那些想要不经一战而把台湾拱手让给中国的人。

对于这些批评,梅惠琳在文章最后也提出她的回应,对上述五位学者的观点一一做出反驳与解释。

梅惠琳说,虽然这些批评者认为中国不大可能侵犯台湾,但他们仍然建议台湾改善防卫能力、美国强化在地区的军事态势,这些都显示他们对北京会自我克制并没有信心。她原先希望能说服质疑者,中国现在正在认真考虑武力统一台湾的选项,不过至少这个辩论得出一个共识,那就是:台北和华盛顿都必须做出更多努力来强化台海威慑力。

(美国之音中文部驻国会记者李逸华对本篇报道有贡献。)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