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6 2017年7月22日 星期六

弗里德曼:对美国保持乐观,美中像“一国两制”


美国顶尖思想家弗里德曼和美国之音宁馨 (美国之音宁馨提供)

美国政论作家弗里德曼是多次普利策奖得主,他对纽时说,今天的美国,不是川普的美国而仍然是前总统克林顿的美国。他在谈到中国的时候说:在一个需要高智商冒险家的时代,禁锢思想的做法会让一个国家付出沉重的代价。而这位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在谈到中国时还曾说到:中美才是“一国两制”的关系。

弗里德曼也是多本畅销书作者。他长期关注中国,曾在2001年同纽时同行一道采访了江泽民,并在2013年寄语习近平,指出中国当局限制新闻自由,是一个“极其可怕的错误”。

纽时(周三)报道,弗里德曼上周在中国同纽时分社记者交流,提到了对美国乐观的理由,同时,他也指出,在一个需要高智商冒险家(high IQ risk takers)的时代,禁锢思想的做法会让一个国家付出沉重的代价。

根据纽时的报道,弗里德曼说,要想对美国保持乐观,就“从下往上看美国”,而不要从上往下,“这样的话这个国家看起来更充满希望。”

至于中国,弗里德曼说:他认为中国政府会发现,即使他们可以用互联网和科技来控制国家和公民,在这个加速的时代,能够最终保持繁荣强盛的国家,是那些不只开放、而且在最大限度保持开放的国家。他说:“因为越开放,就越能尽早获得信号来知道哪些改变正在发生,哪些机会正在出现,这样也会使这个国家吸引更多高智商的冒险家(high IQ risk-takers),而这些人能带来丰厚的回报。

纽时报道说,过去20多年来,弗里德曼多次访华,发表过批评和正面评价中国的观点。2013年,他在致习近平的一封信中说,中国因纽时和彭博社发表有关中共领导人家族财富的报道而拒绝发其签证,这是习近平“眼看就要犯下……一个极其可怕的错误”。

而就在弗里德曼发出此信后不久, 中国的环球时报做出了回应:“弗里德曼理应很了解中国。他应该知道,信息安全是中国的核心安全问题之一。中国愿意与世界交流,但中国不会把自己的议程设置权交予西方媒体。”

环球时报还说:弗里德曼应该理解,如果对西方媒体在中国的操作听之任之,就是中国当局的失职。纽时还援引环时的话说:“西方媒体将受到我们的智慧和意志的挑战。”

不过,纽时去年曾报道,弗里德曼也曾说过,中国的“一党专制”也有其优势,纽时说,他是在“一篇颇有争议的评论中”谈到这个话题的。

弗里德曼是很少的提到美中关系也是“一国两制”的美国作家之一。纽时去年报道,弗里德曼在之前曾说过,中国和美国目前的关系,“我觉得用‘一国两制’来形容很合适。不是大陆和香港,而是中国和美国。想想看,中美两国在贸易经济上是如此深的相互交织,那种紧密程度没有哪两个国家可比,美国与加拿大也没有那么密切,加拿大可是邻国呢。”

弗里德曼最近刚访问过中国。他对纽时说,这次他访华,有几点印象深刻。首先,他觉得美国低估了中国,有人把中国崛起和强大的原因,归咎于美中的贸易逆差---中国在进行不公平贸易,牺牲了美国的利益。弗里德曼说:中国飞快聪明地吸收采用新技术,特别是移动互联网技术。

美中之间的贸易纠纷,很可能有个归根结底的关键因素,那就是美国2001年让中国进入了世界贸易组织(WTO),放中国人大举进入了美国市场。他说,美国给予了中国保护自己市场的权利,理由是中国为发展中国家。这些理论的出发点是:中国已经改革开放,已经成为和我们美国差不多的市场经济,其商业壁垒以及政府对企业的保护已经逐渐不复存在。

弗里德曼说,中国已经快速进入了无现金社会:大家都在用手机来付款:不管买什么都是如此。他还说,中国报纸甚至还报道说,有些城市出现这样的高科技乞丐:他们把四维码放在乞讨碗中,以便施主扫描把钱送到乞丐的存款账户中。弗里德曼的一些朋友告诉他,他们一只手机走天下,再也不用把钱包带在身上付款了。

弗里德曼在中国采访了几位高端人士,包括百度总裁张亚勤、美团网老总王兴、 中信建投证券高管郭心以及软通动力老总方发和。

这些人告诉他,中国公司成长壮大后将走向世界。中国已经规划“2025中国制造”愿景蓝图:到时中国在如下方面领先全球:电动汽车、新型材料、人工智能、半导体、微生物药物、5G移动通讯以及其他领域。

反观美国,弗里德曼说,川普当局退出了巴黎气候协定,而中国正逐渐减少对煤炭的依赖。美国在华商会最新年度调查数据(今年1月公布)表明,有多达80以上的商会成员认为,他们在中国的受欢迎程度,已经今不如昔。弗里德曼认为,这些美国商人对中国是否能继续改革开放,普遍信心不足。

弗里德曼采访了一位在中国居住二十多年的中国通麦健陆(James Mcgregor),这是一位非常关注中美关系的旅居上海的美国观察家。弗里德曼引用麦健陆的话说:中国告诉世界,其政策是“改革开放”(reform and opening),但实际则愈来愈像“改革关闭”(reform and closing)。

弗里德曼说,如今,中国的“阿里巴巴”可以在美国设立其云服务器,但是,美国公司亚马逊和微软却不可以在中国这样做,尽管中国刚刚开始同意让美国信用卡公司维萨卡和万事达公司进入庞大的中国市场,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时早就答应这样做,但这些年来一直在磨磨蹭蹭,拖着不办。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