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7 201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川普政府帮助谢阳家人流亡美国


709案家属(右起)王峭岭、陈桂秋、原姗姗和李文足(网络图片)

中国维权律师谢阳经过长期关押和审判后,发表声明说自己已经取保回家。他是在2015年一场打击维权律师和异议声音的运动后被捕的。他的妻子和孩子在今年三月流亡美国。美联社在一篇专访中说,陈桂秋和孩子在美方的帮助下,艰难并惊险离开泰国来到美国。人权机构对华援助负责人傅希秋说:尽管陈桂秋和孩子在逃亡过程中受到中方很大压力,但最后还是在美国帮助下成功抵达美国。

美联社周二一篇独家报道说:谢阳妻子陈桂秋和女儿先是逃到了泰国,后来逃亡美国。报道说,他们从泰国到美国的过程非常惊险,美、中、泰三方都在泰国机场要求带走陈桂秋和孩子。设在美国的人权组织“对华援助”的负责人傅希秋牧师,是这种人道援助的负责人之一,他多次参与帮助许多中国异议人士及其家属逃亡美国,其中包括高智晟、郭飞雄、江天勇、唐荆陵等多名异议人士的家人来到美国。

傅希秋周三对美国之音说:整个营救过程,美联社基本都说了。但他要补充的是,作为这个营救计划的策划人和“总指挥”,陈桂秋母女能顺利来美,美国国务院具体办事官员“非常有效率”。

傅希秋说:陈桂秋和两个女儿跟所有被中国抓捕或迫害的异议人士或其家属一样,都是通过地下通道从中国在无证件情况下进入泰国的,都是通过救援人士,通过接力方式,一程程将他们接送到泰国的。

美联社报道说,陈桂秋和孩子被关进了曼谷监狱,泰国官员给陈桂秋放了一段录像,显示十多名中国官员就在监狱外面等着把她和孩子押回中国。美联社说,陈桂秋仰望星空,心中祈祷千万别被送回中国。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美方官员出现了,他们要求泰方将陈桂秋和孩子交给美方,泰国方面这样做了。

等在监狱外的中国官员发现了他们的目标已经被美方带走,跟着她们到了泰国国际机场。此时,美、中、泰三方官员发生了激烈争执,都在争陈桂秋母子的监护权。众所周知,最后结果是陈桂秋母子在三月初顺利来到美国。

2015年7月,中国采取了针对维权律师和异议人士的抓捕大行动(709事件),数以百计的维权律师或异议人士被捕,谢阳就是其中之一。谢阳家属透露,谢阳在本星期获得释放,回到家中和家人见面后,又被带到某地“修养”。

策划了整个营救行动并将情况及时报告美国国务院的傅希秋说:川普政府在营救陈桂秋母子的行动和过程中,“非常给力”。他对美国之音说:他把陈桂秋遇到危机的情况报告给了国务院,美国外交官立刻展开救援行动。这就是后来在曼谷机场发生的三方“对峙”的情况。傅希秋说:川普政府这次行动,是多年来他参与救助的中国异议人士当中“最快的一次。”

至于美联社说陈桂秋一行在泰国曾一度举步维艰,衣食住行都出现问题。“她们从离开边境到达曼谷,走了三四天时间。这段时期非常不容易,她们要摆脱监视。”

傅希秋说:“当时情况非常危险,3月她们抵达泰国后情况更加危险。我确认她们在泰国移民监狱的具体情况后,赶紧通知川普政府。他们的行动非常快,是我所有的相关夫人营救行动中最艰难也是他们反应最快的一次。 ”

傅希秋及其机构“对华援助”多年来,已经成功将高智晟、郭飞雄、唐荆陵、江天勇等多位中国维权人士的家人接到美国,对这类的营救行动有许多经验和教训。他说,他将陈桂秋遇到危险的信息,通知美国国务院相关部门之后,美国外交官立刻出动,这时,陈桂秋已经离开监狱到了泰国法庭,走最后驱逐陈桂秋出境/递解出境的法律程序。

至于中国方面在泰国就陈桂秋一案的所作所为,傅希秋说,当时,现场的一个翻译,就是中方派来的,她/他一直跟着陈桂秋,将其电脑手机都掌握在手里,显然是中国官方所派人员。这个翻译参加了法庭和陈桂秋之间交流的整个过程。傅希秋回忆说,以往几次在泰国发生的类似案例,都有过相同的情况。

傅希秋还说:中方派出很多人,去泰国将陈桂秋一行带回中国。这些人包括陈桂秋的家人(父母弟妹)、陈所在的大学校长、湖南和长沙方面的公安和安全当局等“一大批人马杀到曼谷”。傅希秋说:这些情况都是实际发生的,看来,中国方面是在是很希望能将陈桂秋“劝说”回中国。

傅希秋援引陈桂秋的话说,谢阳周三(2017年5月10日)发表声明说他已回到家中和亲人见面,的确有这样的事情,只是谢阳短期在家停留后,又被带到某地“疗养”。据陈桂秋说,获释的谢阳已经和几个月前甚至他入狱前的谢阳“判若两人”,完全改变了。谢阳的妻子怀疑丈夫已经被药物伤害到其大脑,影响到其身心健康。

今年1月,陈桂秋曾传谢阳在狱中遭到刑讯逼供的情况,引起海外很大反响。自那之后,警方多次传讯陈桂秋,威胁其交代情况,否则将被赶出居住地,孩子也因此不能入学,其本人的大学教职也不能保住。美联社报道说,此时,陈开始联系傅希秋牧师,希望能逃出中国。

美联社报道说,今年2月19日,陈桂秋带着两个女儿,踏上了流亡征程。在抵达泰国之前,她们曾辗转经过其他两个东南亚国家,有的时候,她们找不到地方住宿,还有的时候,只剩下一些巧克力来充饥。五天后,她们来到泰国。

傅希秋牧师说,在接力援救陈桂秋母子过程中,可能有些地方交接不太到位,但基本上衣食住行还能保证,没有到挨饿或者住在露天的地步。

美联社报道说,3月2日,泰国警方突然登门,将躲在曼谷一隅的陈桂秋和女儿带到了移民监狱,第二天,移民法官宣布将陈桂秋一行递解出境。而在此千钧一发之际,美国外交官出现了,就出现了泰国机场发生的三国官员对峙的那一幕。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