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1 2021年4月13日 星期二

“我随时愿意打一场美好的仗” 蓬佩奥剑指2024总统选战?


前国务卿蓬佩奥2月27日出席美国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并发表讲话 (路透社)

前国务卿麦克·蓬佩奥3月4日在接受福克斯电视台采访时被问到:如果前总统特朗普决定不在2024年再度参选总统,那么他是否有意加入这场角逐?蓬佩奥回答说:“我随时愿意打一场美好的仗。”(I’m always up for a good fight.)

蓬佩奥的回答进一步印证了人们此前的猜测:这位前国务卿或有意在2024年向总统之位迈进。事实上,早在蓬佩奥担任国务卿之时,外界对于他的政治抱负就不乏揣测。卸任后,蓬佩奥积极活跃于政治和政策的话语场中,他的高调言行进一步巩固了人们的猜想。

蓬佩奥是否参选取决于特朗普?

“1384天”,这是前国务卿蓬佩奥在拜登总统就职的第二天发的一条推文,而这一天,距离2024年总统大选投票日正好1384天。蓬佩奥这一举动立刻引发众人联想:这位刚刚卸任的前国务卿是否已经在为2024年总统大选倒计时了?

“我认为蓬佩奥看起来很有可能竞选总统,”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管理项目主任托德•贝尔特(Todd L. Belt )教授对美国之音说,“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如果唐纳德·特朗普参选。我认为特朗普如果参选,可能会挤掉其他候选人,在这种情况下,蓬佩奥大概就不会加入竞争了。”

近期的多项民调都显示,如果共和党党内初选是在今天举行,超过半数的共和党选民会将选票投给前总统特朗普,而其他所有的潜在候选人都远远落后于他。排在第二位的通常是前副总统彭斯,在清晨咨询公司和政治媒体POLITICO的联合民调中,他的支持率是12%,而蓬佩奥的支持率则是2%。

特朗普上周在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CPAC)上发表演讲,其中暗示了自己“胜利回归白宫”的可能性。

蓬佩奥卸任后保持高调引发众人猜测

不过,特朗普是否会加入战局尚无定论,共和党内的2024总统提名之争依然是一场非常开放的比赛。蓬佩奥在卸任后的一系列言行被广泛视作他有意加入这场比赛并力图占据先机的记号。

作为美国第70任国务卿,蓬佩奥是特朗普“美国优先”的外交理念的忠诚捍卫者和核心执行者,也是特朗普政府强硬的对华政策的灵魂人物。这些,都成为了蓬佩奥在卸任后的各种公开露面中频繁提到的关键词,也是他在选民心目中树立的“招牌”。

卸任后的蓬佩奥加入了保守派智库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任高级研究员。随后,他又加入了由特朗普的前律师杰伊·塞库洛(Jay Sekulow)领导的非营利组织“美国法律和正义中心”(American Center for Law & Justice),担任全球事务高级顾问。

在公共话语平台上,他保持着高调的姿态,不仅在推特上颇为高产,还频繁接受电视采访,维护特朗普政府的政治遗产,并对拜登政府的外交举措大加批判。自3月开始,蓬佩奥还与前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共同主持尼克松基金会每月一次的外交政策圆桌研讨会。该研讨会旨在完善和推进美国的保守派政策,中国议题也将是讨论重点之一。

除此之外,蓬佩奥还采取了一系列的政治行动,不仅激活了自己的募款账户,还以自己的名义帮助共和党募款——这通常是在党内树立威信的一种途径。共和党全国国会委员会近期发出的筹款短信写道:“我是迈克·蓬佩奥,民主党人不会站出来对抗中国。朋友,你会吗? 用1比5配捐的方式来恢复美国的首要议程。”此外,蓬佩奥的名字还出现在共和党全国国会委员会近来的一封募款邮件上,该邮件指责民主党对中国采取绥靖政策,并以此呼吁人们为共和党捐款。

与此同时,根据维吉尼亚州的公司记录,蓬佩奥2月初在该州注册成立了“堪萨斯CNQ有限责任公司”。CNQ代表“勇气永不放弃”(Courage Never Quits),这是蓬佩奥1986年在西点军校(West Point)读书时的班训。外界猜测该公司可能用于处理与竞选有关的事宜。不过,蓬佩奥的发言人拒绝就该公司发表评论。

上周,蓬佩奥参加了保守派年度最大聚会——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CPAC),并发表主旨演讲。此举通常是共和党潜在总统候选人积累自己的保守派资历,提升在共和党草根活动人士心目中的形象和知名度的重要方式。蓬佩奥在演讲中捍卫了“美国优先”的外交理念,批评拜登对华软弱,并再次强调了自己的对华强硬立场。“中国制裁了我”,蓬佩奥说,“但我对我们斗争感到骄傲,我们打破了现状。” 他的讲话获得了台下观众热烈的掌声。

据信,蓬佩奥还将出席共和党全国委员会4月份在佛罗里达州棕榈滩举行的春季捐款人聚会。这个聚会往往是有意竞选总统的人们与“金主”见面的机会,是竞选之路的第一站。共和党内几位可能的竞争者——包括阿肯色州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提斯(Ron DeSantis)、南达科他州州长克里斯蒂·诺姆(Kristi Noem),以及前总统特朗普,届时都将到场。

对华强硬是蓬佩奥独特的政治资产

蓬佩奥在国务卿任上推动了一系列的对华强硬政策,并将批判的矛头直指中共。在卸任前的最后时光里,他对中共的攻势加速升级,包括在卸任前一天宣布将中国针对新疆维吾尔族穆斯林的行为称为“种族灭绝”等等。卸任后,蓬佩奥的对华强硬立场有增无减。他不仅发文指责中国“不负责任的实验室作业使世界处于危险之中”,还呼吁拜登政府抵制北京冬奥会。

分析人士指出,蓬佩奥在中国问题上的强硬姿态是他最重要的政治资产之一。

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管理项目主任托德•贝尔特教授对美国之音说:“蓬佩奥对中国的敌意对他来说是非常有价值的。这在共和党选民中很受欢迎,尤其是那些将在初选中投票的人,他们更倾向于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而且民主党和独立选民也没有很喜欢中国。考虑到人权、香港和南中国海等问题,我认为,现在抨击中国对任何想竞选总统的人来说都是一项好政策。”

除此之外,分析人士指出,蓬佩奥对于竞选总统还具有一些其他的优势。比如他对前总统特朗普的忠诚为他赢得了特朗普基本盘的好感;他先后做过三届联邦众议员、中央情报局局长和国务卿,这为他积累了丰富的立法和行政经验;他基督教福音派的身份和曾参与“茶党运动”的历史让他在最保守的那部分选民中颇具信任和声望;他的知名度也为他带来了卓越的募款能力。

然而,蓬佩奥在竞选上也存在短板,其中最主要的问题来自他在国务卿任上所产生的争议。

托德•贝尔特教授对美国之音说:“说到蓬佩奥的劣势,他在国务院的任期充满了各种各样的争议。其中包括解雇监察长,使用国务卿办公室的职权来为竞选服务,以及导致大批不愿与他共事的国务院人员的离开。”

《纽约时报》曾称蓬佩奥是“美国历史上最糟糕的国务卿”。对此,蓬佩奥在推特上回应说,他将《纽约时报》的这番评价视作“勋章”。

“我永远不会停止讲真话和为我们的自由而战。你们也应如此。”蓬佩奥写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