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32 2024年5月27日 星期一

联合国安理会敦促将缅甸军政府官员移交国际刑事法院


2023年2月1日,居住在日本的缅甸抗议者在缅甸驻东京大使馆外集会纪念缅甸2021年军事政变两周年。(路透社照片)
2023年2月1日,居住在日本的缅甸抗议者在缅甸驻东京大使馆外集会纪念缅甸2021年军事政变两周年。(路透社照片)

人权活动人士正在推动联合国安理会将缅甸军政府官员移交国际刑事法院; 活动人士说,这个东南亚国家的人民正在遭受虐待。

活动人士发表这番评论之时,恰逢安理会星期一(3月13日)就缅甸危机举行会议。

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在一份声明中说,需要对缅甸军政府采取更具体的行动。缅甸军方两年多前夺取了政权,并推翻了民选的昂山素季政府。军事政变引发了涉及该国武装部队的大规模骚乱,以及由抗议者、活动人士、被赶下台的政客和武装派别等组成的抵抗运动。

根据泰国一个监测组织的最新数据,有数千人在军事镇压中被捕或被杀。

2021年2月1日的政变,是在军方拒绝了2020年11月的选举结果之后发生的。在这次选举中,昂山素季的全国民主联盟党以压倒性优势获胜。军政府声称存在广泛的选举舞弊行为,但平民选举委员会在被解散前否认了这一指控。

人权观察敦促安理会在12月份决议的基础上再接再厉,该决议要求立即停止暴力,军政府释放所有政治犯,包括昂山素季和也被赶下台的前总统温敏。缅甸目前受到国际制裁。

“缅甸军政府已经表明,它不受谴责声明或关切的影响。军政府无视安理会12月的决议,表明有必要通过一项新的决议,对高级军事官员和与军方有联系的公司实施武器禁运和针对性制裁等强有力措施,”人权观察联合国项目主任路易斯・夏邦诺(Louis Charbonneau)说。

联合国安理会还呼吁恢复缅甸的民主制度。

星期一,联合国缅甸问题特使诺埃琳·海泽(Noeleen Heyzer)和印度尼西亚外交部长雷特诺·马苏迪(Retno Marsudi)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主持了一次闭门会议。报道称,海泽可能向安理会成员通报了缅甸当地局势的最新情况,自去年12月决议通过以来,缅甸的冲突一直没有出现缓和。

现任缅甸常驻联合国代表觉莫吞(Kyaw Moe Tun)对美国之音缅甸语组说,他对决议缺乏进展感到沮丧,但他希望星期一的会议能够取得切实成果。

觉莫吞说,“如果决议得不到执行,就没有行动,那么下一步该如何做?”他说,如果缅甸军方不遵守该决议,安理会应该对缅甸军方采取行动。

倡导缅甸妇女权利的组织联盟,性别平等网络(Gender Equality Network)主任梅·沙贝·漂(May Sabe Phyu)告诉美联社,军政府进行了恐怖运动并犯下了构成危害人类罪的“令人发指的行为”。

梅·沙贝·漂还批评联合国特使海泽会见缅甸军事首脑敏昂莱(Min Aung Hlaing),而不是民族团结政府;民族团结政府是由政变中被赶下台的政客和地区领导人组成的,梅·沙贝·漂表示这是缅甸的合法政府。

就目前而言,旨在结束危机的所有计划都未能取得预期的效果

东盟(ASEAN)是一个由东南亚10个成员国组成的政治和经济联盟,于2021年4月通过了五步共识,试图恢复缅甸的和平。

尽管缅甸同意该计划,但却几乎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导致缅甸军事领导人被排除在东盟成员国的会议之外。印度尼西亚是东盟现任轮值主席国,轮值主席每年由成员国轮流担任。东盟的全称是东南亚国家联盟。

夏邦诺在人权观察报告中补充说,缅甸将军敏昂莱拒绝了东盟的共识计划。夏邦诺呼吁海泽和马苏迪推动进一步的惩罚。

夏邦诺说,“联合国特使和印尼外交部长应该向安理会成员表明,对军政府的杀戮、酷刑、非法逮捕和战争罪行需要采取更有针对性的行动。切断军政府的资金和武器供应,是遏制该国每天发生的暴行的关键的下一步。”

中国、印度和俄罗斯在12月的决议投票中投了弃权票,但15个成员中的12个投了赞成票,因此该动议获得了通过。中国和俄罗斯是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长期以来一直反对对缅甸采取强硬行动。

政治分析人士昂图宁(Aung Thu Nyein)认为,联合国和东盟的努力在缅甸问题上“几乎没有影响力”。

“联合国效率如此低下,俄罗斯对乌克兰的侵略就是证据。联合国缅甸问题特使诺埃琳·海泽女士的访问结束,拒绝了军政府的长篇声明。联合国和东盟对缅甸危机几乎没有影响力。如果所有的缅甸问题特使,特别是中国、日本、东盟和其他地区大国的特使能够共同努力,这可能会迫使军政府收手,”他对美国之音说。

(本文参考了美联社的报道。美国之音缅甸语组对本文有贡献。)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