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09 2019年10月23日 星期三

尼泊尔版“逃犯条例”或于本月签署,流亡藏人命运雪上加霜


印度达兰萨拉的流亡藏人举行支持香港的集会。(2019年8月19日)

加德满都国际机场的跑道被翻修,街头坑洼不平的路面被填平,老旧的红绿灯被更换,路标也被重新粉刷。尼泊尔的政府官员最近很忙,除了确保城市焕然一新外,他们还要预防当地的藏人社区可能举行的抗议。这一切都是为了迎接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这个月晚些时候的访问。

近日有消息说,在中国的政治压力和经济诱导下,尼泊尔可能会在习近平访问期间,与中方签署一项引渡条约。外界担心,中国会根据这项条约,以从事反华活动等罪名将一些藏人引渡回国。在香港,类似的引渡法案是今夏爆发的大规模抗议的导火索。

“中国向尼泊尔施压,要他们在条约上签字,他们针对的是在尼泊尔的数万名藏人,”位于印度达兰萨拉的流亡机构藏人行政中央(Central Tibetan Administration)安全部部长帕巴次仁对美国之音说。

去年6月,尼泊尔总理奥利访问北京期间就有消息传出,尼中双方达成谅解,要完成一项司法互助协议和引渡条约。

帕巴次仁说,双方举行了几轮会谈,草拟了协议,但尚未签署。他担心此次习近平访问期间,两国可能会正式签署该条约。

尼泊尔是藏人传统的避风港,目前那里居住着约两万藏人。—部分人是在1959年藏人反抗北京统治的起义失败后,追随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流亡至此。在那之后,总有不堪忍受政治压迫和渴望过上更好生活的藏人翻山越岭逃亡至此,还有生于斯长于斯的二三代流亡藏人。

北京将这些流亡藏人视作威胁其政权的隐患——他们中很多人和中国境内的藏人保持着联系,尽管越来越困难,仍然有藏人试图越境逃往尼泊尔,一些人把这里作为通往印度等第三国的起点。

2004年,25岁的达瓦其措逃离了家乡四川甘孜,她希望能到印度拜见“法王”达赖喇嘛,并有机会学习佛法。临行前,她到县里申请护照,可是地方官员说,现在不给能办理,要等到两年以后。

达瓦其措决定冒她人生中最大的一次风险。在西藏樟木口岸,她找了两名尼泊尔向导,付了一笔钱,决定偷越国境到尼泊尔去。一天在山里走夜路的时候,她被尼泊尔边防军追赶上。

“我和我的表弟,8岁,还有两个带路的尼泊尔人都被抓,”她用汉语对美国之音说。

他们被带到营房,一起关了三四天,达瓦其措说:“当时心情太紧张,很伤心,以为又要回到中国。”

她没有被遣返,由于尼泊尔和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间的“君子协议”,她在加德满都的一个中转中心呆了三个月,办妥手续后,被送往印度。

不过,2008年青藏高原爆发骚乱后,中国和尼泊尔军方加强合作,严控边境,从西藏越境到尼泊尔成了一场真正的亡命之旅。互联网上流传的一些视频显示,逃亡途中的藏人被边防军人的子弹击中,倒在血泊中,画面触目惊心。

近年来,随着北京在全球的影响力日渐增强,流亡尼泊尔的藏人在北京的政治阴影下,日子越来越难过。

2014年,“人权观察”组织发布的报告说,在中国的巨大压力下,尼泊尔政府限制藏人的政治自由,他们时常受到安全部队的监视、虐待和骚扰。报告援引在加德满都的流亡藏人多吉泽仁的话说:“我以为我在这里是安全的,但现在我意识到,中国告诉尼泊尔如何对待我们。”

藏人行政中央安全部部长帕巴次仁说,在尼泊尔的藏人本来的处境就已经很糟糕,一旦签署引渡协议,对于藏人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他对美国之音说:“如果是两个平等政府间签署协议,那没有问题,一方说某人是罪犯,另一方可以做背景调查,决定该怎么做。但是中国和尼泊尔不是那样的关系。中国有最后拍板的权力,尼泊尔只能照办,这是很危险的。”

中国目前是尼泊尔的主要援助国和贸易伙伴,两国高层近来互动频繁。2017年, 这个贫穷的喜马拉雅山麓小国加入中国主导的“一带一路”计划。今年4月,尼泊尔总统班达里首次访问北京,出席“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她表示:“尼泊尔坚持一个中国政策,不会允许任何势力利用尼泊尔领土从事任何反对中国的活动”。

习近平这个月晚些时候的回访将是中国最高领导人23年来首次到访尼泊尔。

评论 (35)

评论期已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