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12 2017年7月21日 星期五

全球关注新闻自由 中国的春天在哪里?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 (资料照片)

5月3日是世界新闻自由日,联合国秘书长发表声明,呼吁各国领导人捍卫媒体自由。一天前,中国发布了最新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被认为是进一步钳制本已很少的新闻和言论自由空间。

联合国秘书长呼吁新闻自由

联合国星期三(5月3日)说,在假消息甚嚣尘上的“后真相”世界,在媒体责任和公信力遭受质疑之时,自由和专业的新闻工作从来没有比现在更为重要。

每年的5月3日被联合国定为世界新闻自由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这一天说:“我们需要领导人捍卫媒体自由。这在打击盛行的假消息方面尤为关键。我们需要每一个人维护我们获得真相的权利。我呼吁停止打压记者,因为新闻自由为所有人推动和平与正义。”

不过,在星期三,中国的一些网络平台和网络媒体也许会高兴不起来。

中国出新规收紧网络媒体控制

就在世界新闻自由日到来的前一天,中国网信办发布修订后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进一步收紧了对互联网平台采编、发布和转载新闻信息的控制。

根据这项将于6月1日实施的新规,通过互联网站、应用程序、论坛、博客、微博客、公众帐号、即时通信工具、网络直播等形式向社会公众提供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需要有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而且这些平台需设立总编辑,从业人员需要获得政府认可的相关资质或记者证。

新媒体、自媒体受监管

旅居纽约的独立时事评论员、网名北风的温云超说,相比2005年的规定,修订版扩展了规定的适用范围,将公众号和网络直播等也纳入管理范围,但是规定对申请服务许可的诸多要求,不是普通的网站或公众号所能达到的。

他对美国之音说:“所以一般个人乃至普通的网站想申请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我想都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我想在这个条例下,所有跟新闻时政相关的,包括评论,包括论坛,包括内容的话,我想都会受到极大的限制。”

新的规定对互联网新闻信息的定义为包括有关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社会公共事务的报道、评论,以及有关社会突发事件的报道、评论;对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的定义则是包括互联网新闻信息采编发布服务、转载服务和传播平台服务。

温云超说,中国政府在过去实质上已经严格限制了微信公众号等自媒体和新媒体自编自采新闻的活动,新规可以说是正式明文将这些网络媒体纳入监管范围。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取得相关许可,微信公众号等网络平台就不得发布或转发新闻信息。根据新规,未经许可或超出许可范围提供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的,将会被处以一万元以上三万元以下的罚款。

新规还规定,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平台的管理者必须是中国公民,而且任何组织不得设立中外合资合作或外资经营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单位,有这类合作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单位,需要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进行安全评估。

此外,新规还规定,采编业务必须和商业运营分开,非公有资本不得介入互联网新闻信息采编。

实名看新闻?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新规中另一个另一个值得关注是要求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的用户提供真实身份信息。温云超认为,规定中对用户的定义和解释有待具体说明,也就是,用户是仅指发表评论的网民,还是也包括浏览新闻的人。他指出,如果是浏览新闻信息的所有人都需要实名制,规定则缺乏可执行性。

旅居德国的资深媒体人长平认为,用户实名制的规定可能最终只针对匿名评论,但是这种规定本身是荒唐的。

他说:“虽然它可能很难操作,它可能最终能管住的就是,你实名登记了,你就不能匿名发评论,而不是真正的实名看新闻,但是它这样规定了,其实把每一个获取新闻信息的人都置于犯罪的边缘。”

他说,以前把听美国之音称为偷听敌台,也就是说你听了就是犯罪了,而现在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你看了某些新闻就是违法了。

“事实上,它是把所有可传播的言论一网打尽,它是一种全面的言论控制。”长平说。

保护记者委员会在星期二的一份有关中国新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的声明中说,新规似乎为政府介入所有与新闻有关的活动提供了司法依据。

新闻信息万马齐喑?

过去几年来,中国对互联网的控制和新闻的审查一直在步步收紧,一些媒体人转向了公众号或自媒体来从事新闻写作和评论。温云超认为,之后这些空间会进一步收窄,这些媒体人的处境将会更加艰难,而整个媒体生态则可能是万马齐喑。

温云超说:“这些自媒体被管死之后,这些网站会怎么样?其实大家可以估计到的一个状况就是万马齐喑,就是说,不可能再有空间给这些不可控的媒体。”

保护记者会委员亚洲项目协调员斯蒂文·巴特勒(Steven Butler)对美国之音说:“新规一个非常明确的地方就是,在线新闻发布转载的目的是支持共产党希望传播的观点和信息。”

新的规定说,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提供者转载新闻信息,应当转载中央新闻单位等国家规定范围内的单位发布的新闻信息,同时不得歪曲、篡改标题原意和新闻信息内容。

新规还明确提出,提供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应“坚持正确舆论导向”。

长平认为,中国政府对信息的管控实际上并不是说让中国民众没有信息可看,而是要对舆论的议程设置进行绝对的控制。

控制效果或适得其反?

巴特勒说,新的管控措施会可能会让一些人沉默,但是并不一定会让人们相信政府公布的信息。

温云超则表示,这种控制的一个结果可能是为谣言的传播提供更大的滋生空间,反而与中国政府的初衷相背离 。

他说:“当局可能能够管住时政新闻的发布,但是他们可能更难管制谣言的发布。……最有效的净化的方式当然是让更多的信息相互的验证,充分的流通,而不是加强管制。”

巴特勒认为,从长期来看,控制言论的效果也可能会是事与愿违的。

他说:“从短期来看,这些规定可能有助于政府和共产党维持控制,但是我认为,从长期来看,这些限制措施会是事与愿违的,因为中国需要的是一个有利于社会和经济的信息更加开放的体制。”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