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47 2020年6月4日 星期四

纽约丧葬业应对新冠病毒死者激增


殡仪馆馆长汤姆·奇斯曼(中)和一位同事到纽约市布鲁克林区的一户人家接走一具遗体。(2020年4月3日)

在白宫警告美国人准备面对美国历史上死亡人数最多的一个星期之一之际,殡仪馆负责人和墓园正在为一波新冠病毒死亡患者做着准备。

近半数的死亡病例发生在纽约州。纽约市的四处火葬场已经在不分昼夜连轴转,排期已经到了4月中旬。

一位不堪重负的布鲁克林区殡仪馆馆长对美国之音说:“我们已经没有更多运遗体的担架床了。”她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名字。他们的冷冻箱也已经满负荷了。

她说他们的家族经营的殡葬业务平时每周有四到六次葬礼,自从1月末以来,他们的数字很快翻番,现在每星期至少要经办20次葬礼。

“我是祖传的殡仪馆馆长,”她说,“由我来说‘不’可不是自然而然的。”但是她承认,到了某一刻,她只能拒绝为死者家属提供殡葬服务了,而这一刻并不远了。

纽约州的医生、护士和其他医务工作者战斗在第一线,抢救病毒感染者的生命。殡仪馆馆长和公墓工作人员则形成了第二道战线,为那些大流行病的死难者料理后事。

在纽约风景最美、历史最为悠久的墓地之一绿林公墓(Greenwood Cemetery),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理查德·莫兰(Richard Moylan)试图兼顾公众服务与员工安全。

他说:“如果我们能有源源不断的口罩和手套供应,那我就开心了。”他说的是防止感染新冠病毒所需要的个人防护装置。

莫兰让尽可能多的员工回家工作,只在现场留下核心必要人员,包括办公室职员、管理员和掘墓人。为了保持他们的健康,他把他们分成两人一组,所以一组中如果有一人生病,其他组不会接触到患者,可以继续工作。

他说:“整个局面一直真的是很困难。”

纽约州殡仪馆馆长协会执行主任麦克·拉诺特(Mike Lanotte)说,他的组织上个月开始为馆长们采购大量的防护装置以及其它物资。

在纽约布鲁克林区一家医院外,工作人员把遗体送入一辆被当作临时停尸房的冷冻卡车。(2020年4月6日)
在纽约布鲁克林区一家医院外,工作人员把遗体送入一辆被当作临时停尸房的冷冻卡车。(2020年4月6日)

拉诺特对美国之音说:“我们尽力了,但它来得太快了。我们虽然很想积极主动,但有些时候,我们只能尽快地被动反应。”

殡仪馆馆长从医院和老人护理院接收遗体以及与死者家属互动时,也有可能感染病毒。有些人还对在遗体防腐处理过程中有可能感染病毒表示了担心。

由于执行限制集会和拉开社交距离的规定,大型葬礼已经没有了。莫兰说,他在自己位于绿林公墓的窗外看到一次葬礼,墓边哀悼者只有寥寥数人,彼此都保持很远的距离。其他人都留在自己的车里。墓前没有摆放鲜花。

纽约有1700所殡仪馆和3700名有执照的殡仪馆馆长。

在大流行病之前,纽约州平均每天死亡约425人。州长安德鲁·科莫(Andrew Cuomo)星期三(4月8日)说,过去24小时有779人死于新冠病毒,创下单日死亡人数记录。

但是不清楚是否每一个新冠病毒死者都会纳入记录。很多患者死在家中而不是医院。除非需要住院,人们不被鼓励接受测试,死后病毒检测极少进行。

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星期二说,他假定在家死亡的病例“绝大多数”都与新冠病毒有关。

他说:“这使其变得更冷峻,我们在失去这么多的人,这么多的家庭在蒙受痛苦,这场危机是多么的真实。”

白思豪说,纽约市有应对死亡人数激增所需要的能力,而且正在从美军和联邦政府那里得到援助。

然而,布鲁克林的那位殡仪馆馆长说,验尸官办公室已经联系了她和其他同行,要求帮助接收和存放遗体。

绿林公墓的莫兰说:“验尸官实际上问我们能不能直接把遗体送到我们这里来火葬。我们不得不回绝他们,因为我们现在没法存放这些遗体。”

上星期,纽约州取消了对火葬的限制,允许火葬场实际上可以不分昼夜地运转。

上星期,在各殡仪馆开始满负荷之际,纽约州殡仪馆馆长协会议发出紧急求救,呼吁其它州的同事伸出援手。

拉诺特说:“甚至在我们提出这一请求之前,全国各地的殡仪馆馆长已经通过我们的全国协会,在钟声还没敲响之前就响应了钟声的呼唤,志愿花自己的时间,提供他们的服务,前来纽约助力。”

虽然还不清楚这场健康危机将如何过去,但纽约州的殡仪馆馆长们说,他们从事丧葬工作是有内心的召唤,他们将继续在悲伤的死者家属最有需要的时候为他们服务。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