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4 2020年5月30日 星期六

华尔街抗疫第一道防线:华裔医生领衔的志愿团队


来自和谐社区医疗大联盟(SOMOS)的志愿团队在纽交所大楼为进出人员做新冠病毒检测筛查。图片来自陈治年医生(左二)。

美国确诊新冠病毒的病例人数还在不断上升。在疫情的“震中”纽约,许多民间机构和个人以各种方式为这场“战疫”提供支援。一个由华裔医生带领的志愿团队,在华尔街纽交所等纽约三处地方设立新冠病毒检测点,帮助纽约筑起“抗疫”的第一道防线。

3月18日,纽约证券交易所宣布从3月23日(星期一)起因疫情暂时关闭交易大厅,改为全面以电子方式进行市场交易。这是纽交所227年历史上首次。纽交所做出这个史无前例的决定,依据的正是华裔医生陈治年(Henry Chen)汇报的健康筛查结果。

从3月16日开始,陈治年担任主席的非盈利机构和谐社区医疗大联盟(SOMOS)在纽交所设点,对有咳嗽、发烧等症状、或接触过确诊新冠病毒病患、或有外国旅行史的人士进行新冠病毒检测,并劝其回家隔离等待结果。

一位行人戴着口罩和手套走过纽约股票交易所。(2020年3月19日)
一位行人戴着口罩和手套走过纽约股票交易所。(2020年3月19日)

志愿团队第一天筛查了600多人次,对有必要检测的20人进行了采样,36个小时后得到的检测结果显示,有三人呈阳性,其中一位是交易大厅的交易员。

从事家庭医生23年的陈治年通过Skype对美国之音说:“如果我们不去,没有发现这三个人,整个证交所可能就变成一个重点传染区,然后把病毒扩散到其它地方去了。这一点是比较及时。星期三我看到这三个人的结果,阳性,马上汇报给纽约证交所的管理层,然后他们决定星期五之后把交易大厅先关闭一下。”

陈治年医生为纽交所工作人员提取检测样本(图片来自陈治年医生)
陈治年医生为纽交所工作人员提取检测样本(图片来自陈治年医生)

多亏了志愿团队的工作,纽交所可能避免了一场潜在的大规模社群感染。

陈治年说,当初之所以选择纽交所作为义务新冠筛查点,是因为那里是除了政府和军队机构之外,最重要的金融机构,而且纽交所大楼人员流动大、密集,容易形成群聚感染。

3月20日(星期五)是纽交所历史性地关闭交易大厅前的最后一个现场交易日。在这一天,交易所邀请志愿医生团队敲响了开盘钟。

虽然纽交所交易大厅关闭,但是志愿团队在纽交所大楼的检测点仍然继续,为必须进出大楼的必要工作人员进行健康筛查。陈医生说,现在每天还会在检查中发现确诊病患。

和谐社区医疗大联盟是纽约州最大的社区医生非政府管理机构,由2500多名拉美裔和华裔私人医生组成。

SOMOS志愿团队3月20日受邀敲响纽交所开盘钟,纽交所从下一个开盘日23日起关闭交易大厅,改为全面电子交易,为227年历史上首次。(图片来自陈治年医生)
SOMOS志愿团队3月20日受邀敲响纽交所开盘钟,纽交所从下一个开盘日23日起关闭交易大厅,改为全面电子交易,为227年历史上首次。(图片来自陈治年医生)

随着更多志愿者的加入,陈治年带领的志愿团队之后又在纽约皇后区和布朗克斯区开设了两个免下车检测站。

三个多星期以来,他们已共检测3000多人,并跟踪回访检测结果为阳性的患者。陈医生说,他接触到的确诊病人目前基本都属于轻症,病情稳定,有的已经自愈。

纽约目前是美国新冠疫情最严重的地区,防护物资和检测试剂紧张是医疗系统面临的问题。虽然这些问题现在有所好转,但仍然是陈治年志愿团队遇到的难题。

陈医生说,他们一旦穿上防护服工作,就必须坚持到结束,往往要坚持5、6个小时,中途不上厕所、不吃任何东西,还要“望梅止渴”。

他说:“特别是到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两三点钟的时候,很口渴的,想喝水的,但是你只能忍,你想着酸梅这种,有口水出来,咽一点进去,化解一下感觉。因为我们真的是觉得这个衣服太贵重了,我们要保证下一批的人能够有这个衣服穿。”

随着纽约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数继续激增,美国海军“安慰号”医院船和临时医院都开始投入使用,以便缓解不堪重负的医疗系统。陈治年说,这些措施有助于纽约应对疫情,但他认为,更关键的还是需要将确诊病人统一隔离。

不过他说:“但是在美国你做不到这件事。第一个,有自由,美国人太多自由,他不愿意这么做,比如说,你叫一个阳性的人,不是太严重、轻度的病人,你叫他去这种方舱医院,他们不会去;他们呆在家里,家里人就容易感染了。”

他说,另一方面,检测结果等待时间较长,也限制了实施集中隔离的可行性。

过去一周来,美国公司研发出的快速检测试剂投入了生产和使用。

陈治年医生说,这种检测设备和试剂价格不太贵,但都已被纽约医院系统订购,民间机构难以获得。他觉得其实他们这样的外围测试更需要快捷方式,这样就能更快地为病人提供治疗隔离方案,以便更好地协助守护纽约的第一道防线。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