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09 2017年10月20日 星期五

中国“特洛伊木马”已进入美国军工企业


行人从中国航天工业集团的北京办公楼外走过。(资料照)

美国一些安全分析人士警告说,中国正利用其大型国企收购美国涉及尖端军事技术的企业,这些被收购的企业虽然名义上还是美国公司,但实际上已经是中国国企的子公司,而且有机会获得美国的敏感技术。中航工业通过一家子公司收购美国小型飞机制造商西锐飞机(Cirrus Aircraft)就是典型的例子。

中航工业战略性收购美国公司

有中国“第五代隐形战斗机”之称的歼-20战斗机今年3月被证实已正式入列中国空军服役。研发歼-20的是成都飞机工业集团,它的母公司—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简称中航工业,英文缩写AVIC)在过去六年里大举并购美国飞机制造和零部件生产企业。现在,中航工业通过一家子公司在2011年收购的美国小型飞机制造商西锐飞机(Cirrus Aircraft)有机会进入著名的美国橡树岭国家实验室(Oak Ridge National Laboratories, ORNL)进行研发工作。

美国政府2012年8月3日发布的图片显示田纳西州橡树岭的Y-12工厂
美国政府2012年8月3日发布的图片显示田纳西州橡树岭的Y-12工厂

2016年11月,福布斯杂志撰稿人、美国国家安全分析师安德斯·科尔(Anders Corr)发表一篇专栏文章,指出总部在明尼苏达州的西锐飞机(Cirrus Aircraft)2011年被中航工业的子公司—中航通飞(中航通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收购以来,获得了进入位于田纳西州的橡树岭国家实验室从事联合研发活动的机会,而其研发成果可在几乎不受限的情况下转让给中国。

西锐飞机是美国仅次于赛斯纳(Cessna)的小型通用飞机制造商,也是全球最大的活塞类通用飞机制造企业,主要产品包括全复合材料单发活塞飞机和复合材料单发小型喷气飞机。

科尔对美国之音表示,中航工业并购的美国企业都是具备一定研发能力的,当这些企业被收购的时候,它们的研发能力也被一并收购。他说:“西锐是一家拥有自己的工程师、自己的实验室的飞机制造商。他们研发或启动的任何项目,中国都会比我们优先知道,而他们是在美国的土地上进行研发活动。我在那篇文章中也提到,西锐正试图进入橡树岭国家实验室。ORNL在先进材料领域是美国最尖端的几家研发机构之一。”

3D打印与飞机制造

橡树岭国家实验室是一个隶属于美国能源部的大型国家实验室,其前身是“曼哈顿计划”的一部分,以生产和分离铀和钚为建造目的。该实验室目前拥有世界最前沿的先进材料、超级计算机和增材制造(即3D打印)技术研发中心。3D打印技术对航空航天工业有重要意义,用3D打印技术制造的飞机零部件更轻、更坚固,有助于减轻飞机重量、提升飞机性能。从欧洲的空中客车到美国的F-22,再到中国的国产大飞机C919都应用了3D打印技术。

南华早报2013年5月曾报道,已经在中国第一艘航母“辽宁号”上投入训练的歼-15战斗机和中国最先进的第五代战斗机歼-20也都应用到了3D打印技术。中航工业副总工程师、歼-15的总设计师孙聪2013年3月对《京华时报》表示,中国新型战机的设计和试制过程广泛使用了钛合金和M100钢的3D打印技术,主要用于包括飞机起落架在内的承重部分。

一家名为Pointe Bello的咨询公司2016年12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也对西锐飞机可能进入橡树岭国家实验室从事研发项目发出警告。报告说,“作为一个商业鼓励计划的一部分,允许中航工业的一个子公司使用ORNL的设施‘去解决该公司面临的挑战’,凸显中国国有企业在美国的运作越来越老练,它们的扩张行为也给美国国家安全构成潜在威胁。”

这份报告的作者之一、Pointe Bello的执行主任格雷格·莱韦斯克(Greg Levesque)对美国之音表示,增材制造一直是中航工业优先发展的技术之一。他说:“橡树岭国家实验室代表了美国3D打印技术的领先地位,F-35战斗机的研发中有它的身影。这当然也是中航工业的优先发展技术。中国国防科工局印发的2015年《军用技术转民用推广目录》将增材制造纳入,并明确将中航工业列为重点单位。”

西锐飞机成“特洛伊木马”?

田纳西州当地媒体《诺克斯维尔前哨报》(Knoxville News Sentinel)2015年5月7日在财经版的几乎整版版面报道了西锐飞机将在田纳西州诺克斯维尔地区的泰森机场出资1500万美元建设一个客户体验中心(Vision Center)的消息。作为交换条件,西锐飞机将被批准加入田纳西制造业创新项目(RevV)。

RevV是田纳西州政府为鼓励该州的制造业企业从事科研创新的项目,合作方包括橡树岭国家实验室和田纳西大学。田纳西州政府通过工业券(industry voucher)给企业提供资助,让企业有机会得到该州顶级科研机构的帮助,解决研发和创新过程中遇到的难题。工业券的金额从5万到25万美元不等。

橡树岭国家实验室主任托姆·梅森(Thom Mason)对该报表示,“RevV拨款可以让西锐使用我们的实验室设施,例如超级计算机、碳纤维材料等研发设施去解决西锐可能遇到的挑战。”

“如果你觉得中航工业在美国的并购和其它活动有可能会转移到中国的军事项目或者是中国解放军,” 莱韦斯克说,“那么你就会对西锐作为一个被中航工业100%全资拥有的子公司进入橡树岭国家实验室感到非常担忧。”

2011年3月中航通飞宣布将以100%股权收购的方式并购了当时因全球金融危机而陷入财务困境的西锐飞机。“股权收购”是指收购方通过持有被收购公司的绝对多数股权而控制被收购公司。但这种并购方式并不影响被收购公司继续存在,其组织结构形式保持不变,在法律上仍具有独立法人资格。这意味西锐飞机在名义上仍然是一家美国公司。

《诺克斯维尔前哨报》的报道说,西锐飞机在选址阶段就已经与橡树岭国家实验室进行过多次接洽,商讨后续研发的合作事宜。西锐飞机的高管和橡树岭国家实验室的研究人员都曾前往各自的设施参观考察。报道说,西锐选定田纳西州的诺克斯维尔除了考虑到该州较好的投资环境和地理环境以外,另一个主要考虑因素就是周边的研发资源。

美国之音联系到《诺克斯维尔前哨报》两名曾报道西锐飞机前往田纳西州投资建厂并与橡树岭国家实验室开展前期合作事宜的记者。两人均表示,当地在接纳西锐飞机来该州投资建厂时,并没有太过强调西锐飞机背后有着大型中国军火承包商的背景。

美国国家安全分析师安德斯·科尔说,地方政府在招商引资时考虑更多的是就业问题。他说:“地方上大多对中国的投资持欢迎态度,因为这会增加当地就业,越到基层越欢迎中国投资。他们也会游说议员去批准中国投资。”田纳西州经济与社区发展部表示,西锐“客户体验中心”项目给当地带来170个就业岗位。

美中航空业界合作不对等

国际评估与战略中心(International Assessment and Strategy Center)高级研究员费舍尔(Richard D. Fisher, Jr.)表示,2011年西锐飞机将被中航通飞收购的消息传出时,美国航空业界曾有过一番讨论。他说,对于这一并购案,他是持否定立场的。

“中国持有西锐飞机这样的美国企业构成令人无法接受的间谍威胁。中国将了解到这些公司的沟通渠道网络,谁向谁汇报,然后对相关政府机构或企业发动网络攻击。在另一方面,美国的企业没有被允许去中国的航空业去进行并购。这是一个对等性的问题。美国的高科技领域完全对中国开放,无论是允许中国留学生到美国顶尖大学学习,还是像收购西锐飞机这样的并购案,但中国的高科技领域却不向美国开放。”他说。

并购美企令中国获益多多

美国之音联系到橡树岭国家实验室主任梅森。梅森委托实验室发言人马克·凯姆(Mark Keim)通过电子邮件回答了记者的提问。橡树岭国家实验室表示,实验室目前并没有计划开展与西锐飞机有关的科研项目。田纳西州政府把出资让西锐飞机使用ORNL设施作为奖励条件,吸引西锐到该州建厂。西锐目前尚未使用这一奖励条件,也没有计划去使用该奖励条件。未来如果西锐飞机提出到ORNL开展研发工作,他们必须事先得到美国能源部的批准。橡树岭国家实验室强调,实验室本身并没有给西锐提供任何优惠条件,但如果西锐提出申请使用实验室资源,实验室会与西锐合作,向美国能源部提供相关信息。

橡树岭国家实验室就美国之音提出的是否事先了解西锐飞机是中航工业全资拥有的子公司没有置评。

费舍尔表示,即使西锐最终没有获得进入橡树岭国家实验室的批准,中国也可以从并购西锐飞机当中刺探到很多有价值的信息。他说:“作为一家美国公司,西锐飞机有能力与美国官方的实验室签约,对飞机制造中使用的新材料进行鉴定和核准。如果相关技术和检验标准被引进到中国,这将有助于中国研发商业客机、军用飞机、甚至无人机的材料研发。”

西锐飞机没有回应美国之音的采访请求。

专家:需看清中国国企收购本质

Pointe Bello的莱韦斯克认为,在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执政时期,美国政府没有对民间对中国国有军工企业在美国的一系列并购案的质疑和担忧给予足够重视。

“我并不清楚当时政府的考量是什么。奥巴马政府当时对中国投资采取了非常开放的政策,特别是在金融危机之后,”他说,“现在大家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开始认识到中国国有企业及其行为并不是遵循市场规律,而是极具针对性地收购,完全出于自身的战略考虑。”

有分析认为,目前负责审查外国收购美国公司的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 简称CFIUS)的权限应该更大,其审查程序也存在一些薄弱环节。

莱韦斯克表示,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审批程序应该更加透明,在审批过程中应该更多地考虑到美国的国家利益,而不仅局限于国家安全。他说:“CFIUS的运作像是在一个黑匣子里。我们不知道过程是什么,有哪些成员,因此很难评判它成功与否。美国政府往往对中国的经济和发展政策,以及这些政策与中国国企在海外的投资、经营活动之间的联系等方面的考虑不够到位或者反应较慢。这是一个普遍性问题。”

但美国智库兰德公司(RAND Corp.)在给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最新提交的《中国投资美国航空业》报告认为,受益于美国的投资和出口限制,而且中国在美航空领域的投资主要集中在通用航空领域,中国投资尚未导致美国技术转移至中国。但报告也点明,“尽管这些(并购)交易看上去并未违反出口管制或外国投资管理规定,但确实有技术转移的担忧,以及技术转移给(美国)国家安全和竞争力可能构成的影响。”

这份报告没有涉及被中国国企并购后的美国航空业企业有可能利用美国尖端国家实验设施的问题。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一名顾问对美国之音表示,未来西锐飞机能否进入橡树岭国家实验室将取决于美国能源部是否批准。如果获批,那么作为中航工业的子公司,西锐开发取得的一切成果只要不在美国出口管制清单之上,原则上都可以被中航工业获取。

“这是非常令人沮丧的,因为到目前为止,我们能做的事情并不多。”他说。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