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0 2020年2月19日 星期三

CCTV强迫小学生及家长看广告激起公愤


清洁工正在清洗CCTV总部大楼(资料照片)

CCTV是中国官方权威的宣传机构中国中央电视台的英文缩写。部分是由于在中国的所谓反腐运动中,CCTV被爆出一些女主播跟贪官上床得以上镜和上位,CCTV被许多中国公众认为是一个无耻的电视台,并被戏称为CCAV。

9月1日,中国不少电视观众纷纷表示,CCTV作为一个国家级电视台的无耻又上了一个新台阶。他们为此感到厌恶和愤怒。

与此同时,在一些观察家看来,CCTV在9月1日晚上的表现充分展示出独裁专制的运作,以及独裁之下的霸王买卖式商业运作与独裁的完美结合。

事情的起因是,在8月22日,中国的教育部就对全国各地的学校发出通知,要它们责令学生和家长在9月1日晚上8点一起观看教育部和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联合制作的节目《开学第一课》,以“深入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大力鼓励创新创造,弘扬科学精神,倡导创新文化。”

一些地方的学校当局还发出指令,要求学生家长“陪同孩子一起观看,并发一张孩子与家人一起观看节目的照片分享到班级群”。

然而,在中国各地千百万学生和家长被迫在9月1日晚8点收看当局命令他们看的节目时,他们看到的是没完没了的商业广告,广告连续播放了将近15分钟。

中国教育部和中央电视总台的这种利用国家权力强迫观众看商业广告的做法激起众多学生和家长的义愤。被迫与自己的孩子收看所谓的《开学第一课》的一位学生父亲气愤地表示:

“大人在被行政和商业合流的话语洗脑时,本来就听得三心二意也就图个乐儿,也就罢了。儿童面对洗脑也不知道这是陈词滥调,全神贯注地真诚地投入,让人觉得尤为痛心!骗儿童者,必下地狱。”

中国中央电视总台CCTV靠着国家给予的垄断地位,尽管节目质量低劣却能以“就此一家别无分店”的垄断地位旱涝保收大卖广告大发横财,收入数以亿计的人民币。现在CCTV又发展到利用行政命令强迫亿万人收看它的广告,更是遭到公众的鄙视和憎恨。

在中国成千上万的学生和家长纷纷谴责和诅咒CCTV和中国教育部赤裸裸地欺诈之际,CCTV娱乐片制片人王科雅通过社交媒体对中国的家长发出教训:

“(播放广告)13分钟很长吗?那些平时没有耐心陪孩子的人,觉得自己要吃饭要看手机的时候,塞个ipad让孩子看垃圾动画片的时间何止13分钟?你家孩子哭着喊着去趟迪士尼坐1分钟的过山车排一个小时的队的时候,不觉得很长是吧?…”

在中国公众认为CCTV利用强权欺诈千百万学生和家长非常可恶之际,王科雅的这番言论,招致中国公众和网民的更强烈的抨击。

有些人表示,王科雅的言论典型地表现了权力的蛮横以及权力蛮横所造成的情商和智商的无底线堕落,显示了CCTV作为一家所谓的大众传播媒体机构根本就不懂而且也不屑注意大众传播的ABC。

一位网名DIANLIN的网友通过社交媒体对王科雅提出这样的批驳:

“(王科雅)倒打一耙,振振有词,全中国几亿父母都错了,就她以及她背后的央视和教育部对,但她不知道的是:1. 一个堂堂号称要给世界提供中国方案的大国的教育部竟然以公文通过权力强迫的方式勒令全中国父母和孩子必须观看一档节目,这在任何一个稍微有点现代文明意识,对个体选择自由和尊严还尚留有一丝微弱尊重的现代社会都不可能看到的现象,这样做进一步毁灭了大国的文明形象,酿成国际媒体批评我国的素材,究竟谁错了呢?

“2. 姑且不论如此粗暴的做法是否有合法性,既然公文说八点,那为何要等那么久的广告才开始?在全国的未成年人面前,原来象征国家权力的公文以及代表国家权力喉舌的央视可以言而无信,这等于告诉下一代,国家以及官方媒体的话是可以不用当真的,撒谎、言而无信是国家精神…”

面对中国千百万学生及其家长痛斥教育部和CCTV欺诈观众、要求教育部和CCTV道歉的呼声,中国教育部发言人9月2日星期天下午发表谈话,为教育部撇清干系,声称教育部仅参与了“节目本身制作,节目编排等其他事情我们还不太清楚”。

在众人的强烈谴责声中,中央电视台广告经营管理中心9月2日发表声明表示道歉:

“9月1日晚,央视综合频道《开学第一课》播出前广告太多,影响了家长和同学们的准时收看。谨向家长和同学们表示诚挚歉意!”

在另外一方面,有些中国学生家长抱怨说,教育部和CCTV联合制作的今年的《开学第一课》不但有漫长的垃圾广告先导,而且正片也是充斥着垃圾,其中包括品德不好的电影演员成龙,他有一个私生女却拒绝抚养她,一个儿子缺乏管教吸毒被抓。

评论 (83)

评论期已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