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38 2017年10月21日 星期六

中国外地务工人员举行讨薪抗议


资料照片 - 中国警察为应对讨薪的矿工封锁双鸭山街道

中国百万外地务工人员年度假日大迁徙已经开始,这些人为就业大批前往较为富裕的中国沿海城市。不过,他们中有人不回家,而是走上街头抗议,因为雇主还没有付给他们工资。

每年此时围绕工资的争端并非罕见,但是拖欠工资问题今年第一次扩大到包括电子商务等所谓新经济产业的员工。

分析人士认为,今年向雇主讨薪的已不止是传统行业。中国劳工通讯的劳工问题研究人员吉甘·埃尔默在政府官员透露最新动态后对美国之音说:“传统经济面临同样的老问题。因此,较老的行业,也就是建筑、以及包括钢铁、煤炭等在内的各个老旧行业,依然面临欠薪问题。

这位在香港工作的分析人士还说:“不过,较新的经济部门,例如,在线和线下市场,或者新的在线电子商务行业的递送人员,目前也面临欠薪问题。某些方面的情况目前甚至更糟。”

抗议增多

这个劳工组织预计,劳工年度抗议浪潮今后几个星期将急剧上升。这个组织公布的罢工分布图(http://mapsclb.org)显示,去年二月以来,没有领到工资的员工发动了2000多次街头抗议活动。

走上街头的人中有邹占海和他的河北省承德市平关泉县同乡。2015年,他们中有21人前往陕西省,并在同年九月份完成了一个油井工程中的工作。但是,至今依然没有拿到工程承包商“天宇公司”的53万元人民币(约合77274美元)的最后工资。美国之音无法找到这家承包商了解情况。

邹占海从陕西省会西安对美国之音说:“这笔数量不大钱还没有到,没钱我们无法生活。我们每个人都必须干活才能养活一家5、6口人“。

邹占海还说:”“雇主现在要求我们回家,说春节后会拿到钱。但是,我们不能老是对他们的话信以为真。拿不到工资我们计划就坚持抗议,在这里过年,别无其他选择。”

邹占海说,他们曾经就此向省劳动部门、公安局以及地方法院请愿,承包商而后终于同意将于去年六月前全额支付所欠的钱,其中包括请愿期间花费。

然而自那时以来,六个月已经过去了。他和乡亲们依然没有收到钱。承包商对他们说,这是因为石油公司还没有了结其他相关工程的账款。

邹占海还说,不管政府是否已经增加了新规,捍卫劳工权利,他和乡亲们的当务之急是量入为出。

邹占海说:“新的劳工规则用意良好,但是地方劳动监管部门、公安局和法院看来没人有能力落实相关规定。已受理我们案子的法院依然还没有执行有关规定,追缴拖欠我们的工资。“

类似遭遇

邹占海和他的同乡并非是唯一有此遭遇的群体。

仅上个月,中国劳工通讯就发现,全国各地劳工举行了130次抗议活动。

去年12月1日,工人走上山东济宁街头,集体向开发商讨薪。不过,最后他们受到警察殴打,17人被控扰乱公共秩序。

这个劳工组织说,两星期后,20多名外地劳工爬上广西南宁万达购物商城大楼屋顶,声称如果放假前不能按时得到薪水就将跳楼。


劳工争端在中国社交媒体上正在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但是很少有人对问题很快得到改善持乐观态度。

在中国的新浪微博,一位名叫”爱你小钱“的用户写道:”这些欠薪企业最终将要破产。他们怎能扣发外来务工人员辛苦挣来的钱。真是卑鄙!”

另一位名叫“饱”的用户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无作为,应该受到谴责。胆敢拖欠工资的任何单位都应受到重罚。”

强化监管

中国近年已强化了有关规章和监管。本月早些时候,国务院进一步制定了目标,要在2020年前杜绝中国的工资拖欠情况。

一些新增的规定和监管包括,对那些被认定恶意扣押工资的高管制定监狱刑期和罚金,即使很多人认为,最高罚款两万元人民币(2910美元)不够。

地方政府甚至设立备用基金,用以帮助外来务工人员在公司支付欠薪前渡过难关。

政府官员说,不过,大部分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工程项目依然还是主要依赖层层承包商,这种情况将使得有关的劳动问题更难解决。

有关政府官员还说,目前的下行经济状况也加重了企业的生存压力。

工人监督

中国劳工通讯的埃尔默认为,政府追缴脱逃雇主的方法已被证明无效。

可以采取的措施是防患于未然,方法是允许工人建立自己的监督机制,或者在参与雇主的管理系统。

埃尔默说:“例如,我们在美国主张定期集体谈判,就赋予了工人某种角色,鼓励透明、以及同老板的对话,确保工人在公司陷入困境或者某种冲突时了解情况。在问题爆发,酿成危险乃至有时暴力冲突之前找出解决这些冲突的途径。”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