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16 2017年10月20日 星期五

中国民众“一人一照”促释放遭酷刑人权律师


中国公民发起“一人一照”的 “反对酷刑关注谢阳”公民行动

中国709大抓捕案在押湖南律师谢阳受酷刑的消息近日传出后,引发海内外关注。大批民众自发从1月22日下午发起网上“一人一照”的 “反对酷刑关注谢阳”的公民行动。

据维权网等媒体报道,许多中国公民通过“一人一照”的形式,在微信、微博、推特等海内外社交媒体上,发出“反对酷刑关注谢阳”的呐喊,关注在押期间受酷刑的709案的维权律师谢阳。

此前,谢阳的代理律师陈建刚1月19日在网上公布本月两次会见谢阳的谈话记录,共约一万七千字,详细记录了谢阳披露的自从2015年7月11日起被拘捕后受到的待遇和酷刑,外界所传对709案羁押人员的十几种酷刑手段也被证实。

据谢阳口述记录,谢阳在开始的被监视居住,也就是外人毫无任何有关他信息的被秘密关押的半年中,被长沙市多名国保殴打、剥夺睡眠致精神崩溃、辱骂、威胁,曾每天20多个小时被迫坐“吊吊椅”,导致双腿麻木、肿胀,他的伤腿几乎残废,重病下被殴打昏迷,被引诱诬陷同行,被威胁妻子孩子的生命安全。在看守所一年里,他被精神上孤立隔离,不允用钱,长期上厕所没有手纸,缺乏牙膏等基本日用品,被管教和死刑犯数次殴打,检察官以提审为由阻止律师会见、劝谢阳认罪,公安局和检察院联合逼迫谢阳否认刑讯逼供并认罪。

此外,谢阳的律师还公布一份谢阳亲笔信,指控长沙市检察院的两位检察官在明知谢阳在指定监视居住期间所做笔录是酷刑后无奈下的口供,不属实,且在谢阳明确提出侦查人员对他实施了刑讯逼供后,拒不履行法律监督职责,依旧批准逮捕,已构成刑事犯罪。

谢阳妻子陈桂秋1月19日网上公开征集控告团律师,准备追究谢阳遭受刑讯逼供的酷刑,呼吁外界关注谢阳境况。一天后,有70多位律师响应加入。谢阳辩护律师之一的刘正清,1月20日便代表谢阳发出“709谢阳律师遭残暴酷刑的刑事控告状”,控告湖南省公安厅国保总队一名以及长沙市公安局国保支队的9名警察,以剥夺睡眠、暴力殴打、坐吊吊椅、烟熏眼睛、有病不医、不给水喝、威胁家人生命、阻绝律师会见等刑讯方式,强迫谢阳自证其罪的刑事责任,导致谢阳几次想自杀以求解脱。

谢阳专案组会同陈桂秋所在的湖南大学领导,1月20日上午开始约谈陈桂秋,期间毫无信息。在近7个小时后的下午5点多,陈桂秋才网上对外通报平安。陈桂秋曾多次就接到匿名人传信说谢阳在押期间遭受酷刑,以及有关当局刁难和阻止律师依法会见谢阳或阅卷等情况,向有关部门发出控告。

美国之音记者星期一几次致电长沙市公安局,电话都无人接听。长沙市检察院办公室一位女士在听完记者陈述后,要求记者联系宣传处,但宣传处电话无人接听。

谢阳的律师陈建刚星期一对美国之音表示,谢阳遭受的酷刑令人发指,他有道德和法律责任,让外界了解谢阳遭受酷刑的真相。

记者:“消息说可能约谈你,有约谈吗最近,找您了吗?”

陈建刚:“还没有,但是我已经得到消息是要找我的,但现在还没有发生。”

记者:“以前有传出来,陈桂秋说谢阳这个遭受酷刑,现在是这么详细、充实的证据,您怎么看?”

陈建刚:“在中国,如果权力没有任何制衡、监督、制约的话,这种状态是‘正常’的现象。实际上的情况是,确确实实都在发生这种状况,就是这种悲剧每天都在发生。如果我了解这个真相之后,我选择沉默,选择掩盖这个真相,那么我就和官方指派的律师没有两样。”

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的中国部研究员王松莲星期一对美国之音表示,谢阳律师在押期间遭受的刑讯逼供令人不安,要求中国政府严惩施以酷刑的人员,立即释放谢阳及其他仍然被关押的709案人员。

她说:“谢阳所描述的他受到酷刑的那些情况,跟我们人权观察之前纪录的那些酷刑的情况是非常相近的。这些酷刑当然违反了国际法,也违反了国内有关的法律。我们呼吁对施以酷刑的那些政府官员进行追究,必须要立即释放这些人权律师,因为他们没有犯到任何的罪行。”

上海几十位维权人士近日上街举牌,强烈要求当局立即释放谢阳,停止迫害并立即释放709案所有的在押律师和其他公民,依法追究犯有刑讯逼供、滥用职权和破坏法律的犯罪嫌疑人。

同时,709案被抓捕律师李和平和王全璋,18个月来仍然得不到律师会见,两人的家人担心李和平、王全璋是否或者受到什么样的酷刑。而李和平律师的弟弟、2015年8月1日被秘密抓捕后一直无法会见律师的李春富律师,1月12日突然被警方取保候审,但是人骨瘦如柴,疑似精神病,后确诊已经患上精神分裂症。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