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07 2019年3月23日 星期六

NGO质疑中国器官移植已百分百依赖公民捐赠说法


一名法轮功学员2006年6月15日在欧洲委员会前抗议他们所说的中国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犯罪行为

中国官方表示,中国的公民器官捐献移植事业已经取得了长足进步。然而一些独立学者和机构认为,官方的数字有被夸大的嫌疑,一些数据自相矛盾,而且有可能仍在使用死刑犯的器官。

NGO质疑中国器官移植已百分百依赖公民捐赠说法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6:51 0:00

7月14日-15日,中国第九届全国器官捐献与移植论坛在长春召开。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医管局副局长郭燕红说,2017年中国人体器官捐献数与移植数均居世界第二位。按照她的说法,2017年中国完成器官捐献5146例,实施器官移植手术超过1.6万例,所捐献器官86%来源于公民逝世后捐献,还有14%来自于亲属间活体捐献,每百万人口器官捐献率达到3.72,为历史最高水平。

中国宣布从2015年1月1日起,不再使用死刑犯的器官进行器官移植。而在此之前,中国绝大多数的器官移植手术是用死刑犯器官进行的。前中国卫生部副部长、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2011年在著名医学期刊《柳叶刀》(Lancet)上发表文章称,中国约65%的器官移植手术是用已故捐献者的器官完成的,其中90%以上的捐献者是被处决的死刑犯。

中国从2010年开始号召公众捐献器官, 2015年开始正式废除使用死刑犯器官。外界曾担心,如果这一规定被严格执行的话,中国的器官移植医学界将面临严重的器官短缺问题。据中国官方公布的数字,中国每年有大约30万器官衰竭患者等待进行器官移植手术。

然而自2015年以来,中国并未出现大规模器官短缺的问题。中国官方公布的数字显示,2015年,也就是禁用死刑犯器官的第一年,中国公民器官捐献人数从2014年1500例上升到2766例,2016年增至4080例,2017年为5146例,器官捐赠者人数持续呈大幅上升趋势。

但长期以来,海外一些独立的器官移植专家和组织一直对中国官方公布的器官移植方面的数字表示质疑。曾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的非政府组织“医生反对强制器官摘取”(Doctors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 DAFOH)的执行主任托尔斯滕·特雷(Torsten Trey)表示,与世界器官移植制度健全的国家相比,中国的实际捐献器官人数与志愿捐献器官登记人数比例远远高于欧美国家水平。

“中国官方的说法是,2017年中国有37万5000登记器官捐献者。如果我们按照美国和英国的计算方法,那么我们会发现,中国当年应该只有26-52位器官捐献者完成了器官捐献。但官方的数字是,2017年中国完成器官捐献者为5146例。我们又一次被耍弄了。”他说。

医生反对强制器官摘取组织(Doctors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执行主任托尔斯滕·特雷(Torsten Trey)
医生反对强制器官摘取组织(Doctors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执行主任托尔斯滕·特雷(Torsten Trey)

特雷的团队对美国、英国和中国的公共器官捐赠体系进行对比后发现,美国2017年共有1.4亿登记器官捐赠者,但只有少数人去世,所以当年真正完成器官捐赠人数10284,比例约为0.008%。而英国的这一比例约为0.01%。相比之下,中国的该比例为1.4%,高出其他国家140倍。

尽管中国官方反复强调,中国公民的器官捐赠人数和登记人数均创历史新高,但中国的器官捐献率与世界先进水平仍相去甚远。根据中国官方的最新数字,2017年中国百万人口器官捐献率为3.72,是历史最高水平。而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西班牙最高为36/百万人口,美国27/百万人口,英国13/百万人口。

“中国没有告诉我们真相,中国在隐藏什么,”特雷说,“我们必须要谨慎,而且要找出我们到底在什么地方被愚弄了。”

《纽约时报》2015年11月17日的一篇报道曾引述世界医学协会(World Medical Association)秘书长奥特马·克罗伯尔(Otmar Kloiber)的话说,中国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的所说的中国从2015年1月1日起不再使用死刑犯器官进行移植的说法是一个“行政花招”,因为无法知道死刑犯的捐赠是否是真正出于自愿。

黄洁夫曾对中共党媒《人民日报》说:“死囚也是公民,法律并未剥夺其捐献器官的权利。如果死囚愿意捐献器官赎罪,应该鼓励。”

与此同时,中国表示,中国器官移植技术达到新高度。新华社的报道说,“自体肝移植、无缺血肝移植等肝脏移植手术实现国际领跑;受供者血型不相容肾移植技术得到突破;单中心心中移植临床服务能力居世界前列,移植技术突破6小时禁区……”

“医生反对强制器官摘取”组织的特雷表示,器官移植技术的进步来自于实践。如果单从官方公布的数字来看,即使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已经位居世界第二,每年实现的器官移植手术有1万多例,但不足以解释中国官方所宣称的器官移植技术的快速突破。特雷认为,这背后可能是中国庞大的地下器官移植系统,以及对包括对法轮功修炼者在内的良心犯的器官摘取。

2017年2月,中国官方的器官移植代言人黄洁夫赴梵蒂冈参加教宗科学院举办的“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这是中国首次派官员参加这一峰会。黄洁夫否认中国“活体摘取器官”的说法,称那是“胡说八道”。

黄洁夫在那次会议上还说,2016年器官移植旅游在中国已无一例。但美联社2016年8月29日的一篇报道称,一名加拿大患者以15万美元的价格在中国接受了单肾移植手术,而这名患者只等了三天。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