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18 2017年8月18日 星期五

联邦上诉法院拒绝恢复旅行禁令 总统权力的界限


川普总统手举他签署的有关边界安全和改善移民执法的行政命令 (2017年1月25日)

美国上诉法院星期四裁定,拒绝恢复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签署的有关限制7个主要人口为穆斯林的国家的人进入美国的行政令。这项裁决涉及哪些问题,有什么意义?

美国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三位法官组成的合议庭一致做出上述裁决。

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院教授约翰•班扎夫(John F. Banzhaf III)对美国之音说:“现在意味着至少有四名由共和党人以及民主党人任命的法官否决了川普政府的根本申诉。”

上个星期,位于西雅图的联邦地区法院的一名法官签发了一项临时禁制令,要求全国暂停执行川普政府于1月27日签署的一项行政命令。

川普总统的行政令暂时禁止来自7个穆斯林人口为主的国家的人入境美国,期限为90天,暂停接收难民120天,并且无限期停止接收来自叙利亚的难民。美国司法部之后提出紧急上诉,要求联邦上诉法院解除临时禁制令。

在合议庭于星期二举行的电话口头申诉中,代表司法部的律师奥古斯塔•弗伦杰认为,行政令涉及国家安全,总统有权颁布这样的行政令,但是代表华盛顿州和明尼苏达州的律师则认为,总统的行政令针对穆斯林,违反宪法,而且对本州及本州居民造成损害。华盛顿州的州司法部副部长诺亚·珀塞尔说,总统的旅行限令拆散了家庭,让留学生困在海外,并让人们担心离开美国之后会回不来因而拿不准主意是不是应该出行。

三位法官星期四在裁决意见书中说,川普政府没有证明,不立即恢复那项行政令将对国家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害”(irreparable injuries)。他们写道,政府没有提供证据证明行政令的必要性。

行政权力的界限

美国德雷塞尔大学法学院教授阿尼尔•卡尔汗(Anil Kalhan)对美国之音说:“在一些判例中,对行政部门的决定会予以一些尊重(deference),尤其是在涉及到移民和国家安全的问题上。但是他们说他们的决定是不可审议的,这种立场是史无前例的。”

在星期二的口头申诉中,代表司法部的律师弗伦杰说,总统在移民和国家安全问题方面拥有广泛权力。他说:“这是传统上指定给行政部门的国家安全判断。”

几分钟后,奥巴马总统任命的法官米歇尔•弗里德兰问到:“你是否认为,总统在那个方面的决定是不受法庭审议的?”

弗伦杰停顿了片刻,然后说,是的。接着又说:“显然是有宪法上的限制的,但是我们正在讨论的是风险评估。”

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院教授约翰•班扎夫认为,弗伦杰在法官追问下的回答缺乏准备,有点过头。他说,对于这个问题的理解是,在国家安全和外交事务方面,总统应当有极大的权力。

他说:“也就是说,他在这些事物上的判断只有在非常极端的情况下才应当被推翻,因为法官没有总统所有的机密信息,他们也不具备国家安全、甚至外交事务方面的技能、背景或判断能力。因此,总统几乎拥有、但不是完全拥有,不受限制的权力。”

第九巡回上诉法院的三位法官在星期四的裁决意见书中强调了司法部门对行政部门的制衡权力。他们写道:“没有判例支持这种所称的(总统权力)不可审议性,这与我们宪政民主的根本架构相悖。”

他们还写道:“虽然我们的法律体系在移民和国家安全问题上长期对行政部门予以尊重,但是最高法院以及我们的法庭从来都不认为,法院没有在那些领域里就审查行政当局的行为是否符合宪法的权限。”

宪法问题

除了总统权力的界限问题,班扎夫和卡尔汗说,此案还涉及诸多宪法问题,包括是否存在宗教歧视,非美国公民是否享受宪法保护,州能否代表州内居民进行起诉,而这些问题也都会涉及到川普总统的行政令是否合法以及合宪的问题。

德雷塞尔大学的卡尔汗教授认为,行政令违反了宪法的平等保护原则,而且行政令中的宗教偏向性也不符合宪法第一修正案。

但是乔治•华盛顿大学的班扎夫教授认为,川普的行政令基本上是合乎宪法的。他说,至少在没有进入美国,尤其是还没有获得过签证的外国人这个方面是如此。他认为,宪法保护不适用于仍在外国的外国人。

尚未做出实质性裁决

虽然他们在这个问题上有分歧,但是他们都指出,到目前为止,案件还处在初期阶段,还没有法院就这些宪法问题做出裁决。班扎夫说:“他们没有决定宪法问题。他们确实说这些申诉值得考虑,这些是有力的申诉,但是他们尚未就这些问题做出裁决。”

因此,虽然星期四的裁决是针对川普旅行限令诉讼的第一个巡回上诉法院裁决,但是其裁定的不是总统行政令是否合法,而是是否有必要解除临时禁制令。不论上诉法院的裁决如何,联邦地区法院都会继续审理其受理的有关旅行限令的案件。

卡尔汗说:“这时候的问题其实是,在行政令受到挑战的时候,是否应当允许它继续实施。”

然后如何?

川普政府还没有表示他们下一步会怎么做。川普在裁决宣布后在推特上说:“法庭见,我们国家的安全受到威胁。”川普此前表示过,他会将这场官司打到底,打到最高法院。

但是班扎夫和卡尔汗都表示,马上告上最高法院不是明智之举。他们分析说,由于目前案件还处于初步阶段,不涉及合宪问题的裁决,因此最高法院会不会受理还是个问题。而即便最高法院受理,自从安东宁•斯卡利亚大法官去年去世之后,美国最高法院一直没有补缺,现在最高法院中四名保守派法官与四名自由派法官形成的是一个势均力敌的局面,很可出现四票赞成四票反对的结果,这也意味着临时禁制令将仍然有效。

班扎夫教授说,他的建议是,等待法院做出实质性的裁决再上诉。他说,等到法院做出行政令是否合法、州是否能挑战这项项政令的时候,最高法院应该会多了一名支持川普立场的最高法院大法官。

卡尔汗教授说:“他们如果等待的话,并不会失去陈述他们申诉的机会。事实上,所有这些混乱以及急于求成,反而可能要比他们用更有序、深思熟虑和惯常的方式去处理更不利于他们打赢官司。”

班扎夫教授说,在上诉最高法院前,川普政府可以要求第九巡回上诉法院的所有11名法官共同审议(en banc)由合议庭三名法官做出的裁决,或者修改现有的行政令。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