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1 2018年10月24日 星期三

香港论坛分析特首林郑施政一年成败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7年访港时会见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资料照片)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上任即将届满一年,最近有学者在一个论坛上分析,林郑月娥的民意支持度下跌相当快,对她能否连任有很大影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朱凯迪在论坛上表示,林郑月娥有较灵活的政策手段,形容她是笑裡藏刀,拉一派打一派,可能将民主派「逐个击破」。朱凯迪又表示,北京驻港机构中联办对立法会的介入愈来愈深。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去年3月底以777票当选,她上任快将一年,香港网媒《众新闻》最近举办「香港这一年」论坛,邀请4位新一代政界人士和学者,包括香港教育大学香港研究学院副总监方志恒;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朱凯迪;民主党成员、大律师吴思诺,以及民建联荃湾区议员林琳,探讨林郑月娥过去一年的施政得失成败。

方志恒在论坛上表示,香港是一个没有普选的区域自治政体,香港特区政府拥有的自治权力相信是「举世无双」,包括完整的财政自主权,所有税收都是用在香港,北京中央政府不能在香港徵税;香港有自己的货币、海关、出入境制度和自己的护照,甚至可以签国际条约、加入国际组织,有学者界定这些是「次主权」、半国家级的权力。

方志恒表示,香港奇怪的地方是拥有高度自治权,但实际上不是由香港人自治,因为香港人没有普选去选出特首行使这些自治权,香港目前的状况是「没有民主的自治」,亦即是代理人政治,世界上只有香港和澳门有这种模式。

方志恒说:“香港的政治特色就是一种代理人的政治,就是香港有非常之高的自治权,但不是香港人去行使这些自治权,而是由北京作为宗主国,去圈定一些它信任的代理人去行使自治,这个是香港整个政治的核心问题。如果从这个角度看,所谓特首无论由董建华到曾荫权、梁振英,以致现在到林郑月娥,它只是整个北京的代理人、在港的代理人集团的最重要的一个官员,北京在香港不只有一个代理人。”

方志恒表示,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是整个亲中阵营或者北京代理人集团的核心,要评论她的施政有3个层次要讨论,包括北京信任、亲中派别精英的支持,以及香港人的支持,因为施政太差整套制度很难运作。

方志恒表示,北京对林郑月娥的信任相当高,亦是她去年击败民望较高的另一位特首候选人、前财政司司长曾俊华的关键。方志恒相信是因为林郑月娥担任政务司司长,在2014年推动政改时能够紧跟北京的路线,虽然当年港府以中国人大「8-31决定」为核心的政改方桉被否决,但是林郑月娥个人的仕途却是成功的,因为她过程中可以取信于北京。

方志恒说:“所以(林郑月娥)当选(特首)之后,我们见到特别在一些中港关係的事情上,林郑她基本上是非常之紧跟北京的路线,包括在一些港独的议题上、(中国)《国歌法》或者一地两检,所以从现有的情况去看,我想她在(北京)中央信任这个环节上,应该是比较「稳阵」的。”

方志恒表示,林郑月娥与亲中政党的关係处理得不错,在行政会议当中她着意去确保主要的亲中政党都有一个席位,民建联甚至有两席,在前特首梁振英年代关係闹得很「僵」的自由党都有张宇人一席。

至于香港人支持、即是民望方面,方志恒认为林郑月娥表现较差,因为她的民望下跌相当快。方志恒以港大民意研究计划公佈的特首民望追踪研究分析,去年10月林郑月娥公佈上任后首份施政报告时,是她的民望高峰,当时支持率是52%、反对率是29%,民望淨值是23%。

方志恒表示,林郑月娥之后的民望就一直下跌,其中一次最严重是今年1月,支持率下跌至45%、反对率增加至41%,民望淨值只有3.8%,估计是受到律政司司长郑若骅的僭建丑闻、「双学三子」黄之锋、周永康及罗冠聪重夺公民广场桉终极上诉,以及香港众志周庭被取消参选立法会补选资格的影响。

方志恒表示,林郑月娥的民望今年4月首次出现负淨值至负1.6%,5月再下跌至负4.7%,6月最新公佈的民望出现反弹,民望淨值上升至正7%,但是失对率仍然有40%,是相当高的数字。

方志恒说:“接下来(林郑月娥)的民望如果我们跟其他特首、以往的特首去比较,就更能看到一件事情,因为我相信对北京来讲,一个没有民望支持的特首是无用的,因为如果那个特首不能够取得香港人支持的话,整个一国两制那场戏都很难唱下去。”

方志恒表示,前特首梁振英在2016年12月「被迫」宣佈放弃连任时,民望是淨值是负54%;前特首曾荫权宣佈角逐连任时,即是2007年2月民望是正47%,是支持度很高的表现,与梁振英比较是一个极端;第一任特首董建华2002年2月宣佈角逐连任时,民望是正11.3%,是北京仍然可以接受的层次。

方志恒说:“如果是这样,现在林郑在这个环节似乎有些困难,因为她比董建华宣佈连任的时候更差,接下来还有很多政治的争议或者「硬仗」会出现,会不会令到她的民望进一步「滚下去」呢﹖现在只是刚刚一年的时间,如果接下去的几年她的民望不出现反弹的时候,或者再更加差下去的话,她能不能连任,这个都是大家值得去留意的东西。”

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议会阵线的朱凯迪在论坛上表示,特首林郑月娥是官僚出身,但是很想摆脱官僚的人,有别于前特首梁振英政治对抗性较强,林郑月娥有较灵活的政策手段,擅长用很少成本达到高政治效果。

朱凯迪提及林郑月娥刚上任,立即批出超过6.4亿美元的教育经常性拨款,以及针对新界寮屋拆迁户的最新赔偿方桉,朱凯迪表示,前者改善了政府与民主派的教协的关係,林郑月娥更成为第一位出席教协今年举办45周年会庆的特首。

朱凯迪表示,寮屋拆迁户的最新赔偿方桉,瓦解了持续多年的新界非原居民抗争运动。他认为两项措施对库房的负担都不算太重,但是政治效益却很高。朱凯迪又形容林郑月娥是笑裡藏刀,拉一派打一派,可能将民主派「逐个击破」,他又对温和民主派与林郑月娥的关係表示忧虑。

朱凯迪说:“譬如教育今次我(林郑月娥)就多了这个资源给你,「见係你咋」,但是你在过程中没有提出、或者没有去强调其实这个公帑的使用是应该民主化的,或者过程当中你没有促成这个发展的,或者市民是没有这个认识的,其实基本上与民建联可以没有分别的,即是那个give and take(妥协),其实是一个代理人政治,不需要经过民主化,她都有很庞大的资源处理你们各种需要,这个我作为一个所谓激进民主派是感觉到忧虑。”

朱凯迪表示,林郑月娥上任接近一年,他最深印象是北京驻港机构中联办主任王志民,今年4月底出席立法会午宴之后,送给每名立法会议员一本新印的、有关中国宪法与《基本法》的书,后来由特首林郑月娥难以致各级官员回应质询时,都经常引用中国宪法,这是与过往很大的分别。

王志民今年1月发表「中环西环行埋一齐」的言论,林郑月娥后来主动澄清,形容香港政府(俗称中环)和中联办(俗称西环)只是进行「事务性的合作同交流」,重申向立法会拉票是香港政府「自己做」,又强调「不存在西环治港」。

朱凯迪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林郑月娥对北京或者中联办介入香港政,是採取逢迎的态度,完全没有帮香港人守住一条底线,他形容林郑月娥是一个「服从者」,令中联办对立法会的介入愈来愈深。

朱凯迪说:“没有任何防御,其实王志民走来(立法会)派一本这样的书,其实是很奇怪的,其实是一个很不清楚的政治信息,即是你到底是作为特区行政长官,你到底是想我们(立法会)跟《基本法》,还是跟(中国)宪法﹖即是我们跟(中国)宪法是甚麽意思﹖这些是製造了很多很不应该的含煳。”

本身是执业大律师的民主党成员吴思诺在论坛上表示,林郑月娥过去接近一年施政期间,发生了很多冲击香港法治的事情,例如今年1月新任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刚宣誓就职,就被传媒揭发她的住宅僭建,但是郑若骅没有合理解释又拒绝辞职;建制派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在法庭拍照并上传到社交网站,但是警方调查后决定不起诉,但另一边厢很多社运抗争人士就被起诉重判入狱,又有自决派及本土派人士被禁止参选今年3月的立法会补选。

吴思诺又表示,最近立法会通过的西九一地两检条例草桉,被大律师公会形容是史无前例、主权移交以来落实执行《基本法》最大的倒退,严重冲击一国两制的实施及法治精神。

吴思诺强调,目前香港的法庭仍然保持独立运作,无证据证明法官的判决受到操控或者受到政治审查,但是她表示最近建制派企图政治化两名外籍法官的任命。

吴思诺说:“近期有一件事,就是有些建制派人士竟然从政治观点出发,尝试在立法会阻挠两名外籍法官的任命,质疑他们以前处理同志平权桉的一些立场,又说忧虑外籍法官会高调支持港独、台独等政治观点,这些言论和想法将法官政治化,是极之影响香港的司法独立。”

吴思诺表示,两名外籍法官的任命虽然最终任命获立法会通过,但是她担心日后法官的任命会被北京操控,因为目前法官的任命程序是由特首经一个独立委员会推荐后任命,但是这个独立委员会的成员是由特首任命,是特首是由北京任命。

担任荃湾区议员两年的民建联成员林琳在论坛上表示,林郑月娥上任后香港的气氛转好,她感觉香港人较早两年开心。林琳又表示,目前未见到有大问题令民建联不支持林郑月娥。

林琳说:“她(林郑月娥)的表现各方面,最后我们会怎样做,也要看一些争议性的问题,例如其他政党经常说,会不会讲23条﹖会不会讲其他一些争议性比较大的问题,我想要在那些议题出来的表演才可以评论。”

林琳又表示,不同意一些中港融合的政策被看成是负面,她认为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都是处于中港合作的关係,大湾区等发展可以让香港年青人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社会思考问题时应该有中间角度的取向。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