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8 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中共十九大与习近平的“中国梦”


2012年11月15日,中共十八大习近平率领其他六名中央政治局常委与媒体见面。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将于今秋在北京召开。在中共十八大后逐渐成为可能是继毛泽东以来中国最有权威领导人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将首次有机会直接对中国最高领导层的人事布局做出安排。如不出意外,习近平将在十九大后开始自己的第二个五年任期,而中共也将在此期间迎来建党100周年。

五年一次的中共全国代表大会历来备受外界关注,一方面是因为中国的一些重大决策和政策走势会在党代会上出台。另一方面,这也是外界窥探中国密不透风的精英政治的难得机会。

今年晚些时候召开的十九大将有以下几个层面值得关注。一是在现任中央政治局七名常委中有五人达到所谓退休年龄之际,习近平会选谁入常。其次是逃亡至美国的中国富豪郭文贵的一系列“曝料”会对十九大构成哪些冲击。第三是中共十八大以来声势浩大的反腐运动是否会在十九大后持续。以及在权力得到进一步巩固后,习近平是否会在第二任内启动一些重大改革措施,包括对政治制度的结构性调整,即推动外界广泛猜测的“总统制”。

郭文贵因素和王岐山去留

长期专注于中国精英政治研究的波士顿大学政治学教授、知名中国政治学者傅士卓(Joseph Fewsmith)表示,每逢中共党代会的最后准备阶段,恰恰是各种流言、谣言、小道消息四起的时期,而今年最劲爆的消息莫过于中国富商郭文贵的一系列“曝料”。

流亡美国的中国富豪郭文贵在位于纽约第五大道的住所内
流亡美国的中国富豪郭文贵在位于纽约第五大道的住所内

“郭文贵看上去从各个渠道掌握了多方内部消息。他曝出的一些料涉及到习近平与王岐山的关系,包括王岐山可能‘不干净’。虽然我们无从得知他的曝料是否属实,在多大程度上属实,哪些部分属实,但看起来北京对他曝料的反应的确很强烈。” 傅士卓说。

华盛顿的“中国通”、电子报《外国人看中国》(Sinocism)的创办人和编辑利明璋(Bill Bishop)则认为,郭文贵有关王岐山的曝料有相当的可信性,有可能会影响到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十九大后的去留。

他说:“(郭)最具爆炸性的曝料是关于王岐山的夫人、姚依林家族的,具体来说就是姚依林的孙子(王的妻侄姚庆)。郭文贵指姚庆是海航集团(HNA)的大股东,王岐山的角色是保护姚家和他们的利益。这个指称如果不完全对也是八九不离十。这样一来,习近平想要在十九大后让王岐山留任如果不是不可能也是代价很大。也许习近平就会选择让王岐山退下来,这样会容易一些,因为王本来也就是该退的。”

王岐山在习近平的反腐运动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一度被外界认为是习近平的重要政治盟友。此前有传言称,习近平打算让王岐山在十九大后留任中央政治局常委,然后在来年的全国人大上接替李克强出任国务院总理,主抓经济,而这也将打破中央政治局常委不成文的所谓“七上八下”的年龄规矩。

不过,郭文贵4月19日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表示,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傅政华要他协助调查王岐山家人,而下达命令的就是习近平本人。郭文贵的指称无法得到独立核实。

利明璋表示,对于郭文贵的不断曝料,习近平肯定认为其背后有一只“黑手”给他“喂料”,目的就是要扰乱习近平的十九大布局,而这只“黑手”很有可能来自于已经退休的中共“老人”。“很有可能习近平会选择把 ‘老人’的残存影响彻底清除掉,”他说,“而现在有可能是最终把曾庆红这样的人物拿下的一个时机。”利明璋表示,从一些迹象来看,给郭文贵充当“保护伞”的人物基本上都来自于曾庆红的人马。

“习核心”的十九大人事布局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中)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左)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右)及其他国领导人在北京“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上合影。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中)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左)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右)及其他国领导人在北京“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上合影。

与五年前中共十八召开前夕类似,中国的观察家们今年依然热衷于猜测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名单。目前名单上除了习近平和李克强外,其余五个岗位花落谁家似乎都还存在变数。争议较小的似乎是习近平的左右手、贴身秘书、中央办公厅主任栗战书。

栗战书今年2月主持中央直属机关党建工作会议时发表讲话,提出习近平思想理论体系,号召要把习近平的系列讲话精神作为指导思想。此举被解读为中共有可能将习近平思想理论纳入党章的前兆。

与十八大情况不同的是,习近平在中共党内的地位已不可同日而语。去年10月,他在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上被正式冠上了“核心”尊号。六中全会公报说,“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身体力行,率先垂范,整饬党风,严惩腐败,赢得党心民心”。

波士顿大学教授傅士卓认为,被命名为“核心”意味胡锦涛时代的所谓“集体领导”模式已被彻底打破,江泽民作为一股政治力量也全面退场。他说:“核心意味两件事:一是江泽民已经退休了,我们要时常想到这一点;二是胡锦涛从来都不是核心,胡锦涛一直都没当上实际的一把手。”

但亦有分析指出,习近平虽然尊为“核心”,但他在党内依然面临各种阻力,他的布局不会一帆风顺。《金融时报》5月21日发表了该报上海分社社长吴佳柏(Gabriel Wildau)的评论文章,标题是《中国宫廷权斗的新天地》。文章说,十九大前夕中共的派系之间的斗争正日趋公开化,表现在习近平及其政治对手借助媒体和代言人的争斗从暗中走向明面,涉及到的人物包括郭文贵、财新传媒的胡舒立、落马的原中国保监会主席项俊波和“明天系”掌门人肖建华等等。文章说,当习近平努力把自己的人安插在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各个岗位上的时候,他的对手也在这么做。

“中共的权力交替从来都没有表面上显现出来的那么风平浪静,今年的十九大也不例外。从这一点上来说,这是非常令人失望的。”傅士卓说。

十九大还会不会出现接班人?

今年十九大的另一个迷思是中共会不会按惯例指定习近平的接班人。如果遵照以往的惯例,中共会让习近平的接班人进入中央政治局常委,开始历练,为五年后接班做准备。

到目前为止,几乎没有任何迹象显示习近平会指定自己的接班人。利明璋说:“目前外界有很多猜测,就是习近平会可能打算一直干下去。不过,这样的推断还为时过早。至少习目前还不需要做任何事情,他仍然可以让自己的人进入政治局和中央委员会。习本人或许也想这么做,但我们不大可能会在10月或者11月的十九大上就此看出端倪。”

还有传言称,习近平正在酝酿取消常委制,由总统制取而代之。有海外中文媒体报道说,中共的主要智囊机构,包括中共中央党校、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的一些专家学者已经就废除常委制进行探讨。中共体制内学者、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去年7月接受凤凰网专访时说,“在党的体系内,我们还要不要党的常委制?目前我们是政治局常委和书记处这两个部门并行,有职能重合之嫌……至于有人说,中国也可以借鉴总统制的一些制度形式,我认为也是可以考虑的选项之一。”

推动此类制度性改革的目的显然是为了延长习近平的任期。一位退休的中共体制内官员说,中国最强有力的领导人至少需要20年的时间才能取得成绩,习近平也一样。这位退休的前中共官员对《华尔街日报》表示,毛泽东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花了20年,邓小平让中国人富起来花了20年,习近平要让中国强大起来也需要20年。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中国项目研究主任张克斯(Christopher Johnson)表示,外界还流传一种说法,就是以所谓“1+2”的模式架空目前的常委制。具体来说,就是把习近平的最高权力位置从中共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升级为中共中央委员会主席,把总书记的头衔退回到中共中央书记处,同时下设两名副主席,分别由国务院总理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担任。

波士顿大学教授傅士卓认为,在十九大上任何对中共统治的架构性调整都显得过于仓促。他说:“我认为,保持现有架构是相对比较容易的,你总是可以给旧瓶子里装上各种各样的新酒。”

不少批评人士指出,无论是效仿俄罗斯实行总统制还是用所谓的“1+2”架空目前的政治局常委,都显示出习近平对权力的贪恋。但《外国人看中国》的编辑利明璋并不这么认为。

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栗战书,翻译,习近平,王沪宁,杨洁篪(从左到右)2013年3月23日在俄罗斯国家杜马。(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栗战书,翻译,习近平,王沪宁,杨洁篪(从左到右)2013年3月23日在俄罗斯国家杜马。(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当他讲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的时候,这不仅仅是一个宣传口号,而是他的真实信仰,也是他的终极目标,他也认为只有通过党这个工具才能实现这个目标。”他说。

当他讲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的时候,这不仅仅是一个宣传口号,而是他的真实信仰,也是他的终极目标,他也认为只有通过党这个工具才能实现这个目标。
利明璋 (Bill Bishop)

十九大后是否还继续高压反腐?

这或许意味在今后的五年甚至更长时间里,习近平会继续加强对共产党的控制和改造。傅士卓认为,习近平在过去五年一直努力通过反腐和以“小组治国”的方式集权对中共进行重建。而在接下来的五年里,他要做的务必是带领中共找回自己的“灵魂”,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让中共“再意识形态化”(re-ideologicalization)。

“从令计划的山西帮可以看出,(中共党内的)派系向下延伸到县乡,向上可达常委一级,这也就是习近平说的‘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 傅士卓说,“习近平说他不喜欢中共这样的组织方式,那么问题是你打算以什么方式去替代它?”

一些学者认为,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共建党伊始所信奉的马列主义、共产主义理想早已损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对权力、资本和利益的追逐。这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中国社会腐败盛行。

《外国人看中国》的创办人利明璋表示,中共反腐除了清除腐败分子,还有一个重要目的就是找回中共的意识形态。他说:“反腐的另一个层面,特别是在王岐山主导下的反腐不仅仅是反腐本身,而且是一种行事作风,是一种意识形态。我们看到过去好几波反腐是把意识形态作为反腐的一部分。”

中共反腐大总管王岐山参加人大会议(2015年3月5日)
中共反腐大总管王岐山参加人大会议(2015年3月5日)

利明璋由此认为,十九大后反腐运动仍会持续下去,但像周永康这个级别的“大老虎”或许也就只剩一只了。这只“大老虎”据信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和国家副主席曾庆红。

傅士卓也认为,中共的反腐今后将“常态化”。但他也警告说,持续的反腐容易导致顶层权力的集中,下层官员的懒政怠政。因为害怕犯错误,官员们不敢做事,凡事都要请示,等批示,这就极大地扼杀了下层官员的积极性。同时,长期的反腐也让群众产生厌倦情绪,他们会问为什么我们的党内有这么多烂苹果?

他说:“虽然我强调反腐要制度化,但是反腐导致权力集中和权力的个人化。我对反腐运动的各种负面后果感到担忧。而且好像中共官方从来没有就腐败问题的根源给一个说法,似乎就是烂苹果太多。”

十九大后还有没有经济改革?

最后一个问题是习近平会不会在十九大权力进一步巩固后最终拿出一套经济改革方案。

中共十八大前夕,外界曾有很多声音认为习近平将是一位改革者,他接手中共以后会对中国经济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这一预言落空后,又有一些人预测,习近平要想有一些“大动作”一定是会在十九大后。现在这一预言看上去也似乎正在落空。

波士顿大学中国精英政治研究学者傅士卓认为,习近平并不是一位西方自由市场经济的信奉者,他所热衷的是控制,党管一切。

我总是认为,私营经济应当是‘失控’的,这才是正确的,那样才能推动创新,推动经济发展。中共强化控制与推动私有经济根本是很难调和的两件事情
傅士卓 (Joseph Fewsmith)

“我总是认为,私营经济应当是‘失控’的,这才是正确的,那样才能推动创新,推动经济发展。中共强化控制与推动私有经济根本是很难调和的两件事情,”他说,“你当然可以营造出私有经济繁荣的假象,你当然也可以走‘安邦’模式。但现实是,自由经济没有在中国生根发芽。”

《外国人看中国》电子报的创办人利明璋2005年至2015年在北京生活了十年,亲历了中共十八大前后中国政治风向的变化。他表示,习近平长久以来一直坚定的认为中国在西方自由化的道路上走得太远,这一点在“七不讲”后就更加明显了。

利明璋说:“我不认为习近平相信西方市场经济理论。对他来说,看起来他认为可以有其它(解决经济问题的)办法。”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