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4 2017年10月22日 星期日

人权观察:“双规”制度无法无天


2016年12月6日香港外国记者俱乐部: 《人权观察》报告副本

中国共产党用以秘密调查其党员问题的“双规”制度无法无天。人权组织“人权观察”12月6日星期二发表100多页的报告称,酷刑、单身囚禁、强迫认罪是中共被怀疑贪污的官员在被“双规”期间的家常便饭。

所谓的“双规”制度,即在“规定时间和规定地点”要被调查的中共党员交代问题的制度。在“双规”期间,受调查的人被与世隔绝,不能与外界任何人联络,包括他们的家人或律师,直到他们交代接受真实的或虚构的贿赂为止。

中共现任领导人习近平上台以来便祭出严厉打击贪污腐败的旗号。但人权活动人士批评说,对中共党员干部实行“双规”—即超越法律和践踏法律的羁押和调查--跟中共高层领导人所声言要大力加强的法治背道而驰。

“人权观察”组织最新发表的报告《“特殊措施”:中国共产党“双规”制度中的拘押与酷刑》是根据对21名受访者的访谈,包括四名曾遭“双规”的当事人及其家属,另并参考摘自200多条中国媒体报道的35份当事人细节陈述,以及对全国各地38件判决书的分析写成的。

多位经历过“双规”的人表示,“双规”是法律的黑洞,人间的地狱,在被“双规”期间,不按照调查人员的指示交代问题和认罪,酷刑就不会停止。

人权观察组织中国部主任理查森说:“中共党员也都害怕被‘双规’。我们所访谈的每一个人都表示十分害怕被‘双规’,或可能被‘双规’,因为我想他们都知道,一旦党员知道他们有可能被‘双规’,他们就非常害怕。”

中共官员之所以害怕被“双规”,是因为“双规”期间的酷刑是家常便饭,是制度性的。湖南省醴陵国土局局长周旺炎对此深有体会。

醴陵国土资源局局长周旺炎说:“使劲地这么打,连续打5个小时,3个小时,我还被他们做老虎凳。”

周旺炎是醴陵市国土资源局局长。2012年,他因实名举报中共醴陵市书记滥用职权滥批土地出让,随后被“双规”。“双规”期间,他遭受酷刑,被打残了腿。等到亲友把他从桥头堡“双规”中心接出来的时候,他已经不能站立,只能被抬出来。

在周旺炎看来,名义上是整治贪污腐败的双轨制度所发挥的作用,比贪污腐败还恶劣。

醴陵国土资源局局长周旺炎说:“(他们做的是)披着组织合法的外衣,或者是说披着羊皮的狼,打着组织的旗号,干着魔鬼的勾当,行着贪污腐败的事实,来打击迫害我们干部的恶劣的行为。”

人权观察组织中国部主任理查森说:“很难知道(在中国)人们到底是更相信“双规”制度,还是相信正规的法律制度。公众对正规的法律制度肯定是评价很低。我想,打击贪腐在政治上非常得人心,这也有道理,因为中国贪腐普遍,是一个大问题。但使用法律之外的“双规”这种党内制度,获取非常令人可疑的证据并为此对人实行酷刑,这是非常成问题的。”

要接受“双规”调查的人长时间站立或静坐,是常用的酷刑手法。一名遭被“双规”的当事人告诉“人权观察”说:“坐的话一次要坐12个小时,站也是站12个小时,所以腿都肿了。屁股也坐烂了。”

醴陵国土资源局局长周旺炎说:“我更加相信,不久的将来,中华人民共和国总有一个讲法律的地方,会对我的惊天大案有一个公平的说法。”

“双规”制度的严重弊端已经广为人知。“双规”制度今后前景如何?香港中文大学权利和司法中心副主任萨皮奥认为,这要取决于中共将作出什么决定。

香港中文大学权利和司法中心副主任萨皮奥说:“中共是有关‘双规’制度改革的决定性推动力量。因为中共已经明白这种制度的过去和现在会自然而然地、至少是很容易地导致酷刑和践踏人权。”

“人权观察”组织的的最新报告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打击腐败称为关乎中共“生死”的大事,对“双规”在押人员来说也确是如此:据媒体报道,2010年迄今至少已有11人在被“双规”期间死亡。大部分案例被当局定为自杀,但家属通常怀疑是不当虐待的结果。”

2013年9月,中国浙江温州市中共6名纪律检查部门的官员被判处14年至4年不等的徒刑,他们的罪名是在对中共官员执行“双规”期间施行酷刑,导致被双规者死亡。

负责领导和实行“双规”的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报告说,仅仅在2015年,就有33万中共党员干部被立案调查。这一数字比习近平上台时翻了一番。中纪委报告说,“2013年至2016年9月,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101.8万件,给予党纪政纪处分101万人。”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