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21 2019年2月21日 星期四

深圳佳士事件青年声援团致信习近平,他们被利用了?


7月30日从中国各地赶来的工友、学生、沈梦雨等15人到深圳坪山区政府给书记递交公开信。(推特截图)

深圳佳士工潮还在继续,声援团近日致信习近平。与此同时,专家和学者对这批青年人的思想、理论、背景,以及与中共党内政治的可能关系进行了分析。

致信习近平 提到梁家河

深圳佳士工潮中产生的“全国高校声援团”代表,北京大学2018届毕业生岳昕,8月20日致信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介绍深圳7.27佳士工人组建工会维权事件,要求深圳地方当局立即无罪释放27名被捕工人和学生,恢复他们的名誉。

岳昕特别谈到,她本人和声援团成员遭人指责和攻击。不过,岳昕说,应该将青春融入工人阶级,时代进步潮流。并说,习总书记以亲身经历在梁家河为她和当代青年树立了榜样。

岳昕,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14级本科生,主修印度尼西亚语。维基百科说,岳昕的观点显著受到马克思主义的影响。 网上岳昕名字前面,有时会出现“北大青年”,声援团另一个主要成员郑永年名字前,则标有“左翼青年”字样。网上很多将佳士大学生声援团称为“毛左”。

似有“文革余孽”影子

独立历史学者章立凡对美国之音说,以岳昕为代表的这批青年,似乎背后有某种政治势力的影子。他分析以岳昕名义发出的文稿,例如,声援书等,以及其他大学的类似文宣后说:“声援书内容来看,写的基本是一个文革的文笔,不像现代大学生的。为此,我也拿了岳昕在以前写的做了比较,不像90后大学生的文字。而且几个大学的声援书,除了头尾不同,中间有一段都是相同的,说明是同一个母板。所以到底是谁起草的是一个疑问。乌有之乡曾经组团声援过。因此,这个所谓的青年学生,或者左翼学生的后面是谁,现在不清楚。我感觉,可能有一批文革余孽,毛左,在利用学生,”

前不久,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局长,具有47年党龄的张勤德,和其余四十多人一起前来深圳声援佳士工人,要求当局释放被拘押的工人和学生。这批中共党内老干部的出现,更增加了舆论对佳士事件的好奇程度。

有报道说,深圳佳士公司工人因厂方不公待遇展开维权。不过,事件在毛派声援和渗透中,原有的劳工运动,已经转化为由毛左主导的街头政治活动。

党内外矛盾宣泄口?

中共党内和社会矛盾似乎正在走向公开化,在深圳佳士找到了宣泄口。章立凡说,有人认为习近平现政权政治上就是修正主义。他说:“从乌有之乡毛左的角度看,现在就是他们概念中的修正主义上台。他们要重新建立毛泽东思想的权威,要推翻修正主义。所以我想,他们也比较趋向于行动派,在大学和工运当中,他们都有介入。”

有关佳士事件声援团的青年学生是否被利用,《中国劳工通讯》的发言人郭展睿(Geoffrey Crothall)对美国之音说:“就这些青年人有关情况,现在做出明确表示为时尚早。我们目前最关注的是,工人在劳动场所建立民主工会的问题。这一点应是一贯的关注焦点。”

思想陈旧者的集结

章立凡还说,深圳佳士工运过程中,青年学生,乃至毛左的出现,是中国社会被边缘化阶层或者群体的一次集结:“现在来看,当局得罪了各个阶层。这中间当然也包括工人,也包括这些毛左。但是,总体来讲,这些人的思想武器非常陈旧。他们还是想用过时的,毛时代的平等观,来争取政治上的权利。我觉得这个很荒诞,毛泽东就是反对工人有自己工会的。”

既然不满当局现行政策,为什么又高举习近平画像,大表忠心,唱颂歌?许多人的确也因此对深圳佳士事件的不断发酵雾里看花。不过,独立历史学者章立凡和《中国劳工通讯》的郭展睿都表示,这可能是抗议者们想好的对策,以减少当局打压,维持抗争势头。

对深圳佳士工运中,青年声援团政治特征的分析,还涉及到所谓“中国新左派”的提法,并说这个派别正在和“毛左派”融合与合作。不过,这些政治派别的定义不清,组织不明,有待探究。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