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6 2018年2月25日 星期日

人权律师余文生被转控煽颠及监居 妻子遭传唤


余文生妻子许艳(红围脖)在石景山区看守所前 (推特照片,2018年1月20日)

两周前遭当局注销执业证后,因发表修宪公民建议书而被传唤并刑拘的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近日又以涉嫌“煽颠罪” 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同时,余文生的妻子星期六午夜也被“煽颠”传唤,住所和办公室再几次被搜查。

人权律师余文生被转控煽颠及监居 妻子遭传唤
请稍等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02 0:00

持续受到外界关注的北京709案辩护律师余文生被抓捕案,星期天出现重大转变。据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在社媒上发出的消息, 27日晚上约9点,许艳家里突遭停电,准备和孩子下楼去物业买电时,遇到一群包括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及北京石景山公安分局的约20多警察,拿走两人手机,给她看了一下传唤证,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警察随后搜查余文生租用的办公室及住家。

期间,徐州铜山区警察给许艳一份余文生被指定监视居住的决定书,罪名从“妨害公务罪”变更为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到了28日零点左右,徐州警方将许艳带到石景山区广宁派出所询问一夜,困了就躺在长椅子上睡一会,上午接着询问,连上厕所都有人跟随。下午约1点又对住家第二次搜查至下午4点。许艳后被送回办公室,再回到家中与孩子和母亲见面。

余文生被变更罪名和强制措施,引发外界关注。因709抓捕案已两年多无法做律师年检的北京律师刘晓原,星期一在推特上表示,“有这样一起案件,先以涉嫌寻衅滋事作口头传唤,不配合起冲突就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刑拘,不到半个月,案件又被跨省指定县级区公安行使管辖权,同时变更涉嫌罪名为煽颠,变更强制措施为指定监视居住。涉嫌罪名变化之快,地域范围变化跨度之大,我学的那点法律知识,已经无法看明白这样的办案”。

余文生辩护律师之一的黄汉中星期一对美国之音表示,有关律师目前在准备前往徐州铜山区公安分局递交律师代理手续,要求会见余文生。此前,包括黄汉中在内的先后5位律师曾前往石景山区看守所要求会见被刑拘的余文生,都遭到拒绝。而709案抓捕案天津和湖南警方办案都没有批准过律师的会见申请。

他说:“我们现在不知道妨碍公务罪是移交给徐州方面办,还是已经撤销案件了。徐州显然是受到了应该是公安部,因为跨省,指定办理余文生的案件。我们正在准备及时地赶到徐州,向办案机关递交代理手续。709案天津、湖南都采取了统一的不批准律师会见的做法。我们希望余文生严格执行现行法律,严格依法办事。”

对于警方以涉嫌“煽颠罪”罕见地传唤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外界分析应当是警方以此恐吓家属,增加心理压力,迫使家人减少发声。据悉,许艳的手机已被警方收走,其他方式暂时无法联系上。

黄汉中律师表示,徐州警方星期天告诉许艳星期一还要见面,因此已经赶往余文生的办公室了解具体情况。

黄汉中:“徐州方面的办案人员明确地告诉许艳,今天还会来见她。作为我们律师有一个分析,也可能是第二次传唤许艳。许艳非常担心他是不是来异地将她带走,也采取强制措施,也不排除这种可能。所以,我已经赶到余文生办公室,我们正在了解各方面的情况。”

记者:“是不是她也受到警方的警告不能接受外媒的采访呀?”

黄汉中:“他的言下之意,他有这个要求。”

记者星期一晚上经核实,许艳当天没有受到徐州警方的第二次传唤。

另外,自余文生律师1月19日被刑拘后,网友在社交媒体上发起为因向19大二中全会提出修宪建议的余文生争取自由的联署信,到星期一下午,已有超过400人参与。不过,陆续有网友证实,因参与联署受到当地警察或国保的约谈或喝茶,警告不得参与声援余文生律师的活动。

作为中国人权律师团成员的余文生,近年来参与维护人权的活动,尤其是2015年709抓捕案后代理北京维权律师王全璋,不断受到打压,去年7月遭当局重压威胁下的所属律师事务所解聘。同时,北京司法局更警告其他律所不能聘用余文生。而他申请自己开律所,也不获批准。

余文生2014年因支持港人为争取真普选的“占中”被抓捕99天,失去人身自由,并遭受酷刑,造成身体及精神损害等。余文生在1月18日中共十九大二中全会开幕的当天,发表修宪公民建议书,提出删除宪法序言,建议国家主席由差额选举产生,取消军委主席及军委制度等等。

余文生1月19日就被警方强制带走。1月20日凌晨被以涉嫌妨害公务刑事拘留于北京石景山看守所。1月23日,澎湃新闻以《北京警方:一男子暴力袭警致两民警受伤,涉妨害公务罪被刑拘》为题报导了余文生所谓“袭警”并被刑拘的情况,但是由于视频将事件发生顺序前后颠倒剪接等,遭到律师和外界的普遍质疑。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