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24 2018年8月18日 星期六

余文生案或移交异地 其妻被警方要求保持低调


2018年1月19日清晨,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公开提出修宪建议一天后遭便衣警察强行带走。(警方执法记录视频截图)

中共19届二中全会宣布即将修宪后,以公民身份向中共高层提出修宪建议的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1月19日被便衣警察以妨碍公务为由带走,至今已有一周,家属聘请的辩护律师未被允许会见,余文生妻子前往看守所存钱也被拒绝。官媒发布的余文生被指袭警的视频被质疑篡改造假后,警方要求家属保持低调,遭到驳斥。

余文生案或移交异地 其妻被警方要求保持低调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6:51 0:00

余文生被带走并被抄家及搜查办公室后,其妻许艳多次通过国际媒体和社交媒体发声,呼吁社会关注。周五下午,许艳被叫至派出所谈话,警察要求她低调处理余文生案件,否则对她不利。据许艳介绍,谈话过程中,她向警察询问余文生的下落及其近况,但未获警察答复,警察只告诉她“几天会有答复”。

许艳称,警察来到余文生家及办公室向她晃了一下搜查证,但没有交出该搜查证,带走了余文生的笔记本电脑、U盘等物品,并且没有提供相关文书。

许艳说:“到现在没有结果,然后投诉控告什么的。今天派出所给我打电话让我到派出所一趟。然后以为他会给我一份看管余文生的材料吧,就是文书吧。可是到了(派出所)不是给我文书,而是谈话。就是因为我作为妻子为余文生维权嘛,他跟我谈话的目的,我个人认为还是让我低调。这些话对我构成了威胁和恐吓。但是你威胁恐吓,最基本的我为我老公维权,也会去做。因为为他存钱,请辩护律师也是我最基本的权利。也是保障余文生基本权利的法律方式。我不会放弃这两点。”

余文生的律师黄汉中表示,由于石景山看守所称该案与石景山分局是厉害关系,目前正在移交其他单位办理,无法会见。黄汉中认为,如仅是涉嫌妨害公务,会见不需办案单位批准,看守所以案件管辖权变更为由不让律师会见是滥用职权。

为余文生辩护的另一位律师卢廷阁对美国之音表示,作为辩护律师,他此时不便多谈余文生的案子,但可以证实家属多方奔走却至今无法确认余文生关在何处,律师也未能获准会见余文生。

记者多次拨打石景山区看守所所长孟彬的手机,均显示对方拒绝接听,稍后再次致电则提示该手机关机。

1月23日,澎湃新闻网署名记者“庄岸”的文章指,北京男子余某某“暴力袭警”,“先后打伤、咬伤两名民警”。文中配有视频。文章指,公安对涉嫌寻衅滋事的余某某进行传唤,而余某某拒不配合,两名被袭击民警已构成轻微伤。文章还称,“余某某还涉嫌其他违法犯罪活动”。

有网友认出视频中男子即为余文生。网友指出,这段视频有加工剪辑痕迹,视频右下角显示的数字表明视频由两部执法记录仪拍摄,显示的时间不连贯,而且出现顺序颠倒的现象。

不久前被判刑八年的人权活动人士吴淦曾以目击者提供的原始视频指出黑龙江访民徐纯合被袭警的官媒视频有明显删改和前后顺序颠倒的痕迹。28年前的64事件发生后,官媒播放的“平暴”视频也被质疑经过加工时空错置。

许艳指,19日早上余文生下楼送孩子上学,有1辆特警车,2辆警车,1辆大客车,约十几人,将余文生带走。

1月18日,余文生发表公开信,对于中共修宪提出若干建议,其中包括通过民主投票选举国家领导人,和军队国家化等。

总部位于上海的澎湃新闻多次刊登有关709系列案件的报道,记者署名均为“庄岸”。

美国之音记者星期五致电澎湃新闻,要求联系“庄岸”,对方称此人不存在。记者提出询问该报道的责任编辑陈雷柱,希望核实这篇报道,截止发稿未获对方回复。

石景山区国保队长陆凯据称遭到余文生“袭击”,记者周五致电陆凯询问伤情,陆凯仅回答“去问律师吧”就将电话挂断。记者再拨回去,对方没有接听。

北京律师程海发文要求石景山公安分局公开抓捕余文生的完整视频,并且建议投诉、控告澎湃新闻及石景山公安分局造假,要求新闻出版部门查处澎湃新闻及记者“庄岸”违反新闻真实性、公正性的要求和纪律。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其他中国领导人多次强调要让中国民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对美国之音表示,在余文生的案子和遭遇中,她完全没有感受到公平正义。

许艳说:“从我个案来说,我没感受到公平正义。因为我得到的信息是余文生(涉嫌)妨害公务罪。这是属于可以会见的罪名。会见权就没有得到保障。然后,从我家属来说,我去看守所给他存钱,要保障他基本的生活问题,我存钱的权利也被剥夺了,限制了,所以这个也是没有得到保障。公平和正义在余文生的案子中就没有显示。”

维权律师余文生曾因支持香港占中被拘押99天,本月余文生向北京大兴区检察院就拘押期间遭受的酷刑申请国家赔偿。2017年6月,余文生在原律师事务所解聘后,没有其他律所聘用。此后,余文生申请成立个人所,北京市司法局以“发表反对党的领导、攻击我国社会主义法治的言论”为由,拒绝其申请。

余文生在中共十九大期间发表公开信要求罢免习近平、本月以公民身份再次发表文章对此次即将进行的修宪提出建议。此外,余文生也一直致力于帮助709案的受害者,被捕前他坦言律师证被当局注销系当局“打压报复”。

最近广东的隋牧青、山东的祝圣武等多名律师被中国当局以行政手段吊销或注销律师证,被认为是709大规模打击律师行动的延续。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