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48 2018年12月13日 星期四

传黄琦狱中病重 老母盼国际社会援救


黄琦母亲期盼国际社会救援黄琦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5:44 0:00

黄琦母亲期盼国际社会救援黄琦

中国著名人权活动人士、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 2016年11月28日被四川警方带走,后被以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批捕,日前又被追加“泄露国家秘密”罪名,目前仍在四川绵阳看守所关押 。黄琦的律师李静林10月8日会见黄琦后透露,身患多种疾病的黄琦当时脸部和身上仍然浮肿,血压高达150至190之间。 黄琦85岁高龄的母亲蒲文清日前从四川老家到北京求救,期盼国际社会敦促中共当局以人道理由允许黄琦保外就医, 让病重的儿子和年迈的母亲见上一面。下面是蒲文清女士通过美国之音向各界发出的呼吁。

蒲文清:9月17日,到四川省中级人民法院去找周冬青法官,我说,要求黄琦保外就医,黄琦病情重。周法官说,黄琦的病情再重也不能保外就医,因为他的刑期很长,十年以上。

我想,黄琦的病患绝症,病情非常严重,能拖到十年吗?我的年龄又是85岁,年老多病,我能活多久呢?这样一看来,我儿黄琦含冤死在狱中,我会死在外面。但是,我现在的想法是在我有生之年,我盼啊,我天天盼,就是有一天有一时能够见我儿子一面,我死也瞑目。

所以说我是这样想的:我想求求国际社会、国际人权组织、各国媒体、欧盟组织、海内外的朋友、各界人士,能够敦促中国放我儿子回家治病,和我见一面,我死也不瞑目,我求求大家。因为当局对我儿子是故意制作冤案,是陷害他,我儿子没有罪,我儿子只是为老百姓,无钱、无权的弱势群体建立一个平台,为他们申述他们的冤屈,没有做任何危害国家安全的事。

所以我儿子是含冤,在狱中受虐待,受毒打,不进行治疗,我儿子是活不了多久的。我活不了多久,我想在他死去的时候,在我去世的时候,能够见一面。我天天盼,时时盼,求求大家,敦促中国释放我儿子出来治病,我就是这样想的。

现在怎么办?估计这个月底他们就要开庭了,开庭就要断我儿子判十年以上。真是在中国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跟中央写信,跟四川省写信,跟绵阳市写信,如泥牛入海,没有盼头,我只有求求国际社会,求求国际人权组织,求求欧盟组织,求求海内外人士,海内外媒体帮帮我儿子,救救我儿子一条命。

我儿子入狱快两年了,我没见过一次。律师能见,律师见,但是都很困难的。他们找这样那样的理由去见。最近律师去见(他)全身浮肿酸痛,被他们打以后整夜疼痛不能入睡。尿酸检查,肌酐值检查升到最高值,超正常高值一倍,血压升高到190,肾功能衰竭,血压已进入四期了,官方又不同意他出来治疗,他唯一的办法,肾功能衰竭唯一的办法就是要透析,再不透析,黄琦很快就要结束生命了。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很快黄琦就要结束生命了。加上他们在监狱里虐待他,检察官打他,同室的囚人打他、折磨他,尽量的为难他,撕他的被子等等,他过的是非人的生活,受不了了,加上病重,这样折磨、殴打,很快就会死去,我担心见不到他了。

我盼啊盼见到他一眼吧。关了二十一个月快两年了。真是没有办法,飞不出高墙啊,我儿子啊。

(根据视频录音整理)

(美国之音进行一系列采访,反映有关美中关系及美国政策的负责任的讨论和观点。被采访人所发表的评论并不代表美国之音的立场。)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