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3 2018年9月20日 星期四

高瑜:爬到哪儿都被中国维稳蜘蛛网粘着


中国工人在安装监视摄像头(资料照片)

中国大陆的六四维稳告一段落。不过,这次维稳将持续到上合组织领导人峰会结束之后。知名中国异议人士高瑜和胡佳介绍了被旅游的一些经历,说她(他)们时时都被维稳蜘蛛网粘着。

高瑜:爬到哪儿都被中国维稳蜘蛛网粘着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5:04 0:00

维稳期延长

往年中国六四维稳特别行动六四过后结束,以旅游等形式被送往外地的异议人士陆续返回原所在地。不过今年的维稳期,因为上合组织领导人峰会在即,将被延续到10号以后。

星期四(6月7日),知名中国维权人士胡佳被旅游后从秦皇岛返回北京,他对美国之音说:“6月5日晚上回到北京,但是现在的管控状态要持续到6月10号,因为有一个上合峰会在青岛举行。这是全国一盘棋嘛,重点维稳的人,处在他们随时的监控之中。回到北京,他们也是什么事情都跟着,我只能去医院和父母的家。”

中国官媒新华社报道,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峰会6月9日至10日在山东省青岛举行。

胡佳:如影随形

“被旅游”是一种什么体验?胡佳说,经费完全出自充足的政府维稳资金。我的行动完全受控。他曾被安排在秦皇岛海边的外交人员酒店,并在那里碰见过维权律师浦志强,今年则没有看见他。胡佳说:“今年显然为了防止我在北戴河海边搞海祭,无论是纪念刘晓波,还是纪念六四。所以根本就没有让我在海边住,而是到秦皇岛市中心,原来秦皇岛市委和市政府边上,一个叫半岛四季的酒店。在那里,不管你走到那里,身边都有两个人随时跟着你,防止你在秦皇岛见到记者。”

高瑜:被蜘蛛网粘着

2018年六四期间,中国异议人士高瑜照例被旅游,日前也回到北京。她对美国之音说:“仨人跟着我,我们四个人一块出去的。那三个人,有国保、有警察,还有司法部门的人。前后七天。(记者:全是政府买单)那自然啦,我这怎么买啊?它要是那样,我不去了。”

中国异议人士高瑜
中国异议人士高瑜

高瑜说,出去后,行动踪迹不得外泄。以至于有外媒开始报道,“高瑜下落不明”。高瑜的陪同人员很紧张,生怕行动真的外泄,为此不得不关闭手机。高瑜很无奈,拒绝关闭手机。她感慨地对美国之音说:“我觉得,地方国安和公安,对谁都监控。反正中国现在就是天罗地网。我就有这个感觉。中国没有办法,人就跟进了蜘蛛网是的,你爬到哪儿,都是给沾上的。”

有限自由

有网友在美国之音留言,胡佳等既然没有自由,为什么还能打电话、上网、接受外媒采访?对此,胡佳说:“首先,我的言论平台,一个就是国际主流媒体打电话,然后我能发表评论。要不我用自媒体,比如推特这种形式。因为在国内,我完全注册不了微博,我微信发不出朋友圈,话语空间受到严格限制。整个六四期间上网非常困难。有时VPN 调整十几个,二十几个,服务器就是上不去。它的封堵就限制了你的言论。就打电话而言,这期间有人给我打电话,是打不通的,显示的是没有接的状态,或者,‘你呼叫的号码是空号’。”

胡佳说,当局没有夺走他手机。可能还是因为有一个“度”。夺走他的手机,他就彻底失踪了,成为绝对化的“非法拘禁”。他还补充说,并非外媒每次都能打通他的电话。总之, 中国似乎以此向外表明,习近平治下,有言论空间, 尊重言论自由。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