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52 2017年9月20日 星期三

众议院情报委主席通报总统监视报告 前所未有


国会众议员、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努涅斯与美国总统川普会晤后,离开白宫(2017年3月22日)

俄罗斯是否影响了2016年的美国大选以及俄方与川普的竞选团队是否有联系已经是一个两极化且充满争议的问题,而美国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做出的前所未有之举,给这一问题增添了更多的政治色彩。

国会众议员、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努涅斯说,“我看到的让我觉得不安,也应该会让总统觉得困扰。”

让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感到不安的是:川普过渡团队的官员、可能也包括新上任的总统本人的通讯内容都在美国情报机构合法的监控之内。

努涅斯走出了极为不寻常的一步,亲自将有关情况告知了川普总统。

国会众议员、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努涅斯说,“总统本人和其他过渡团队成员都明确地出现在情报报告中,报告最终将送交白宫及所有相关机构。”

努涅斯表示,这些通讯信息与针对俄罗斯是否影响2016年大选或者俄罗斯是否与川普竞选团队成员有关联所进行的调查无关。尽管情报机构是合法监视,但努涅斯担心情报机构官员会不恰当地处理有关身份和通讯内容的信息。

两天之前,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透露确有针对俄罗斯与川普竞选是否存在关联而进行的调查,并且反驳了川普在推特上发出的有关其前任奥巴马在去年大选期间窃听川普大厦的指称。

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说,“我没有获得支持那些推文的信息。我们已在联邦调查局内进行了仔细的调查。”

努涅斯说,川普在推文中所说有可能是正确的。川普曾被问及是否觉得他的说法会被证实。

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说,“我感觉会。我必须要告诉你,我有这种感觉。事实是他们找到了要找的东西,我非常欣慰。”

努涅斯的举动让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中高层的民主党籍成员对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产生“严重质疑”。

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成员亚当•席夫说,“主席要明确自己的身份,他究竟是负责对包括有关川普竞选与俄罗斯人存在潜在关联这一指称进行独立调查的委员会主席,还是要当白宫的代理人。”

此外还出现了其它担忧,其中包括情报部门将如何处理那些 “偶然获得”的信息,也就是没有获得明确授权而搜集到的信息。圣母大学专家迈克尔•德什通过Skype对美国之音说:

“《外国情报监视法》第702款有关情报搜集流程的规定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胡佛吸尘器,将大量材料吸入其中,包括涉及美国公民的材料。我不知道国家安全局的有关程序是否非常有效。”

努涅斯没有表示他如何获得了情报报告,他期望在周五前能有更多报告。有关此事的所有来龙去脉将在情报委员会下周一举行的听证会上揭晓。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