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29 201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回顾美国持续数十年的禁毒战争


美国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阿片及处方药服用过量的致命危局。在这场药物危机到来的近50年前,美国政府宣布打响“毒品战争”。美国之音记者西姆金斯重新审视了这场毒品战争并带来专家的看法。专家们认为,过去所犯的错误不能在这场针对阿片滥用的新战争中再犯。

理查德·尼克松在1971年宣布美国打响了“毒品战争”。

尼克松总统:“为了打败这个敌人,我们必须发动新一轮的全面进攻。”

自那以来,每一任总统都会继续这场战争。

里根总统:“毒品正在威胁我们的社会。它们正在挑战我们的价值观,杀死我们的孩子。”

川普总统目前正在以一种不同的方式向毒品开战,这是一个信号,反映了这场战争是多么艰难。

美国总统川普:“自1999年以来,阿片服用过量致死的案例增加了近四倍。我们要向药物成瘾开战,对抗阿片的滥用。”

数十年来,政界领导人扩大了联邦药物管控机关的规模和权力。

药物治疗和预防专家贝基·沃恩:“禁毒战争很大程度上是针对供给侧:我们如何阻止毒品进入这个国家?我们如何避免这个东西?我们的想法是,如果人们得不到毒品,他们就不会服用。”

数十亿美元被投入到墨西哥和南美的军事行动中,打击贩毒集团、贩毒者和走私者。他们把可卡因、海洛因以及其他毒品卖到美国,获得上亿美元的利润。

美国广播公司记者:“美国警方最近揭露了一起可卡因走私案,这是迈阿密发生的此类案件中规模最大的之一。”

里根总统: “我们寻求对国民心态进行重大改变,这将最终把毒品和客户分开。”

那是一场有选择性的战斗。当中情局偷偷资助尼加拉瓜的反政府叛乱分子时,这些反政府分子正向美国走私数千磅的可卡因。

这部分流入的毒品引发了新的成瘾问题,比如吸食更易上瘾的可卡因类型——“快克“ (Crack一种浓缩的强效可卡因)”

美国缉毒运动“你吸毒时的大脑”:“这是你的大脑。这是你吸毒时的大脑。有问题吗?”

但是像这种广告以及对毒品“说不”的活动,对于那些已经成瘾的人没什么帮助。治疗的选项也有限。

药物治疗和预防专家贝基·沃恩:“当我们谈论这个国家的(毒品)流行和危机时,我们通常是以死亡的视角来探讨。”

政府将重点放在强制性处罚上,而监狱成为瘾君子的必经之路。

美国医学会的帕特里斯·哈里斯:“二三十年前,我们单纯的使用执法的方式,逮捕那些滥用毒品的人,而不是提供治疗。”

2009年,政府表示美国有超过130万人因违规用药被捕,其中25万已经在狱中服刑。他们当中超过一半是黑人或拉丁美裔,这场“战争”涉及到种族因素。

杰里·科恩法官:“强效可卡因的问题主要存在于非裔美国人社区,我们曾试图通过监禁来解决。而海洛因的流行正在更多的影响年轻的高加索人,这可能是我们试图通过治疗来解决问题的原因。”

佛罗里达州布劳沃德郡警长大卫·沙夫:“我认为没有人会质疑我们尚未赢得毒品战争这个事实。”

到了40年后的2011年,在我们已经投入了数万亿美元之后,全球毒品政策委员会宣布禁毒战争失败。这并非因为资金不够。据毒品政策联盟估计,禁毒战争花费了美国1万多亿美元。

从政客——

奥巴马总统:“我们需要一种着重预防和治疗的方式,一种能够减少我国药物使用量的公共医疗模式。”

到执法者——

佛罗里达州布劳沃德郡警长大卫·沙夫:“我们理解像干预、预防和教育这种方式与禁毒的努力一样重要。”

“你认识她吗?这是你的姐姐吗?我的天啊。”

现在一种新的言论正在显现。公共观点正在从刑事定罪转向以公共医疗危机的角度来看待阿片滥用危机。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