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27 2017年8月23日 星期三

中国进一步控制虚拟专用网络系统


中国北京的一家网吧电脑显示屏上有警方发布的监察信息(资料照片)

中国政府尽管先前一再否认,但实际上已强化对互联网的控制。历时14个月的全国打击行动已完成过半,加大了对网民无监督入网的管理,其中包括通过虚拟专用网入网的网民。

虚拟专用网络系统是帮助绕过所谓长城防火墙的第三方服务项目,长城防火墙是政府安装的审查系统,用于过滤中外服务器间的往来信息,阻断被禁止的网站,例如谷歌、推特以及包括美国之音在内的数十个国际媒体。

网站GREATFIRE.ORG 的共同创办人查理·史密斯在答复美国之音电邮中说:“有的地方服务已经被下线,有的虚拟专用网络应用软件已不再工作,当局还将矛头对准特定的虚拟专用网络供应商”。

这个反对新闻审查的组织早先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阻断了全球1000家顶尖网站中的135家。

打击虚拟专用网络

工信部今年一月宣布要清理未经审查的虚拟专用网络。自那以后当局据报道已经要求中国三大电信公司,即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在2月1日前关闭所谓非法网络。

在全国20多个城市经营的广州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据说已收到当局指示,上星期二开始阻断这种服务。

不过,工信部7月12日否认发出这样的通知,指责外国媒体报道假新闻。

当地媒体报道,工信部重申:“新规定针对的是,未获得虚拟专用网络使用许可证的企业和个人。对于那些需要进入境外网络的外贸企业和跨国公司,他们可以从得到授权的运营商那里租用虚拟专用网络系统”。

负面影响

不过,这项紧缩措施引发网上用户、在华外企以及中国顶尖学术和研究部门的担忧和尖锐批评。

虽然有些人觉得政府批准的供应商可以接受,但其他用户表示,他们不可能借助这样的供应商,绕过政府的防火墙。

北京外国语大学前新闻学教授乔木说,上个月他已经不能免费使用虚拟专用网络系统,他所使用的两个付费虚拟专用网络服务中的一个已经无法使用。

乔木猜测,最近的收紧措施与六月份执行中国的网络安全法有关,与外逃富商郭文贵推特帖文的流量增加有关,或者与即将召开的十九大党代会有关。

习近平政府长期以来推行“网络空间主权”理念,也就是,对中国自己的数字空间进行控制。

总的来讲,乔木认为,政府窒息互联网自由的长期趋势违反基本人权。

乔木说:“获取资讯和通讯是每一个人的基本人权。有的研究人员或者知识分子可能认为,对他们获取资讯的限制,不应像对待普通人一样。不过,这是一种歧视行为,是不对的“。

猫抓老鼠的游戏

乔木还说,北京在这场猫抓老鼠的游戏中不可能赢,因为中国对专用卫星电视小耳朵的控制的先例已经证明这一点。

不过,GREATFIRE.ORG的史密斯并不那么乐观。

史密斯说:”现在是猫抓老鼠的游戏,以后等猫累了,决定吃老鼠的时候就不是游戏了。眼下我已经能够听到习近平大肚子的咕咕叫声“。

乔木说,禁绝的目的是巩固习近平的权力,不过国家将冒人才流失的风险,这将伤害中国知识分子的创造性和未来技术与国际贸易的发展。

设在美国的非赢利民主人权团体“自由之家”将中国称为是“世界上践踏互联网自由最严重的国家”。

网上抱怨

对中国政府践踏互联网自由进行抱怨的同时,许多网上用户转向社交媒体寻求帮助。

在中国类似推特的微博平台上,一位用户询问进入虚拟专用网络系统的方法,因为他连不上经常使用的虚拟专用网络。

有人回应说:“我在这里告诉你,那些虚拟专用网络就将停止工作了,”另外一个人开玩笑说:”你想让我们的虚拟专用网络系统被查封吗?“

还有用户将中国的禁令同俄罗斯的禁令相提并论,俄罗斯议会上星期五通过的法案,以担心极端主义资料传播为由,禁止虚拟专用网络等代理服务。

一位微博用户说:”中国和老大哥已经联手“。另一位用户说:”除了俄罗斯,想想朝鲜,我突然觉得又不那么悲伤了。”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