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07 2018年8月19日 星期日

国际机构何以批准日本命名海底地形冷落中国


日本海上保安厅发放说明国际海道测量组织IHO批准的日本命名34个海底地形位置,主要在东经125至130度、北纬19至24度之间

中日围绕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的主权纠纷上周又起,使得两国近年为了海洋权益的争夺战再次引起国际社会关注,包括两周前国际海洋机构批准日本申请的34个冲绳列岛以南的海底地形命名、冷落中国申请的命名。

上周中国一艘潜艇和巡防舰出没东中国海日中两国有主权争议的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海域的毗邻区,引起日本再三抗议中国单方面提升紧张局势后,英国《金融时报》本周一(1月15日)以“中日展开水下命名战”为题,报道日本最近在负责绘制海图的多边机构-国际海道测量组织(IHO)赢得34项命名申请,多于中国,令最近“中日之间水下紧张关系再‘浮出水面’”。这是继香港《南华早报》等上周报道以来,又一国际主流报纸再从中日海上船舰对峙到海底命名战役来描述中日越演越烈的海洋政治。

命名政治化

IHO旗下的地理实体命名分委会(SCUFN)经过去年10月在意大利开会审议各国共提交的126个海底地形命名申请,今年1月4日宣布结果,其中批准了34个日本的申请,把位于大部分属于日本经济海域内和少数经济海域外、靠近西太平洋的34个海底地形按日本已故文豪、诗人姓名等命名,包括“漱石海脊”(夏目漱石)、“龙之介海山”(芥川龙之介)、“大神海脊”(冲绳宫古群岛的大神岛)等,其中“芭蕉海山”(松尾芭蕉)、“晶子海山”(与谢野晶子)等加上2014年已获命名的“康成海山”(川端康成)等共10个海底地形,更构成了国际承认的“文豪海山地形群”。

日本海上保安厅1月5日传达批准日本命名时称:“这些海底地形名称已被IHO和IOC(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政府间海洋学委员会)刊载,为世界周知”,并加注附属说明:“SCUFN是世界海底地形命名标准的学术委员会,领海外海底地形谁都能向该委员会提出申请,我国是海保厅委托有识之士组成‘有关海底地形名称研究会’经过研究提出的。”

2016年起日本先后提出的申请共97个,中国先后提出共91个,包括双方申请重叠的海底地形在内,占这次命名总数的7成。

中国《人民日报》海外版1月6日以题为“日本用文豪姓名加快海底命名日媒叫嚣为对抗中国”,报道日本《读卖新闻》称此次命名是日本为了对抗中国。

参与的深度

SCUFN是IHO和IOC(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的政府间海洋学委员会)1987年联合设立、1993年启动的机构,目的是推进国际统一海底地形名称。但1970年成立的IHO是经过1919年法国发起多国制定统一的海洋名称等标准组织前身,经过1921年成立的国际海道测量局(International Hydrographic Bureau)等演变,事实上已存在于摩纳哥近百年。

日本从1919年起就已参与IHO前身,二战至战败后一度中断,1957年恢复国际海道测量局成员身份并延续到IHO。SCUFN成立时,日本也已是主要成员国之一,政府对口部门是日本海上保安厅,还有个半官方的民间组织-财团法人日本水路协会从事研究、调查等。

日本建议、申请海洋事务、海底地形等规范、命名由来已久,日本水路协会发行的刊物还说明日本独立制作国际通用的海图已超过130年,甚至对主要制作海图的日本与英国,各国船长们更泛用日本制作的海图,“因为用铅笔画过后,日本海图纸张更经得起橡皮擦。”

近代随着亚洲崛起,亚洲各国加入各种国际机构并提出涉及政治的见解。较著名的包括韩国1992年起反对日本海称呼是“普及日本扩张主义和殖民地认识的结果”,1997年韩国在IHO倡议改称“日本海”为“东海”,2002年要求两称呼并用,2012年都被否决。

中日命名战

包括IHO、SCUFN在内的国际各种海洋机构本来不含政治目的,批准命名申请只意味着发现和学术利用权,并不等同拥有主权。但近年韩国伴随日本海的独岛(日本称竹岛)主权纠纷,把称呼政治化,令SCUFN增加“不接受含政治性申请”的规定。

中日韩领土纷争升级都波及到国际海洋机构,日本较典型的动作是2005年建设东京以南1750公里外的太平洋冲之鸟岛(中国称冲之鸟礁),把原来约9平方米的礁岩通过建设扩大面积,以便作为岛就可照国际海洋法规定拥有周边半径200海里经济海域,并在2008年向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申请冲之鸟岛是日本延伸的大陆架上岛屿,2012年被多数反对票否决,不过日本认为该委员会的说明存在暧昧成分。

中国、台湾、韩国都指冲之鸟礁只是日本一块突出海面的礁岩,不能拥有周边经济海域。但中国在南中国海填海造岛被认为是仿效日本建设冲之鸟岛,中国目前主要不提这一争议。

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主任研究员小谷哲男指出,按照2016年国际海洋法庭判决中国人造岛非岛定义的标准,日本主张的一些岛屿也不是岛。

他说:“按照判决严格的‘独自经济生活’标准,冲之鸟岛和更近西太平洋的日本南鸟岛等都不是岛,都不能作为经济海域的基点。”他预测这些日本岛屿将是继尖阁诸岛后中日未来包括南中国海问题在内的纠纷。

受冷落原因

中国致力争夺的是有主权争议海域,但中国不但调查研究海底地形比日本晚,而且加入SCUFN也在2011年。只是中国加入后突出存在感,2012年起中国在新西兰召开的SCUFN会议上针对日本政府5个月前申请冲绳宫古群岛东南450公里外的5个海底地形命名,最终中国申请的“日潭海丘”、“月潭海脊”、“日升平顶海山”被SCUFN获批准,其余两个是日本申请命名的“康成海山”、“白秋海山”(诗人北原白秋)。2013年、2015年中日针对彼此申请东中国海、南中国海、西太平洋的海底地形命名继续激烈竞争。

2016年8月中国申请50个命名,34个SCUFN不受理,直接理由是中国申请的海底地形命名大部分在日本经济海域附近、日本向联合国申请延长的大陆架附近、冲之鸟岛附近和在中国与菲律宾、越南争执主权的斯普拉特利群岛附近,可能发展成主权纷争的地形命名。

但日本还广泛相信,当时不受理和这次冷落中国申请的命名,都折射出2016年7月,海牙国际海洋法庭判决中国主张的南中国海主权无效、中国反驳判决是“废纸一张”的因果关系。

此外,《读卖新闻》报道说,由于中日申请的海底地形重复部分多,SCUFN要求两国提出回避调查冲突、防止事故的计划书,以便事前按常规在两国之间作协调,但中国最终手续不备,这也是后来被SCUFN冷落的另一个直接原因。

这次命名既与主权无关,日本34个海底地形命名范围也不含冲之鸟岛(礁)的位置。大部分日本主流传媒至今没报道这次命名消息,《读卖新闻》报道中并没“叫嚣对抗”,倒冷静指出日本2012年申请时也曾被中国申请的命名取代。

但《读卖新闻》和《产经新闻》报道中都很关注中国申请日本经济海域附近公海海底地形命名的政治意图,呼吁日本政府要警惕中国从军事上、法律上、政治上利用所有舞台否定既存的国际秩序,把中国独自主张的海洋权益正当化。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