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01 2017年9月20日 星期三

专访脱北高官(1):对朝制裁撼动金氏政权


白盛元专访脱北高官李正浩(右)

一名“脱北”高官对美国之音说,目前加强对朝经济制裁正在搅动那个穷困的国家,如果继续下去,或能动摇金正恩政权。

李正浩(Ri Jong Ho)在2014年“脱北”后的首次公开采访中说:“经济制裁如果继续下去将能动摇朝鲜政权,为市场活动带来更多机会,引起各种腐败和不安定。政府失去控制将直接打击以领导人为核心的体制的基础。”

他是在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本周与韩国总统文在寅会晤前夕发表的上述评论。美韩两国领导人预计将关注金氏政权及其核野心所构成的共同威胁。

李正浩曾经是朝鲜劳动党中央机构的一名高官,负责朝鲜生产和贸易事务长达30年,为金氏政权赚取维持其政权极为重要的外汇。他脱北前最后的岗位在中国大连,职务是朝鲜大兴贸易公司(Korea Daehung Trading Corporation)驻大连贸易代表。这个企业由朝鲜政府秘密机构39号办公室操控。美国财政部说,39号办公室参与“非法经济活动,为领导层管理小金库和赚取资金”。

对于朝鲜在1990年代中期遭受严重饥荒以及随之而来的金融危机之时朝鲜领导人是如何让政权维持下去的,李正浩有着第一手的观察。他说,当平壤面临“巨大压力”时,朝鲜会变得”更加挑衅”,并把重点都放在武器开发上。

在国际社会扩大对朝制裁的当下,这有可能正是朝鲜的情况。国际制裁针对的是支持平壤武器项目的金融网络。

但是,金正恩似乎正在加速进行他的武器项目。自2016年年初以来,朝鲜已经进行了一次核试验和一系列导弹试射。朝鲜没有掩饰想要开发能够携带核弹头并打击到美国大陆的洲际导弹的意图,但是李正浩说,平壤将韩国视为其核打击计划的首要目标。

重要矿物出口

李正浩说,目前限制朝鲜贸易活动的国际制裁正在摧毁严重依赖矿物出口的朝鲜经济。

李正浩说,煤炭和铁矿石等矿产占到朝鲜出口的45%以上,每年的出口额达30亿美元。李正浩说,由于担心经济过于依赖一个部门,平壤将无烟煤的年出口量限制在500万吨以内。但是,这个规定很快就不再执行,到2013年,朝鲜无烟煤的出口是限额的两倍,2016年,是限额的四倍,以便为朝鲜赚取更多所需资金。

李正浩说:”这明显表明,朝鲜是多么缺乏硬通货。朝鲜矿物贸易的中断,不仅会对朝鲜人民,也会对领导层产生重大影响,这是无法避免的。”

李正浩说,在2014年初金正恩处决其姑父张成泽之后朝鲜暂停出口煤炭三个月就是一个例子。他解释说,煤炭出口中断不仅重创朝鲜的采矿行业,也打击了朝鲜经济的各个部门,包括平壤当地市场的小企业。

当被问及有关朝鲜油价最近持续飙升的报道时,李正浩说:“很大的可能是,制裁可能导致朝鲜无法从中国进口汽油。”

他说,朝鲜每年从俄罗斯进口20万到30万吨柴油。二十多年来,新加坡的公司起到两国间的桥梁作用。

李正浩说:“我们先和新加坡公司达成协议,然后由新加坡公司与俄罗斯油企签署另一份合同。”

他说,通过让很受尊敬或者评级很高的新加坡中间人来跟俄罗斯公司做生意,朝鲜甚至不需要先付任何钱就能拿到油。李正浩在1997年到2005年之间深深卷入了运送俄罗斯石油的活动。他说,由于朝鲜油轮还在继续来往,平壤和新加坡公司之间的交易很可能还在继续。

李正浩说,俄罗斯不是唯一向平壤提供石油的国家。北京通过油轮每年向朝鲜出口大约5万到10万吨的汽油。他说,朝鲜有大约10艘到12艘载重量达3千吨的油轮出入俄罗斯和中国港口,此外,中国还通过输油管道向朝鲜提供大约50万吨原油,所有这些都流向金氏政权的庞大军队,而且是免费的。

李正浩说:“如果美国政府开始打击平壤的石油进口,朝鲜政权不可避免地会受到重大损失。如果把从俄罗斯和中国驶向朝鲜的油轮全都停下来,就会切断朝鲜政权的生命线。”

华盛顿正敦促中国更多参与。川普认为北京的影响力是解决朝鲜核威胁的关键。在上星期的美中安全会谈上,蒂勒森国务卿说,两国重申全面落实联合国安理会所有的相关决议。

朝鲜事务分析人士同意川普政府认为的北京的作用是关键的看法,不过,很对人对中国愿意通过制裁朝鲜来遏制平壤敌对做法的公开表态持怀疑态度。

前美国财政部官员、保卫民主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安东尼•鲁杰罗是使用针对性的金融制裁措施的专家。他星期一对美国之音韩语组说:“针对朝鲜矿物出口或者原油进口的制裁本可能对改变金氏政权的做法产生影响,可是没有证据表明,北京真正限制或禁止向朝鲜进口矿物或出口原油。事实上,证据恰恰相反。”

李正浩也持同样看法。他说:“我不认为中国政府会继续跟美国保持一致立场并对朝鲜实施制裁,因为中国的战略目标跟美国的不一样。”

他说,虽然朝鲜威胁不断扩大,但北京完全知道,朝鲜政权垮台或者朝鲜半岛统一对自己没有什么好处。如果真的实现统一了,朝鲜半岛可能会倒向美国或韩国一边。

李正浩2014年叛逃到韩国,并在2016年抵达美国。他住在大华府地区,与妻子和两个孩子一起生活。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