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40 2017年9月20日 星期三

韩国新总统文在寅星期三到星期五访问美国,并与美国总统川普举行会谈。如何废除朝鲜核武和导弹项目将是两人会晤的重点议题之一。在两人会谈前,美国的一些前官员和专家建议,美国应该尝试与朝鲜进行直接对话,甚至尝试与朝鲜进行和平谈判。他们指出,仅凭制裁不能解决问题。他们还说,鉴于目前朝鲜研发的洲际导弹能力还无法击中美国,在这样的情况下,和谈的条件更容易偏向美国 。

文在寅访美前,美前官员呼吁政府与朝鲜直接对话

在朝核问题上, 韩国总统文在寅能否说服川普再给外交斡旋一次机会可能是他这次与川普会晤时外界关注的焦点。文在寅的立场与川普总统不太一样,他希望缓和与朝鲜的关系。他表示,他愿意与朝鲜直接对话,并提过与朝鲜进行经济合作。他甚至还说,可以同时与朝鲜进行无核化谈判以及达成和平条约正式结束朝鲜战争( 韩战)的谈判。

不过,在访美之前,文在寅则不断强调,在朝核问题上与美国坚定地站在一起,令人怀疑他以前的立场有变。

星期三(6月28日), 美国的一些前高级官员致函川普总统,呼吁川普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举行直接对话。

他们在信中写道:“加强制裁一定会给朝鲜带来更大的压力,但是,仅凭制裁并不能解决问题。 平壤已经向外界展示,即便是被孤立,他们也可以在导弹与核技术上取得进步。 如果没有外交努力来阻止他们的势头, 毋庸置疑,平壤会研发出可以威胁到美国的洲际核导弹。”

这些官员包括克林顿政府时期的国防部长威廉·佩里(William Perry),里根政府时期的国务卿乔治·舒尔茨(George Shultz)、前能源部长比尔·理查森(Bill Richardson)、前共和党参议员理查德·卢格(Richard Lugar)、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Los Alamos National Laboratory)前主任西格夫里·赫克(Siegfried S. Hecker)和克林顿政府时期负责与朝鲜谈判的 罗伯特·加卢奇(Robert L. Gallucci)。

佩里不久前在美国智库胡佛研究所的一场有关朝鲜问题的研讨会上说,朝鲜领导人有别于“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的领导人,他们有自己的政治逻辑和追求。核武器对于朝鲜当局主要价值在于这给予了他们安全的保障和与美国周旋的筹码。基于上述原因,美国可以与朝鲜对话。

朝鲜驻印度大使桂春英(Kye Chun Yong)6月21日接受印度电视新闻采访时表示,朝鲜准备随时与美国展开对话,前提是不带任何先决条件进行自由对话。但是美国一直要求朝鲜首先公开宣布取消试射导弹或者核武试验,然后再同意进行对话。

到目前为止,川普政府坚持加强对朝鲜的经济制裁,特别是通过中国之手的制裁。星期四,美国财政部宣布对跟朝鲜做生意的中国实体进行制裁,以期加大对中国的制裁,从而迫使中国进一步制裁朝鲜。另外,总统国家安全顾问H.R.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星期三说,川普总统已经下令国家安全小组制定解决朝鲜导弹和核武器威胁的预案,包括军事预案,以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

另有学者提议与朝鲜进行和平谈判

美国前驻欧盟大使詹姆斯·多宾斯(James Dobbins),他也是美国智库兰德公司的资深研究员。多宾斯最近在美国智库韩美研究所的一个有关朝鲜问题与美国国家安全的研讨会上说,美国可以考虑与朝鲜进行和平谈判。多宾斯曾经参与东德和西德的统一和谈,他认为,美国处理东西德问题的手法可以给朝鲜问题提供一个先例。

多宾斯不久前在《纽约时报》发表题目为《也许结束韩战能阻止新的战争?》的文章。 他在文章中说,鉴于目前解决朝鲜问题的几种办法都不奏效,(经济制裁不起作用,军事打击风险大,以朝鲜放弃核武器为前提的谈判也不成功)川普政府不妨考虑与朝鲜进行和平谈判,以真正结束67年前开始的朝鲜战争(又称韩战)。这样也许有助于朝鲜核问题的解决。

他解释说:“朝鲜发展核武器项目的主要目的是保护自己的政权不被颠覆,是为了避免卡扎菲放弃核武后的命运,避免萨达姆的命运。如果朝鲜要放弃核武器,他们需要从美国那里得到相当的保障,确保自己不会是政权更替的目标,不会受到得到美国支持的强大韩国的压力。他们的要求是符合逻辑的。如果你不结束67年前的战争的话,他们怎么能够放心?怎么能够不害怕我们?”

从技术上说,朝鲜战争到目前为止并没有真正结束, 因为当时只是签订的停战协议,而不是和平协议。朝鲜多年来一直主张开展以缔结和平条约为目的的谈判,希望美国承认朝鲜政权的合法性,但是,一直遭到美国的反对。

多宾斯说,这样的一个条约中必须包括以下几个内容:哪些国家参与和谈、朝鲜半岛的命运,两国还是一国、美国驻韩国部队的去向等。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朝核问题专家拉里·尼克什(Larry Niksch)指出,随着朝鲜核能力的进一步发展,在华盛顿决策圈和研究圈,抱持多宾斯这样观点的人越来越多。

“这对我来说, 这个提法并非是偶然。在这个观点提出之际,朝鲜表示自己在洲际弹道导弹的研发能力上取得新的进展, 可以消灭旧金山 。如果朝鲜的导弹能力、军事 能力进一步提高, 你就会发现主张与朝鲜进行和平谈判的声音更大,也会更多。”

他强调说,要进行和谈,川普政府必须很清楚地列出美国的要求。他说,一旦朝鲜的洲际导弹研发出来,那些主张和谈的声音就会要求政府按照朝鲜列出的条件进行谈判。

多宾斯和尼克什都认为,鉴于朝鲜不会同意以放弃核武器项目为和谈的条件,在和谈的同时,另外举行谈判,解决核项目问题。

多宾斯不是第一个提出用和平条约谈判来替代经济制裁和军事打击的人。纽约大学亚美法研究所所长,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亚洲研究兼任资深研究员孔杰荣(Jerome A. Cohen)、哈佛韩国研究中心特邀顾问爱德华•贝克(Edward J. Baker)今年二月也在英国《金融时报》上撰文,建议川普与朝鲜进行和谈。与朝鲜缔结和平条约从而正式结束朝鲜战争。

他们在文章中写道,“正如尼克松对中国、克林顿对越南所做的那样,近年来,美国在缓和与古巴、伊朗以及缅甸的紧张关系方面取得了进展。对于朝鲜这一更加亟待解决的问题,川普总统可以采取同样的举措。”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