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32 2020年5月26日 星期二

美俄核裁军条约明年失效 是否续约关键在中国


2011年2月时任国务卿克林顿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交换《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批准文本

美国与俄罗斯高级官员再次讨论在《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有效期明年结束后如何推进军控。美国核问题专家们说,除非核大国中国不再拒绝参与,美国不应与俄罗斯就未来新条约展开谈判。

2011年开始生效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是目前美俄之间唯一依然有效的战略核武协议。条约对双方核弹头的数量及其携带这些核弹头的导弹数量做出了限制。

这项条约的10年有效期在2021年2月结束。一些国会议员和防务专家担心,条约的失效会导致一场毫无约束的核武器竞赛,进而损害美国和世界的安全。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4月中旬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通话时谈到了《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即将过期,但明确表示未来任何的战略核武器谈判都必须包括中国。

蓬佩奥星期三再与拉夫罗夫通话,讨论下一步如何推进军控进程。

前特朗普政府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的弗莱兹(Fred Fleitz)(传统基金会2020年5月5日视频截图)
前特朗普政府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的弗莱兹(Fred Fleitz)(传统基金会2020年5月5日视频截图)

在华盛顿智库传统基金会星期二主办的一场讨论会上,曾经担任特朗普政府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的弗莱兹(Fred Fleitz)说,作为一个核大国,中国完全有义务参与未来任何战略核武器条约谈判。

弗莱兹:“中国认为核裁军只是美国与俄罗斯之间的事情,不想谈论自己庞大的核武库。我们不知道它拥有多少核武器,但我们知道他们对其核武库实施了现代化改进。”

前五角大楼和中央情报局战略安全专家克洛宁(Mathew Kroenig)(传统基金会2020年5月5日视频截图)
前五角大楼和中央情报局战略安全专家克洛宁(Mathew Kroenig)(传统基金会2020年5月5日视频截图)

曾经服务过五角大楼和中央情报局的战略安全学者克洛宁(Mathew Kroenig)说,从实施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角度看,任何核裁军协议不能不包括中国。

克洛宁:“国家安全战略与国家国防战略明确中国现在是美国的头号威胁,因此只跟俄罗斯就这类协议展开谈判是没有意义的。”

前美国国防部负责军控事物的副助理部长瑞贝卡·赫兹曼(Rebecca Hersman)
前美国国防部负责军控事物的副助理部长瑞贝卡·赫兹曼(Rebecca Hersman)

不过,曾经在奥巴马政府担任国防部负责军控事物副助理部长的瑞贝卡·赫兹曼女士(Rebecca Hersman)对美国之音说,美国不太可能说服中国加入美俄之间原有的军控框架,美国应该寻找其他途径谋求实现核裁军。

赫兹曼:“展望未来,我希望看到我们找到一个与中国进行军控或至少以取得战略稳定为目标的对话。这一点很重要。这个对话可以是包括俄罗斯在内的三边对话,也可以是美国与中国之间的双边对话。重要的是开始一个对话,而不要在这个过程中劫持其他相关的条约和进程。”

中国外交部1月表示,中方无意参加中美俄三边军控谈判,称美国作为世界上拥有最大和最先进核武库的国家,应切实履行其核裁军特殊责任。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