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1 2020年10月21日 星期三

餐馆关门无法打工维生 年轻人纽约追梦大不易


餐馆关门无法打工维生 年轻人纽约追梦大不易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3:39 0:00

餐馆关门无法打工维生 年轻人纽约追梦大不易

纽约市一向吸引有创意的人,包括那些傍晚乐于在餐馆端盘子赚钱付账单,好在白天能够跑去试镜并且有时间创作的人。但新冠病毒大流行迫使上千家纽约市的餐馆关门,这意味着纽约市的漂流群体无工可做。

在纽约市成千上万的餐馆服务员中,许多是胸怀大志的艺术家或演员,他们都在找可以支付账单的日间工作,他们跟随着像桑德拉·布洛克、珍妮弗·安妮斯顿这样出名的演艺人员,以及像玛当娜和玛丽亚·凯莉这样出名的歌手的足迹,但随着一千多家纽约市餐馆因新冠病毒被迫关闭,成千上万的工作机会就此消失。

滑稽演员和戏剧演员克里斯·洛克说:“我曾经在红龙虾餐馆工作,我是,呃,我为你服务过吗?好,那好,我是个洗碗工,我以前把盘子里的虾子刮进垃圾桶里,然后把洗碗机装满,那是我的正职!”

仁·里昂是一个音乐会推广人员,她说自从新冠病毒爆发以来,她注意到能工作的有才华的音乐艺人减少了,许多人已经永远离开纽约市,因为餐馆和夜总会关门了,无法雇用他们。

里昂说:“Lady Gaga的故事!如果Lady Gaga不曾在纽约的小俱乐部里表演,那我们就不会有Lady Gaga,我们难道不欢喜有她吗?布鲁斯·斯普林斯汀!我是说,为了成为艺术家,所有这些为我们的生活创造故事和唱片的艺术家,所有这些为了在纽约谋生而在餐馆业工作的艺术家,现在不得不做出不同的人生选择,离开纽约市。”

在大流行病之前,人们可能得在百老汇的星尘饭馆排队一小时,等到进入餐厅,服务员会唱歌招待顾客。

而今天,前星尘饭馆员工凯文·雷和尤莉娅·普罗希纳正在筹款支持他们的歌手服务员同事。

艾伦的星尘饭馆前女招待尤莉娅·普罗希纳说:“大约有两百多人,每个人现在都在设法为自己找一条出路,有些人正在创作自己的音乐或其它东西,有些人可能转到和音乐完全不同的方向,这有些伤感,我们这里本来有许多有才华的人。”

因为工作时间的灵活性,凯文可以谱曲并参加巡回演出,而在前途未卜的今天,他创作关于六英尺的歌曲,这是现在恶名昭彰的社交距离。

艾伦的星尘饭馆前服务员凯文·雷说:“你知道,这是每个人的生计,它让我们可以住在这座城市里,它让我们有机会表演,磨练我们的技巧,而且做的时候还很开心!”

艺术家雷切尔·贝瑞在纽约住了十五年,从事过许多不同工作,但只有在酒吧调酒让她有足够时间和精力来追求艺术。

贝瑞说:“打零工却可以赚取全时工资的灵活性,给了我创作的自由,可以从事任何其他我想在下班后做的事, 当你的生活基本需求陷于危险之中,你无法发挥创意,你无法表演,也无法写作。”

音乐会推广人员仁·里昂说:“我担心我们会失去一些东西,天知道我们能把它再找回来。”

根据美国劳工部的统计,大流行病之前,大约有二十七万人在纽约市的餐馆工作,今天,还不到七万人。尽管环境还在继续变化,负担得起在纽约市追求梦想的有才华的年轻人会越来越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