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47 2021年1月17日 星期日

助台打国际盃?美台经济对话“打开全面经济伙伴关系”


美台官员2020年11月20日在华盛顿与台北启动首届“美台经济繁荣伙伴对话”中签署备忘录华盛顿实体会场。坐起美国在台协会蓝莺、美国国务院副国务卿克拉奇、台湾经济部次长陈正祺、台湾驻美代表萧美琴 (台湾驻美代表处提供)

“美台经济繁荣伙伴对话”美东时间上星期五(11月20日)在华盛顿和台北同步举行,这是特朗普政府任内一连串强化美台关系举措中,首次由国务院主导战略性经济对话。分析人士说,尽管美国贸易代表无意与台湾洽谈贸易协定,由国务院来“另起炉灶”可显示美台关系紧密升温,对于未来双边贸易协定的谈判也能起到堆积木作用,象征或实质意义都十分重大,而且拜登新政府上台后“几乎必须”延续这个对话。

在“美台经济繁荣伙伴对话”(US-Taiwan Economic Prosperity and Partnership Dialogue, EPP Dialogue)结束后,率团到华盛顿参加实体会议的台湾经济部次长陈正祺,当天在双橡园举行的记者会上答复美国之音关于这个对话对整体双边关系有何意涵的提问。

台湾经济部次长陈正祺2020年11月20日在双橡园记者会说明美台经济繁荣伙伴对话成果(美国之音锺辰芳拍摄)
台湾经济部次长陈正祺2020年11月20日在双橡园记者会说明美台经济繁荣伙伴对话成果(美国之音锺辰芳拍摄)

美台建立新对话管道

陈正祺说,美台关系非常“深厚、长远和广泛”,此一对话机制的建立是由美国国务院主持,又是由次卿级别官员带头的高阶对话,“表示在美台既有机制上又建立了新的机制、新的对话管道,而且国务院在美国政治体系里具有相对制高点,它看事情是比较全面的、全面的经济伙伴关系。”

因此陈正祺认为,这个对话“特别具有意义是因为它的面向非常广泛,不是单纯的贸易谘商或谈判,而是在贸易之外打开整个的全面经济伙伴关系,所以我们认为特别、特别有意义。”

对于美国之音接着问,拜登上台后新政府是否会延续这个对话,陈正祺表示,美方“有特别提到明年见面”的说法,因此美方也认为明年应该会继续举办,不过他强调,之前他在台北已经公开说过,这个对话得以展开实际上是受到美国、台湾双方产业界的支持,无论是台北美国商会(AMCHAM-Taipei)或美国的美台商业协会(US-Taiwan Business Council),以及台湾的工商团体,大家都发表声明支持这种对话关系。

此外,陈正祺指出,这个对话受到双方民意的支持,美国国会跨党派都表明支持这种对话机制,“所以在产业也支持、民意也支持、行政部门也愿意继续,我们想,当然可以合理期待这是能够持续性的,可以继续深化的对话关系。”

应对中国挑战?

对于双方在对话中是否提到应对中国挑战的问题,陈正祺则表示没有提到这个部分。他说,“美台双方加强关系,我们不是针对任何第三国。”

美台双方也在台北时间星期六上午举行记者会宣布这次对话的多项成果,包括完成合作备忘录(MOU)、经济合作领域、半导体、全球卫生、5G、供应链安全等9项清单的讨论,具体行动包括成立工作组讨论并确定未来合作的议题,以及启动科技协定的谈判,双方也签署了一个为期5年的备忘录,作为未來持续进行此一高阶对话的基础。

根据会议成果事实清单,双方在经济合作方面确认未来聚焦地区之一是印太地区,相关讨论“将包含与台湾新南向政策及美国印太战略目标一致的合作倡议。”

在这次美台对话前,亚洲15个国家才宣布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专家认为,对长期被排除在地区和全球多边体系的台湾来说,和美国建立一个新的体制内定期对话机制具有重要意义。

为美台贸易协定堆积木

纽约艾德菲大学政治学教授王维正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美台由美国国务院主导,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外“另起炉灶”,双方讨论与合作议题不限经济,还包括环境、科学,甚至是安全领域,“从象征意义来讲,可以视为是台美双方近几年来关系更加紧密升温,在《台湾旅行法》后双方人员的往来、会谈制度化,这是象征意义最重要的一点。”

在美国政府即将交接之际,这个对话能否持续是许多人关注的焦点。王维正说,或许有人认为美台签署备忘录只是表达意向,对新政府没有拘束力,但他认为,备忘录具有“指标性力量”,因为其中提到的大方向具体议题对继任政府有参考作用,应该不会被弃之不理,他希望这个对话能够定期举行,能够与过去美中曾举行过的“安全与经济战略对话”(S&ED)相互对照。

“美台现在没有外交关系,所以如果能有官方在体制内的定期交流,这是有意义的。”王维正说,正如美台“全球合作及训练架构”(GCTF)一样,这个新的对话机制也可以扩大台湾与其他理念相近伙伴在许多议题上的合作,凸显台湾是世界上的一股良善力量。

至于实质意义,王维正表示,这个对话可以让美国新政府用来深化美台经济关系,以堆积木方式朝向未来彼此间的自由贸易协定或双边投资协定。

他说,“不客气的说”,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没有和台湾推进贸易谈判的意愿是“心态可议”,因为台湾和美国之间的贸易量远超过印度,在经济和战略意义上与台湾签署自由贸易协定对双方都有利,但美国对待台湾却不像对待盟友应有的态度,尤其在蔡英文总统解禁进口美国猪、牛肉之后,美国政府--尤其是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仍然没有善意回应,这使台湾感到“很沮丧”,这是由于包括RCEP、CPTPP等多边架构台湾都被排除在外。

“所以不管是双边的也好,多边或区域的也好,台湾在国际经济上的孤立越来越深,美国不管是为了要帮台湾还是基于美国自己的利益,美国未来的政府都应该要跟台湾采取更积极的做法。”王维正说,虽然这个对话没有对未来美台是否展开自贸协定谈判做出承诺令人失望,但未来可以观察的是这次由国务院另起炉灶与台湾对话,是否能让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也“加一把劲”。

聚焦科技

前美国驻中国公使、国务院负责亚太经合组织APEC事务官员王晓岷(Robert Wang)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这个对话最重要的意义在于,它并非只是一个单纯的访问,而是建立美台之间的对话机制以推进美台双边关系,他希望这个对话可以在下一届及未来的美国政府中持续下去,特别是这次双方还谈到将展开科技协定的协商,这也为将来的关系建立了一个基础。

“如果这个协定能够成功实现,那么这个协定的效力将超越本届政府。换句话说,将来的政府不能只是说,这是另一个政府做的,所以我们要废除它,除非真的有非常强烈的正当理由这么做,他们可能不会这么做。所以这已经建立了某种可延续到将来的东西。所以其重要意义在于,它建立了一个新渠道,以便在某些经济繁荣的议题上进行协调、沟通与合作。”

王晓岷说,他的理解是,美国希望与台湾在科学与技术上加强合作,这当然非常重要,因为台湾是世界上和地区里非常重要的科技中心,两个政府能聚焦这方面的合作是很好的事情,因此其另一个重要性也在于它有持续性,并且可以扩大到其他议题,不只是科技而已,而是扩及到全球及地区供应链等多边经济议题,不限于美台双边议题。

目前在美国乔治城大学外交学院亚洲研究项目担任兼任教授的王晓岷也表示,这个对话也有助于美台在地区事务的合作,例如美国在东南亚国家的投资与台湾的新南向政策即有更多协同作用的空间,双方可以透过这个对话增进协调,提高双方在地区推动项目的互补性。虽然这并非目前美台经济对话的焦点,不过未来的确有扩大范围的可能性。

美新政府“几乎必须”延续

对于美国新政府上台后是否延续这个对话,王晓岷说,它“几乎必须延续下去”,因为如果新政府特意决定废止或不理会前任政府签署的协议会是一件“极不寻常”的事,他个人不预见会有此情况发生,“尤其是它并不具有争议性”,例如它有引发冲突的可能性之类的。

王晓岷以特朗普政府的做法为例指出,特朗普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废除与伊朗的核协议,还有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PP)的谈判等,那些都是特朗普认为对其政府具有争议性的协议,但其他不具争议性的协议并没有被拒绝,因此对于一个像是拜登这种比较传统或“正常”的政府来说,除非有非常强烈的理由或是具有争议性,否则应该不至于会取消前任政府达成的协议。

他认为,对拜登而言,特朗普对中国施加的关税就可能会是需要进一步审视的议题,但与台湾的经济对话不会是具有那种程度的争议性协议,所以他的看法是这个对话应该会持续下去。

美台官员肯定

在美台EPP对话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主持会议的副国务卿克拉奇和国务院发言人都发表推文和声明,对这个对话表示肯定。

蓬佩奥在21日发推说,“美国与台湾是捍卫自由、推进经济关系和推动彼此共同民主价值的坚定伙伴。美国在台协会经济繁荣伙伴对话进一步加强我们的经济关系。”

美国国务院21日发布的声明说,“美台之间的紧密合作是根植于彼此对捍卫自由与促进民主价值的承诺,双方的伙伴关系建立于经济投资及共同的人文交流,彼此对世界也有共同愿景,包括法治、透明化、平等、繁荣、对人权的保障,以及所有人的安全。这些都是双方有幸所属的干净网络要体现的原则。

声明说,作为象征双方持续扩大在科学、技术领域协作的承诺,美国在台协会与驻美国经济文化代表处宣布将协商科技协定的意图,以推进彼此对广泛科技主题的理解与协作。

此外,声明也提到未来美台在此对话框架下的持续合作,表示“未来EPP对话将协助加强美台经济关系,进一步放大两个社会对民主的尊重,并加强我们对自由市场、创业精神及自由的共同承诺。”

代表台湾政府和经济部长王美花、外交部長吳釗燮等共同在台北主持对话的行政院政务委员邓振中也在会后的记者会上提到,这个对话机制的建立,代表台美双方的交往已经在实质议题上“升级到一个新的里程碑。”

台湾总统蔡英文在会议前夕的脸书发文中,提到美台EPP对话与同日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袖会议对台湾的重要性,并强调台湾要在世界经济秩序重组的关键时刻,与美国及其他重要伙伴开拓全球市场,“打好这场国际盃”。

她说,“面对后疫情时代的挑战,台湾能够参与这些对话,不仅展现出我们因应局势变化、把握关键机会的决心,也代表在全球供应链重组趋势中,我们踏出国家发展战略的关键一步,要拓展全球布局!”

据美国在台协会公布的内容,美台签署的EPP对话备忘录将成为双方共同合作的基础,备忘录时效预计为5年,双方得以通过书面决定继续延长5年。备忘录得以经由双方书面决定进行修改,而且在6个月的预先通知下,备忘录“随时得以终止。”

对于美台首次举行经济繁荣伙伴关系对话,北京当局照例表明一贯反对美台官方接触的立场。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星期一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已就此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中方要求美国停止与台湾的官方往来和接触并停止提升美台实质关系,“以免严重损害中美关系和台海和平稳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