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10 2018年8月21日 星期二

美国官员:抗击阿片美中合作不可少


美国官员:抗击阿片美中合作不可少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7:57 0:00

美国官员:抗击阿片美中合作不可少

美国官员说,由于美国境内多数的非法阿片类药物来自中国,两国目前在减少毒品需求和对合成阿片毒品实施管制方面进行密切合作。美国之音记者本月就美中合作抗击芬太尼等毒品问题采访了美国国务院主管国际缉毒与执法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詹姆斯·沃什(James Walsh)。他表示,美中两国在这个问题上的合作对于美国应对目前泛滥的阿片危机至关重要。

记者:我想我们从大环境说起。我们知道美国的阿片危机很严重。根据美国疾控中心的数据,2017年吸食阿片过量的人数比前一年上涨30%, 而2016年已经有6万4千名美国人因此丧命。原来情况就不好,现在更糟了。国务院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沃什:你提的问题很好。我们对这个问题有切身的体会。六万四千名美国人不仅仅是个数字,这些是我们的邻居,我们的家人,我们的兄弟姐妹。这影响着我们社会的方方面面。川普总统将阿片危机定义为国家卫生紧急状态,国务院在这里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一个例子就是我们与中国的合作,我们在共同解决阿片危机带来的一些挑战。

记者:5月29号,中国第一次派高级代表团来美国学习毒品防御和治疗,请您介绍一下。

沃什:是的。我们已经与中国禁毒委员会合作几年了,我们双方交换意见处理毒品问题。对我们的问题上中国非常合作。这确实是美国的问题,我们在2016年有6万4千名美国人死于药品吸食过量。很多这些吸食过量都是因为阿片类药物,而其中又有很多是因为药品中夹杂了芬太尼。芬太尼主要来自中国,墨西哥也有,但中国是主要来源国。所以我们与他们的合作非常重要。

记者:您谈到芬太尼。我们知道这种药物比海洛因的毒性强100倍,而一些类芬太尼物质毒性更强。有人告诉我芬太尼是走私者的美梦:轻便,利润极高,对于走私者来说是美梦,对于执法人员来说是噩梦。您怎么看这种毒品,它极强的毒性有没有改变整个游戏规则?

沃什:芬太尼完全改变了游戏规则。我们一直在国际社会强调这一点。就像你说的,它是走私者的美梦,因为制造很少的量,几个颗粒就能够让吸毒者上瘾甚至死亡。一公斤的纯芬太尼能够制造100万个药片,想想这个利润。

记者:您来分析一下。芬太尼的利润很高,你从中国花四千、五千美元买一公斤纯芬太尼,变成药片之后,能卖出三千万美元。如此高的利润,为什么芬太尼只来自中国?其他国家的犯罪分子也在做同样的事吗?

沃什: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发出警告,除了来自中国,其他国家也可能开始非法生产这种药物。不幸的是,就像冰毒一样,你并不需要很强的化学知识就能在某人的地下室里生产芬太尼。只要有药方和相应的成分、设备、培训,马上就能开始生产。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把这种药物列入国际管制目录,我们呼吁中国今年开始列入管制目录。

记者:所以大多数的非法芬太尼通过邮件从中国流入美国。您与中方的合作上,中国应对国际毒品链与其他国家相比有什么不同吗?

沃什:我觉得中国是认真对待它作为国际合作伙伴的责任的。我们承认这是我们的问题,但是由于这些毒品来自中国,他们也有责任来控制这种非法药品的制造和运输。我们很高兴看到中国开始管制芬太尼和各种的类芬太尼药物。

记者:所以您觉得中国在合作方面是真诚的?

沃什:是的,我认为是的。同样的,我们也希望帮助他们解决他们的一些问题。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谈话开始的时候说有中国高级代表团来到美国,学习我们如何削减毒品需求,这是我们整体毒品政策很大的一个部分。

记者:有些人说这是“新鸦片战争”,我不知道您熟悉不熟悉1841年前后的中国鸦片战争,但是这回加害者和受害者的角色对掉了。您如何评价这种说法?

沃什:(笑)我不同意这种说法。没有证据暗示中国政府支持了这种行为,那些人是犯罪分子,而我们两国都需要打击犯罪分子。我们正在把它视为跨国犯罪问题,而不是某种国家战略。

记者:由于美中合作,中国对143种物质进行管制,其中包括一些芬太尼类物质。您觉得中国做的够吗?

沃什:这对我们来说很重要。我们看到,当中国把某些物质列入管制药品目录时,犯罪分子就会…我不能告诉你他们怎样做(笑),但是我们会看到犯罪分子改变他们的行为,寻找其他方法来创造另一种芬太尼的物质。所以我们希望中国把这些药品作为同一类列入管制目录,也就是说,只要能产生与芬太尼相似的效应,那就是危险且非法的。

记者:看来执法部门处理应对这个问题得花上一阵儿,您觉得有希望吗?

沃什:是的,我觉得是。也许两年前我的担心要多一点,那时候国际的论调就是您刚才提到的,说这是美国的问题。我们一直在教育我们的很多国际同行,告诉他们说,看看这个新的模式、生产链、犯罪分子制造和传播这种毒品有多么容易。如果你的国家有毒品问题,有互联网,有邮政系统,那你的国家可能就有这个问题。

记者:您觉得要多久才能解决这个芬太尼的问题?

沃什:我真想说明天。(笑)但我知道这么想不现实。在情况变好之前肯定还会有所恶化,但我相信情况会好转。我们国家经历过这种危机,正是因为这么多人死于毒品,有这么多毒品需求,但也有防御措施和治疗手段,人们开始意识到这件事。我想在某一时刻,危机会过去的,不过那时候我们又得开始担心下一个不幸的危机了。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