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14 2017年9月21日 星期四

每天,平均有100名美国人死于鸦片类药物过量。上个月,川普总统宣布全国进入鸦片类药物滥用的 “紧急状态”。在这场“史无前例”的危机中,中国是重要的一环,因为大多数人工合成的鸦片类药物,在中国制造,从中国输出,尤其是毒性极大的芬太尼。执法人员说,正在有越来越多的芬太尼通过邮寄方式流入美国,给执法构成挑战。

邮购毒品威胁

8月,一位名叫格雷戈里·史密斯(Gregory L. Smith)的男子在西雅图-塔科玛国际机场被逮捕。西雅图的联邦检察官说,史密斯据信数十次从中国邮购芬太尼,然后再卖给其他毒贩。

通过邮政和快递渠道流入美国的非法芬太尼日益受到执法部门的重视。这种鸦片类止痛药的毒性是海洛因50倍、吗啡的100倍,两毫克即足以致命,被认为是加剧美国鸦片类药物滥用危机的主要因素。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2016年1月的一份报告说,美国2014年因滥用包括芬太尼在内的人工合成鸦片类物质的死亡人数达5500多人,同比增长79%,2015年继续以72%的幅度激增。

大多数流入美国的非法芬太尼的源头都在中国。专家说,虽然墨西哥贩毒集团是中国制造的芬太尼和芬太尼原料的主要购买者,他们将芬太尼混入海洛因或制成药片后走私进美国,但是有越来越多芬太尼经网购和包裹源源不断涌入美国。

美国缉毒局前特别缉毒员杰弗瑞·希金斯(Jeffery Higgins)说:“人们可以下单,货直接送到门口。他们可以使用UPS和联邦快递。”

美国海关及边境保卫局代理行政助理局长罗伯特·佩里兹(Robert Perez)表示,海关在2016财年缴获通过邮政和快递公司寄送的芬太尼400磅,他预计在2017财年,这个数字还会上升。

史密斯是因为今年早些时候被美国邮局检查员发现寄给他的包裹存在异常而引起执法人员注意的。调查人员截获了四个从中国寄给史密斯的包裹,这些包裹中共含有6.5盎司芬太尼。调查人员说,还有24个寄给史密斯的包裹中也可能含有芬太尼。

新挑战

但是,被执法人员截获的也许只是冰山一角。中国化学品厂商和出口商总是想方设法绕过美国的化学品和药品监管。

互联网在非法芬太尼的制售上尤其扮演着重要角色。美国国会下属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最近的一份报告说,几乎所有类型的化学品和制造芬太尼的商品都能在网络上以相对低廉的价格从中国厂商那里买到,而且交易双方可以在交易过程中隐藏身份。

随便在网上搜索一下,似乎很容易就能找到购买芬太尼等人工合成化学品的网站。一个名为ChingLabs.com的网站在公司介绍中说厂房位于中国河南,为美国、欧洲和澳大利亚的客户提供合成大麻、兴奋剂、镇静剂和新精神活性类物质等合成化学品。

执法人员说,进行交易的网络多为暗网,需要通过特殊软件或特殊授权才能进入,并能隐藏用户的服务器和真实身份。这些网络在交易时通常会使用比特币这样的虚拟货币来进一步掩盖痕迹。

“暗网、比特币和我们在执法过程中要应对的其他问题,让执法部门难以处于主动。”一位匿名的美国卧底缉毒员说。

此外,中国出口商在邮寄这些管制化学品时通常会做一番伪装,以躲避海关检查。有的把这些物质放入硅胶袋中,和其他日用品放在一起寄送。有的则在包装上故意谎称邮寄的是别的商品,比如“香料”和“浴盐”。而且这些包裹往往会经过层层转运,让执法人员难以对包裹追本溯源。

也许是躲避检查非常简单,ChingLabs.com等网站声称,如果第一个包裹被海关扣下了,他们还提供免费的复寄服务。

希金斯说,查禁合成毒品的难处还在于合成毒品的更新速度非常快,如果一种物质被列管了,中国的制造商会对管制药品的化学结构进行修饰或改变,制造出不属于列管范围的新物质。

希金斯说:“他们会炮制出新的类似物,所以你总是滞后的。”

例如,在中国2015年10月宣布将芬太尼等116种物质列管之后,中国化学品制造商开始制造和销售一种叫做呋喃芬太尼的新物质。这种物质当时在美国和中国都不属于列管物质。美国在2016年9月将这种物质列为一类管制药物,中国则在今年3月才将其列管。

专家:美中合作符合双方共同利益

美国政府已采取措施加强对入境的邮寄包裹进行检查。总统的打击药物成瘾和鸦片危机委员会(Commission on Combating Drug Addiction and the Opioid Crisis)建议将芬太尼的生产和销售作为美中高层外交的议题之一。

哥伦比亚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研究药物滥用与预防的流行病学教授李国华说,虽然鸦片类药物滥用危机主要在美国,但是药物滥用和毒品问题已经是个全球性的公共健康问题,中国也难以独善其身,两国合作符合双方的共同利益。

他说:“我想中国政府也在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因为这个问题不仅是危害其他国家的生命安全,不仅是公共卫生、健康的问题,中国国内毒品使用的情况也在上升,也成为一个非常令人关注的社会问题。”

今年6月,在美国的敦促下,中国将U-47700等四种物质列入非药用类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制品种增补目录。U-47700以前在中国是合法的芬太尼替代物。在此三个月前,中国还列管了卡芬太尼、呋喃芬太尼、丙烯酰芬太尼、戊酰芬太尼四种芬太尼类似物。

美国卫生部长普莱斯在上月访问中国期间赞扬中国在打击鸦片类药物方面给予的协助。他说,中国是一个非常好的合作伙伴。

但是,也有分析人士认为,中国还应做得更多。总统的打击毒品委员在给总统的一份报告中警告说,非法芬太尼是美国应对鸦片危机的一个“严峻挑战”,美国需要中国付出更强效的努力来切断芬太尼的走私。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委员凯瑟琳·托宾(Katherine Tobin)说:“他们正在向前推进,但是非法芬太尼现在在中国不是一个普遍的公共健康问题,他们管控的需求也许没有那么强烈。”

希金斯说,中国确实还能做得更多。他说,中国有蓬勃发展的化工医药产业,他们的监管薄弱,政府中也存在腐败,这些都能让非法化工厂或制毒集团有可乘之机。他指出,对于合成毒品来说,虽然中国禁止了一些芬太尼类物质及易制毒化学品,但是合成毒品的类似物以及前体可以有上百种,他们仍可能流入墨西哥或加拿大等地,被制成芬太尼后出现在美国的街头和美国吸毒者的手中。

那么中国是否有意愿做出更多努力?希金斯认为,答案是肯定的。

他说:“中国完全是有试图打击这个问题的意愿的。我认为,中国这么做,不只是为了帮助应对全球毒品问题的一种利他主义,因为毒品问题在中国国内也是个大问题。”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