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35 2020年6月2日 星期二

我们被消失的父亲买买提·阿不都拉


我们被消失的父亲买买提·阿不都拉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8:17 0:00

被消失的买买提·阿不都拉在女儿苏比·买买提·于克塞尔的婚礼上与她留下的合影。

曾经担任新疆库尔勒市市长以及新疆林业厅厅长的买买提·阿不都拉,在失踪2年半后,于2019年底被中国法院以“分裂分子”及“两面派“等罪名起诉,获判无期徒刑。他在美国的儿女对美国之音表示,这是中国政府以借口逮捕维吾尔族知名人士的一桩冤假错案。

“我的名字是苏比·买买提·于克塞尔,今年31岁,是一位维吾尔裔美国人。我毕业于乔治梅森大学的企业管理系,与丈夫结婚7年,目前育有一儿一女,第3个孩子也即将来到。”

这里是苏比·买买提·于克塞尔在美国维吉尼亚州的家,她与哥哥斯坎得尔·买买提及嫂子在2007年以留学生的身份来到美国,之后并在美国取得合法居留身份。

“我的父母常来美国小住,看看刚出生的孙女,或是参加我的婚礼,2015年他们最后一次来美时,是来帮忙照顾我的第一个孩子,因为我那时还在上课,需要人帮忙。”

于克塞尔的父亲买买提·阿不都拉在上世纪80至90年代曾经担任新疆库尔勒市的市长,在全家搬到乌鲁木齐后,他担任新疆林业厅厅长直到2008年退休为止,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的公职生涯超过40年。

“我很难用简单的言语来描述他,我的描述无法与他的特质相比,因为他是一个非常好的人,他是一位很好的父亲,非常慷慨,他把家人的幸福快乐放在第一位。在他失踪之前的几个星期,我跟他在电话上聊了超过90分钟,我还记得将这件事放在社交媒体上,感恩自己能有这么好的父亲可以聊天,我十分怀念。” 于克塞尔说。

斯坎得尔·买买提是买买提·阿不都拉的儿子,他说:“我爸是在我们地区非常受人尊重的,我爸弹琴,奏乐,绘画,我知道很多人做不到我爸那种雅情,我爸那种度量,我爸他想为人民做的那种祈念我觉得没人敢比。”

“在2017年4月29号我爸要来美国的当天,他失踪了。那天清晨4点左右,我哥哥来到我家要我取消飞机票,告诉我他们不会来了。我感到震惊,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几个小时之后,我们终于与母亲联系上了,她说有两个中国安全人员在父亲出门时将他逮捕,当时他在门外。我看见母亲脸上的表情,她吓得不断啜泣,但是不敢发出声音。” 于克塞尔说:“当天晚一点的时候,另外两位中国人员到我父母家里,把他们的护照没收,并且告诉他们,什么地方都别去了。”

买买提·阿不都拉被逮捕后音讯全无。

“我们不知道他被关在哪里,但是更让我们担心的是,他们不允许我妈妈和我姐姐跟他联系,我们不知道他是如何被对待的,唯一听到的消息是他体重掉了25公斤,大约是60磅。” 于克塞尔说。

在被关押超过2年半之后的2019年12月,家人收到律师通知,75岁的买买提·阿不都拉被法院判了无期徒刑。

“他们以分裂分子及两面派的罪名判我父亲无期徒刑,他们也控诉我父亲滥用政府公款。”于克塞尔说:“像是两面派及行贿等罪名,是中国政府经常用来栽赃指控为政府工作的维吾尔人,以及维吾尔社会里面有名且德高望重的人,他们用这种罪名来没收这些人一生的积蓄,让这些家庭一无所有。在判刑之前,我父亲的退休金,财产以及毕生积蓄都被没收了,我母亲的退休收入,保险都被停止了,连我哥哥的土地都被没收了。”

斯坎得尔·买买提:“他们没通过任何法律手续,我从 1995 年在库尔勒市开发的一千二百多亩地被国家安全局给没收了,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然后我妈他们,我妹妹他们上诉了,上诉以后,维持原判。”

“她们第二次上诉,还是被拒绝了,他们依旧维持原判,他们也不给我妈妈跟我姐姐任何机会跟我父亲说话,也没有给我妈妈和姐姐判决书,他们是从聘请的汉人律师那里得消息,我妈妈要求至少让我们知道法院有什么样的证据及调查发现,她在美国的孩子们有权利知道他们的父亲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还是没有得到任何信息。” 于克塞尔说。

“我无法表达我们经历了多巨大的伤痛,因为我们完全无能为力。”

斯坎得尔·买买提:“病毒出来以后,我们更加更加担心,因为新疆的那个医疗条件,那个集中营里面那些条件,我们现在最担心的就这件事。”

美国之音就买买提·阿不都拉家属提出的疑点,写信询问中国驻美大使馆,希望能得到进一步的说明,但是在节目播出之前,都未得到回应。

2015年买买提·阿不都拉最后一次来美时,在于克塞尔家门前种下的树已经长高了许多,而他当年帮忙照顾的外孙,也已经能骑单车了。

“每次看到自己的儿子就想到父亲曾经抱过他,好多美丽的回忆。” 于克塞尔说。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