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04 2020年9月26日 星期六

香港区议员及网民发起联署 要求中国立即交回12名被拘留香港青年


香港民主派区议员赵柱帮9月2日开始发起网上联署,要求中国当局立即交回12名被拘留在深圳盐田看守所的香港青年男女 (赵柱帮社交网站图片)

12名因参与去年反送中运动被拘捕的香港青年,8月23日怀疑搭快艇偷渡到台湾,途中被广东海警拘捕,目前在深圳盐田看守所拘留超过两星期。

据多家香港传媒报道,12名香港青年一直被拒绝与律师会面,甚至有可能被控最高刑罚为终身监禁的“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

有香港区议员及网民分别发起本地及白宫联署,要求中国立即交回12名被拘留的香港青年,以免他们受酷刑对待并得到公平审讯的基本权利。

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表示,中国当局经常以控告严重罪名向被捕人士迫供,担心12名港青可能会被迫供,批评港府没有向当事人及家属提供协助。

去年开始,陆续有被控最高刑罚监禁10年的暴动罪的年青反送中抗争者逃离香港,最热门的地方是最接近香港的台湾。

12名被捕港人其中3人缺席香港聆讯

今年6月30日深夜,由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的“港版国安法”,透过《基本法》附件三,绕过本地立法程序直接引入香港实施后,加速异见年青人的逃亡潮,前香港众志创党主席罗冠聪就在国安法实施前出走到英国。

12名因参与去年反送中运动被拘捕的香港青年,包括8月中被香港警方拘捕、涉嫌触犯港版国安法的“香港故事”成员李宇轩,8月23日怀疑搭快艇偷渡到台湾,途中被广东海警拘捕,目前在深圳盐田看守所拘留超过两星期。

22岁的公开大学学生张俊富、20岁的无业青年张铭裕以及21岁的香港专业教育学院学生严文谦,与另外4名人士被控串谋蓄意伤人、有意图而射击和无牌管有枪械或弹药等罪,原订星期一(9月7日)出庭应讯。

控方表示,香港警方早前接获中国当局通知,3名被告在香港水域外、中国水域内被拘捕,当时他们正身处一艘快艇上,控方申请对3人发出通缉令,并撤销3人担保。

多家香港传媒报道,相信这3名缺席应讯的人士,就是12名被拘留在深圳盐田看守所的涉嫌偷渡香港年青人之一。

议员及网民发起联署促立即释放12名港青

民主派沙田区议员赵柱帮表示,鉴于中国司法系统不公,黑狱冤案屡见不鲜,9月2日发起香港本地网上联署,目标有10万人参与,要求中国立即交回12名被拘留的香港青年,以免他们受酷刑对待并得到公平审讯的基本权利。另有网民发起白宫联署,要求中国当局立即释放12名被拘留的香港青年。

赵柱帮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截止香港时间星期二(9月8日)早上11时,有超过4万人参与香港本地联署,要求港府尽快向公众交代12名被捕港人的身份、涉及罪名、扣留情况及人身安全的问题,并要求港府尽快向中国提出交回被扣留的12名香港公民,并必须确保他们享有《基本法》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中的保障,包括基本人权、人道待遇、免受酷刑、会见律师、公平审讯权等。

赵柱帮并表示,截止星期二早上11时,有96,370人参与白宫联署,接近10万人联署的目标。

区议员忧被扣留港人陷黑狱冤案

记者问及,据多家香港传媒报道,12名被拘留的香港青年一直被拒绝与律师会面,甚至有可能被控最高刑罚为终身监禁的“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赵柱帮表示,中国内地司法系统经常出现任意拘留等情况,担心被拘留的港人得不到应有的人权及人身安全,甚至可能有黑狱冤案。

赵柱帮说:“我当然觉得不合理,因为其实我的联署内容都有讲到,就是说(中国)内地的司法系统经常出现任意拘留、酷刑,甚至是虐待扣留人士,现在出现的就是不让见律师,很明显就是他们没办法在(中国)内地得到一个公平的审讯权利,即是连代表律师都没有,亦都现阶段真的同外界基本上是隔绝了,其实我们香港完全是了解不到那12个香港人现在在(中国)内地被扣押的情况,以及特别是人身安全,因为过往太多(中国)内地一些黑狱冤案,就是讲可能有酷刑对待,不同的情况都出现。”

赵柱帮表示,他发起的香港本地联署亦有参考白宫联署,设10万人指标,希望引发公众继续关注12人的情况,他认为目前香港社会的关注不足够,而且港府一直冷处理,担心12名港人可能被长时间囚禁在中国的政治黑狱。

三权分立争议或令抗争者担心没公平审讯

赵柱帮认为,港版国安法实施超过两个月,引发香港政治难民潮,尤其最近是否有三权分立的争议,反映香港的行政主导不断侵犯司法系统,令被捕的抗争者更担心得不到公平审讯。

赵柱帮说:“你见到最近即是讲三权分立,其实你见到香港的行政主导不断侵犯司法系统,你会见到其实很多一些政治的打压,特别是违反一些政治的罪行,可能都会判很重的刑罚,其实所以就令到很多我们称为‘手足'的香港人,想尽方法想离开香港,所以其实在香港这个这么国际化的城市,都会'出产政治难民',其实相当之可悲。 ”

亲中传媒爆“逃生路线”引寒蝉效应

赵柱帮表示,被中国当局拘捕的12名香港青年,相关的资讯主要由亲中传媒率先披露,包括《文汇报》、《大公报》、香港《星岛日报》等,他认为是中国当局企图阻吓年青抗争者逃离香港,甚至企图引发寒蝉效应。

赵柱帮说:“可能是《文汇报》、《大公报》那边主动发放出一些很详细的、可能是一个叫做‘偷渡的路线',或者那12人的背景资料,其实我认为中方是刻意放这些消息出来,就是令到可能在港的香港人,就警告即是说一些‘逃生的路线'已经曝光了,警告香港人不要再用一些途径去其他国家做政治难民,但是我相信这件事曝光了之后,在社会是做到一个寒蝉效应,但是当然曝了光之后那12位‘手足'即是不会‘人间蒸发',至于在(中国)内地会接受些什么酷刑对待,或者不公平的审讯,我相信一定会出现,所以我们希望社会继续关注这件事。”

赵柱帮表示,香港人身处全球民主阵营中,最前线对抗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共极权,他认为香港人要对严峻的政治环境有心理准备。

赵柱帮说:“我觉得香港人要认清事实,就是因为我们现在身处一个政治旋涡,其实是很严峻的一个环境,同时其实香港是在全球民主阵营里面,我们是最直接对抗一个中共的,即是一个共产党的体制,是全球第二大的经济体系,所以其实香港人真的走在民主对抗极权的最前线,所以我觉得香港人要做好一个心理准备。”

张达明指涉违国安法被捕人应交港方处理

赵柱帮在联署公开信表示,12名港人目前在深圳盐田看守所拘留,有家属已接获通知,并正寻求是否可聘用中国内地律师协助。根据中国内地《刑法》第322条“偷越国(边)境罪”,案情严重才会构成犯罪,可处以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案情轻微则处以行政处罚。

公开信表示,北京刑事律师张冬硕指出,侦查机关最多可拘留疑犯37日,其间可以问话及收集证据,若认为证据初步认定已构成犯罪,可向检察机关申请逮捕。逮捕申请获批后,侦查机关会有长达5至7个月的办案时间。

公开信引述香港大学法律学院首席讲师张达明8月底表示,如果有关人士涉嫌“偷渡”,中国内地按当地法律处理无可厚非,但如果有关人士是“经过中国内地海域”,最终目的地是去台湾,应如何判定罪名就难以确定。不过,张达明表示,如果涉嫌违反港区国安法被捕人弃保潜逃,则应交由港方处理。

本身是大律师的香港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表示, 她担心12名被中国当局拘留的港青可能会被严刑迫供,阻吓他们再发声 (美国之音/汤惠芸)
本身是大律师的香港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表示, 她担心12名被中国当局拘留的港青可能会被严刑迫供,阻吓他们再发声 (美国之音/汤惠芸)

邹幸彤忧12港人被严刑迫供

对于12名被中国当局拘留的香港青年,超过两星期仍被拒绝与律师会面,甚至有可能被控最高刑罚为终身监禁的“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本身是大律师的香港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中国当局经常以控告严重罪名向被捕人士迫供,基于目前所得的资料,12名港青与组织偷渡的“蛇头”无关,担心12名港青可能会被严刑迫供,阻吓他们再发声。

邹幸彤说:“基于我们现有的资料,其实同组织、那些犯运‘蛇头'(组织偷渡)那些无关的,其实他们原先都是想走(离开香港)而已,最尽都是这样的了,除非你们譬如说严刑迫供下,讲了些什么认自己做‘组织蛇头',如果不是无可能告得入这些东西,但是其实你说在(中国)国内拿一些很重的罪名去吓一些被羁押中的人士是常见的,动不动就说你颠覆国家(中国),动不动就说你是危害国家(中国)的份子,吓你讲很多东西、吓你不敢做很多事情,是相当常见的手法。 ”
据香港《苹果日报》报道,受偷渡案港人家属委托的中国内地律师卢思位及任全牛,一直被拒绝与被拘留的港人会面,任全牛表示,盐田看守所要求他出示“公证”,证明他的委托人身份。

质疑中国以“公证”先例拖长司法程序

邹幸彤对美国之音表示,这次中国当局要求代表律师出示“公证”是一个先例,担心有意拖长相关程序,令被扣押人士得不到应有的法律权利,她质疑甚至有可能违反中国的刑事司法程序。

邹幸彤说:“它(中国当局)现在要求‘公证'就是一个先例,其实我们了解,一些(中国)内地律师去做一些外国人的案件、香港人的案件也好,都没有这些要求,你(实)行这个所谓‘公证'的程序,一来时间就拖很长,你见律师的时间就拖很长,任何刑事程序的第一重要的,就是一拘捕之后就要见律师,它现在就拿手续上去烦你、去加关卡给你,给予很大空间它(中国当局)去在这个你要搞手续的时间入面,怎样去盘问、怎样去‘搞'你的当事人。这件事情它开了一个先例,变成以后因为这宗案之后,以后全部都是要'公证'的,其实都是一个很坏的情况,即是香港人在(中国)里面被刑事程序去搞的时候,会多了很大的困难。”

批港府没向当事人及家属提供协助

卢思位接受香港传媒访问后随即被内地网民 “围骂”,骂他是 “曱甴”(读:yuēyóu,意:蟑螂)、“蛇鼠一窝”、“诉棍”。邹幸彤表示,相关情况更令外界担心被拘留的12名港人得不到公平审讯。

邹幸彤说:“譬如卢思位律师的访问出来之后,在微博上差不多被人'围剿',即是现在律师代理案件都会有错的,即是任何犯罪的人就不应该有律师(代表)这种态度。”

邹幸彤批评,事发超过两星期香港政府好像“隐形”,没有向当事人及家属提供协助。

邹幸彤说:“(香港政府)完全‘隐了形',香港人在外面有法律上的麻烦,它其实应该出面去帮他们交涉,他们见不到律师,它要出面讲话、做事,即是譬如看守所很无赖地说不认这些家人是(被扣留人士)的家人,其实香港政府可以做这个沟通的,这些事情不需要这么麻烦的,但是它(香港政府)就躱在一边,任由他们(被扣留人士)死那样。二来这件事的性质本身是,一次单次的一个个人的行为,去越了边界,正常来讲其实十几日你怎样都要放(人)的了,应该是一个不去到刑事的,但它(中国当局)这么久都不放(人)的时候,它背后用些什么罪名去搞他们,香港政府有需要去帮家人了解,以及帮家人去接触到他们(被扣留人士),不应该任由他们在里面被非法地禁止见律师,甚至不能同外界沟通,香港政府其实在这件事情上没有做事。”

港台报道中国内地律师取得公证文件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星期二回应传媒提问表示,香港警方早前已收到12名港人被捕的通告,但她强调并非如此简单就能将12人送返香港受审,她表示如果香港巿民因为触犯中国内地法律而被捕,他们要根据中国内地法律以及管辖去处理,然后再讲其他。

据香港电台报道,其中一名被拘留的港人家属委托的中国内地律师卢思位接受该台查询时表示,已经取得家属的律师委托书公证文件,星期三(9月9日)会再前往深圳争取探视,当局没有向他施压,要求不要代理案件。

另一名律师任全牛接受香港电台查询表示,早前曾经到看守所要求探视被拘留的港人,但对方要求家属办理中国内地律师委托书的公证书,再将文件从香港邮递至中国内地律师,由律师向看守所出示文件后,才可安排会见,他最迟下星期会再去深圳。

据多家香港传媒报道,被中国当局拘捕的12名港人包括11男1女,年龄介乎16至30岁,当中有5人是学生,包括两名香港大学以及香港公开大学学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