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37 2021年3月3日 星期三

冲击国会事件引发对美国警队内部极端主义的关注


资料照片:警方与冲击国会大厦的骚乱分子发生冲突。(2021年1月6日)

1月6日发生在美国国会大厦并造成人员死亡的骚乱事件再度引发社会对全美各地警察局中存在右翼极端分子这个公开秘密的关注。

多年来专家一直警告警察局中极端主义危险的上升,但很多警察局长对这种关注不以为然,觉得这不过是社交媒体上的癣疥之疾。

现在人们已经发现数十名现任和前任执法警员、消防队员和军人可能参加了1月6日的骚乱,迫使警察负责人承认这个问题。

骚乱导致五人死亡,包括国会警察布莱恩·斯科尼克(Brian Sicknick),他的头部被一位骚乱者扔出的消防栓砸中,还有很多警察受伤。前总统特朗普正面临参议院的弹劾审判,罪名是煽动叛乱。他被众议院的弹劾条款指控煽动支持者冲击国会大厦,以阻止国会认证拜登胜选。

至少有来自十多个州的30名警察目前正因他们在华盛顿的行为而接受调查或面临参与国会大厦骚乱的刑事指控。这些州包括弗吉尼亚、宾夕法尼亚、俄克拉荷马和加利福尼亚,等等。

全国治安官协会(National Sheriffs’ Association)主席戴维·马奥尼(David Mahoney)说,“执法界最大的失误就是一直都把执法界同仁的极端主义言辞视为是言论自由,没有意识到这些言辞、这些评论其实是削弱美国的民主。”

联邦特工上星期二对休斯顿警察局一名警官提出了指控,警察局长阿尔特·阿塞维多(Art Acevedo)对一组警校学员发出了明确警告。

他说:“如果这个房间内现在有人认为有任何人当时需要进入国会大厦,你就需要离开,”“你有这种心态无法在这个部门生存。”

参与国会骚乱

就在同一天,休斯顿警察局18年警龄的警官塔姆·范(Tam Pham)受到非法进入国会大厦并从事破坏行为的两项指控。

范最初对联邦特工说,他和妻子是去华盛顿出差。他1月6日上午在白宫参加了特朗普集会,但没有进入国会大厦。

但是特工们搜看他的手机,发现了他在国会大厦内的自拍照,他于是改口。在其中一张照片中,范站在福特总统像的旁边,身披一面特朗普旗帜,骚乱者同时在国会大厦内游荡。

范的律师德尼科尔·德博尔德(Nicole DeBorde )对美国之音说,这位前警官“十分后悔出现在那里,很想彻底与1月6日攻击国会的国内恐怖分子脱离关系。”

包括范在内,迄今为止至少有六名现任或前任执法人员被控冲击国会以及从事其它罪行。

弗吉尼亚州落基山的两名警察雅各布·弗拉克(Jacob Fracker)和托马斯·罗伯逊(Thomas Robertson) 下班后据称驱车320多公里去参加国会的攻击。

弗吉尼亚州的两位下班警察弗拉克和罗伯森在冲击国会大厦期间自拍合影并摆出侮辱性的手势。
弗吉尼亚州的两位下班警察弗拉克和罗伯森在冲击国会大厦期间自拍合影并摆出侮辱性的手势。

像很多骚乱者一样,这两位当过兵的警察也在骚乱中拍了自拍,并发到了社交媒体上。法庭文件显示,罗伯逊在Instagram说,这张照片“显示两名好汉愿意舍弃一切来挺身维护他们的权利。”

罗伯逊在另外一个社交媒体的贴文中说,“我们其实是攻击了本身就是问题的政府,不是随机攻击一些小商家。”

无法联系到弗拉克和罗伯逊。法庭文件没有标明他们的律师。

警察高管研究者论坛(Police Executive Researcher Forum)总干事查克·韦克斯勒(Chuck Wexler)说,执法人员自主行事时,“就越过了界限。”

他说,“示威的性质从只是抗议或表达他们的看法演变为从事骚乱行为。所以这给全国各地的警察局长留下了印象。”

联邦调查局目前已经指控了130名骚乱者,并对其他数百人立案调查。但目前依然不清楚究竟有多少现任或前任执法人员参加了骚乱。

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学生乔纳森·本-梅纳赫姆(Jonathan Ben-Menachem)维持的数据库统计,至少有18个州的39名执法人员参加了1月6日特朗普的集会。那次集会触发了针对国会大厦的攻击。特朗普在集会上重复了他11月当选连任的胜利果实被窃取的说法,并敦促人群游行前往国会,“拼命斗争”。

参加集会者的名单包括新罕布什尔州的一名当地警察局长、俄克拉荷马州的一名地方治安官和印第安纳州的一名民选地方检察官。大部分人都在接受内部调查,警方官员试图确定他们中是否有人参加了骚乱。

有些人在辩护时说,他们游行走到了国会,但没有进入国会大厦。马奥尼说,这不是借口。

马奥尼在一次采访中说,“你如果游行到国会,而没有阻止别人进入我们的国会大厦,那你就跟那些进入国会大厦的人一样有罪。”

除了地方执法人员以外,还有十多名美国国会警察正在接受调查。至少两人已经暂停职务。一名国会警察据称在国会大厦内与一名骚乱者拍了自拍。另外一人被看到戴着“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帽子在大厦内给骚乱者引路。

美国之音请求国会警察就目前的调查予以评论,国会警察没有回复。

与极端组织的关系

尽管参与骚乱的地方警察没有人和已知的极端组织有牵连,但招募执法人员和军人的极右翼团体确实有几十人在引导暴民。他们有人来自“誓言守护者”(Oath Keepers)和“百分之三者”(Three Percenters)这两个反政府的民兵组织。

联邦检察官上星期在对“誓言守护者”的三名知名成员提出串谋罪指控,并表示他们在冲击国会之前的几天里就进行了策划。陆军退伍军人杰西卡·瓦特金斯(Jessica Watkins)在社交媒体网站Parler上写道,“我们今天冲击了国会。所有人都遭到催泪瓦斯。我们挤进了国会圆厅。甚至进入了参议院。”

无法联系到瓦特金斯置评。

对美国警察局来说,极右翼的极端主义并不是新鲜事。专家们说,三K党白人至上组织成员20世纪初就渗透进很多警察局,让警察负责保护的社区感到恐惧。

反政府民兵组织近年来崛起,让人更加担心极端分子对执法部门的渗透。联邦调查局在2015年发布的一个政策指南中警告说,其调查发现极右翼团体与执法人员存在“积极的联系。”

需要全国战略

前联邦调查局特工迈克尔·吉尔曼(Michael German)说,虽然联邦调查局认为国内恐怖主义是一个主要威胁,但司法部并没有制定一项全国性的战略来打击警察局内部白人至上主义的威胁。

吉尔曼去年9月在国会听证会上说,“如果政府知道‘基地’组织或‘伊斯兰国’已经渗入美国的执法机构,无疑就会启动全国范围的努力来识别他们,并消除他们构成的威胁。”

美国之音希望了解司法部是否有全国性的战略来打击极端分子对地方警察局的渗透,司法部的一位发言人没有答复这个问题。

代理联邦检察官迈克尔·舍温(Michael Sherwin)说,司法部将起诉所有参加骚乱的人,包括执法人员。

舍温1月15日对记者们说,“我们不在乎你的职业是什么,你是谁,你隶属于谁。如果你从事或参与犯罪活动,我们就会指控你,你将被逮捕。”

奥尔巴尼大学教授萨姆·杰克逊(Sam Jackson)说,“誓言守护者”组织不太可能解散,因为他们自视为是受宪法第一和第二修正案保护的组织。

杰克逊说,“任何想转入地下的驱动力将是法律担忧本身,更可能是那些不那么愿意公开认同那些卷入1月6日叛乱者的人。”

范德堡大学社会学讲师兼民兵研究专家艾米·库特尔(Amy Cooter)说,民兵活动在共和党政府执政时一般会减少,因为成员们认为共和党对他们就持枪权等问题的担忧更为同情。

库特尔说,“可是特朗普没有去平息这些恐惧,反而高调渲染,让他们感到自己有了更多的紧迫感跟合法性。所以这变成了一个火药桶,让他们更容易公开行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