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0 2019年6月19日 星期三

维吾尔女子告诉蓬佩奥:我已失去一切,无法再沉默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与米娜握手(2019年3月26日) (图片来自蓬佩奥推特)

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紧紧握住她的手,对她说”欢迎来美国,感谢你来和我见面”时,米娜哭了。

“我很感动,感觉好像也有人尊重我,也有人听我的故事,听我的要求,”她说,“因为在中国,即便是一个小小的警察也不会听我说话,问我有什么需要,(关心)我身上发生了什么,我什么都不是。”

流亡美国的29岁维吾尔族女子米娜是新疆拘禁营的幸存者。星期二(3月26日),在美国国务院的办公大楼,她向国务卿蓬佩奥等多名政府官员讲述了自己在拘禁营中遭受的折磨和虐待。

此前,她曾在美国国会、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等公开场合讲述这些故事。米娜说,自己在中国三次被捕,遭受酷刑,和几十名女性一道关在狭小的牢房,期间目睹了九人死亡。最令她心碎的是,在她被关押期间,她的一个年幼的儿子在当局的监管下离奇死亡。

米娜的眼泪和她家破人亡的惨痛经历令很多人动容,却也进一步惹恼了中国当局。中方说,米娜的指控是不符合事实的谎言,但CNN等国际媒体坚持对此事的报道。

星期三,米娜通过电话对美国之音说,她并非一开始就有勇气站出来。刚到美国时,她依然生活在巨大恐惧阴影中。

“刚来的三个月,我不出门,不跟人见面。看到警察、警车,看到狗我都特别怕。怕黑,晚上睡觉的时候必须要开着灯。”她说。

三个月后,她决定鼓起勇气发声。

“我失去了我的一切,我的工作、我的父母、我的爱人、我的家乡,我以前的同学们,还有我在中国遇到的那些不公平的事,那么多无辜的人,”她说,“所以我不敢闭着眼睛,让这些事情过去,因为我也是一个母亲、一个女人。”

2018年11月26日,在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一场关注新疆人权状况的新闻发布会上,29岁的维吾尔族女子米娜(中)回忆起自己在“教育转化”营中的经历,几度难掩悲伤情绪(美国之音萧雨拍摄)
2018年11月26日,在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一场关注新疆人权状况的新闻发布会上,29岁的维吾尔族女子米娜(中)回忆起自己在“教育转化”营中的经历,几度难掩悲伤情绪(美国之音萧雨拍摄)

在拘禁营里,米娜一度失去了对生命的希望。

“我觉得我再不能见到太阳出来,再不能见到我的两个孩子, 28岁就结束了我的生命,”她哽咽了一下,继续说,“我也想自杀,但是在监狱里没办法,没有东西能让我快一点死去。”

米娜没有死,半年前她在美国政府的帮助下来到华盛顿市郊定居。她说,现在她不是为自己而活。

“我的第二条生命就是那些在监狱里受折磨的人的生命。他们需要我发出声音。我可以不说话,我可以咽下去,这样生活的话,我的父母、我的兄弟姐妹在老家会过得平平安安的,”米娜说,“但是想到那些无辜受折磨的人,我就没法这样生活下去,因为每天我安静的时候,闭上眼睛,眼前就是那些人的模样。”

米娜希望能够获得家人的原谅,尽管她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是不是还活在世间。

身在美国的米娜依然担忧自己的安全,尽管过去一个月来,这样的担忧有所缓解。

“我的声音,我的形象都是公开的,我很担心中国政府会对我做什么,”她对美国之音说。

米娜说,星期二与美国官员的会面增强了她对改善中国境内维吾尔人处境的信心。当天一同受到蓬佩奥接见的还有华盛顿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记者古力且克热等三名维吾尔人。他们中每个人都有多名家人被中国当局拘禁或判刑。

蓬佩奥赞扬他们面对中国的虐行勇敢发声的勇气,并承诺美国会为结束中国打压伊斯兰教和其他宗教提供支持。

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帕拉迪诺星期三发表声明说:“这些幸存者的故事只是中国在新疆的镇压运动中数百个幸存者故事中的一小部分。他们为新疆上百万无法为自己说话,没有行动自由、思想自由、不能践行哪怕是最基本的信仰的人发声。”

美国国务院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他们的家人和所有在拘禁营被任意拘押的人员。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