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5 2020年9月23日 星期三

中国加深与伊朗关系或将成北京难题


资料照:伊朗总统鲁哈尼与到访德黑兰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欢迎仪式上。(2016年1月23日)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近期提出的最新警告表示,中国将通过加深与美国的敌国伊朗之间的关系,来破坏中东的稳定。人们不禁要问,北京将在多大程度上支持其合作伙伴德黑兰,这项新兴协议将加剧美中紧张局势。

蓬佩奥星期天(8月2日)接受美国电视网福克斯新闻专访时说: “中国介入伊朗将破坏中东的稳定。它将使以色列处于危险之中,也会使沙特阿拉伯王国和阿联酋面临风险。” 他敦促三个美国盟友和该地区其他国家提防北京,北京是华盛顿的主要国际竞争对手之一。

蓬佩奥补充说:“伊朗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恐怖活动资助国,而获得中共的武器系统和货物以及资金,只会给该地区带来更大的风险。”德黑兰将过去数十年间在中东及其他地区发生的恐怖袭击归咎于伊斯兰武装组织,并且自称是恐怖主义的受害者,而不是资助者。

这位美国最高外交官所引用的是西方媒体上个月发表的报道,报道中提到中国和伊朗即将敲定一项长达25年的贸易和军事协议,被称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2016年,中国和伊朗领导人首度同意努力达成这样一项协议,这也是北京方面给予合作伙伴最高水平的双边关系。

最近几周,伊朗官员表示,与中国就协议进行的谈判仍在继续,当时,没有说明谈判何时结束。北京方面没有透露任何谈判细节。

数十年来,这两个地区大国一直是经济和军事盟友。中国是伊朗的最大贸易伙伴,早在1980年代就向德黑兰提供了武器。自2010年以来,联合国安理会一直禁止国际社会向伊朗出售武器,但此禁运令将于10月18日到期,中国已表示将否决美国提出的延长禁运的决议草案。

去年12月,中国、伊朗及其共同伙伴俄罗斯更在印度洋及阿曼湾进行了首次三方联合海上军事演习。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北京对于跟伊朗达成协议抱持浓厚兴趣,该协议将恢复对德黑兰的武器销售,向伊朗陷入困境的经济注入数十亿美元,以换取伊朗石油出口折扣和其他让步。

自2018年美国开始加强制裁以来,伊朗一直处于经济衰退时期。美国当时的目的在于向德黑兰施加压力,让德黑兰停止被认为是恶意的行为。美国的单边制裁迫使除中国以外的大多数国家都停止了对伊朗石油的购买,而伊朗石油是德黑兰的主要收入来源。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哈德逊研究所分析师迈克尔·多兰(Michael Doran)和彼得·拉夫(Peter Rough)8月2日在美国新闻网站Tablet上发表的文章中表示,助长他们所说的伊朗和俄罗斯的“破坏稳定的活动”,对中国有“大量且具实质性的”好处。

多兰和拉夫表示,中国这样的战略会使致力于减少对中东承诺的美国领导人“筋疲力尽”,使伊朗能够支持与美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作战的盟军,从而“损害美国的威信”,并“锁定”美国在波斯湾的海军资源,以应对伊朗的威胁行为,而不是在中国寻求主导的西太平洋地区。

哈德森研究所的分析员说,对中国的另一个好处是,在如何处理伊朗的核计划和区域冲突的参与上,美国与其欧洲盟国之间将出现更大的分歧。他们说,美国盟友们在出于美方对该地区的承诺有所疑虑时,也可能被迫与北京建立更紧密的联系。

其他分析人士则对美国之音波斯语组表示,他们认为有几个因素在驱使中国去减弱伊朗进一步破坏中东稳定。

比利时维萨留斯学院(Vesalius College)的国际事务教授盖伊·伯顿(Guy Burton)表示:“中国人在目前现况下的操作做得很好。” 他说,2003年由美国领导对伊拉克的入侵,以及美国在该国持续军事存在,使得伊拉克相当稳定,并可以让中国取得有利可图的合同,来发展伊拉克的石油和天然气工业。倘若伊朗支持的伊拉克什叶派民兵加强对驻伊美军的攻击,那么这种稳定就可能受到威胁。

伯顿说,另一个因素是,中国也不想因为不顾美国对伊朗的制裁,而导致与华盛顿的紧张关系升温。纵使中国目前仍然是伊朗石油的最大购买国,但他说,过去一年来,中国“非常低调地减少”了此类石油进口和对伊朗的其他投资。

位于维吉尼亚州阿灵顿市兰德公司的高级经济学家霍华德·沙茨(Howard Shatz)则认为,中国方面可能也无法说服伊朗,能够进一步缔结如北京所希望的强有力的伙伴关系。

沙茨表示:“伊朗人并不一定会完全接受中国如此大程度的参与该国事务。”“诚然中国提供了伊朗的经济命脉,但是一些伊朗人担心,中国的大量介入可能会限制伊朗在该地区的力量。”

分析师告诉美国之音,除上所述之外,还有一个因素,进一步限制了北京寻求与伊朗建立更紧密联系的可能性,即中国政府与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和以色列之间既存的牢固经济和军事关系,而这三个国家都是美国盟国。

中国与沙特阿拉伯都有“全面的战略伙伴关系”,并将他们作为其石油进口的两个主要来源同时还向两国出售武器。而北京与以色列方面,也建立了较低级别的合作伙伴关系,其中包含对以色列高科技产业的投资。

位于华盛顿的阿拉伯海湾国家研究所分析师罗伯特·莫吉尼基(Robert Mogielnicki)表示,比起与伊朗建立更紧密的关系,目前这种关系对中国而言是“更安全的赌注”。

莫吉尼基说:“我认为中国继续增强与该地区既存的经济关系和战略伙伴关系,将具有更大的稳定性和潜力,而不是与像伊朗这样危险的伙伴一起徒劳无功地重新发明一遍车轮。”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