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19 2020年6月1日 星期一

专访: 特朗普总统经济顾问谈美国为何应尽快重启经济


专访: 特朗普总统经济顾问谈美国为何应尽快重启经济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9:38 0:00

专访: 特朗普总统经济顾问谈美国为何应尽快重启经济

在美国因新冠疫情而停止绝大多数经济活动长达月余之后,美国劳工统计局5月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4月份的失业率飙升至14.7%,这是自大萧条以来的最高水平。一个由多家保守派团体组成的联盟于4月27日正式宣布成立。这个名为“拯救我们的国家”(Save Our Country)的联盟通过游说白宫、国会、州长和地方官员以及为反对居家令的抗议活动提供支持,发表研究报告和资助广告宣传等方式,推动各州尽快重启经济、复工复业。很多民众、专家和政界人士担心过快放松防疫限制措施会造成疫情反复并增加生命损失,而这个保守派联盟则认为,以安全的方式重启经济是当务之急。

“拯救我们的国家”联盟领导人之一斯蒂芬·摩尔(Stephen Moore)是美国著名的保守派经济评论员,他不仅是特朗普总统在2016年的竞选顾问,也是白宫应对新冠疫情经济顾问团队的成员。他5月6日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我们正努力让各州尽快、尽可能安全地重新开放,因为我们认为这关系到我们国家的未来,我们国家的福祉。我们不能再等上几个星期或几个月,再让美国人重返工作岗位和让企业重新运作起来,否则我们将摧毁我们的经济。”

摩尔表示,如果继续停止经济活动1到2个月,美国将进入大萧条,这不仅会摧毁众多民众的生计,还会造成成千上万的人因吸毒、心脏病、抑郁症等跟经济受挫有关的问题而死亡。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让经济恢复运转,而这个过程应该分区域、逐步进行。

摩尔说:“我们敦促州长们采取最好的医疗行为,把拯救生命放在首位,但也要以明智、有效和注重健康的方式推动经济恢复运转。你知道,在美国只有12、13个城市地区受到了冠状病毒的严重负面影响。所以这些地区显然需要保持安全。当然,你还需要保护疗养院的安全,因为半数的死亡都发生在那里。但是在这个国家有很多地区,大约有一半的郡几乎没有冠状病毒病例,这些地区可以很安全地开放。”

一份白宫经常引用的预测模型,也就是华盛顿大学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的模型在5月4日公布的预测结果显示,到8月初,美国将有近13.5万人死于新冠病毒,这是该机构在4月17日做出的同期预计死亡人数的两倍多。该机构表示,修改后的预测是考虑了美国大多数州将放松限制措施,“这表明人与人之间的接触增多将促进新冠病毒的传播”。那些批评过早放松防疫限制措施的人士引用该研究指出,在没有疫苗和有效疗法,检测能力也尚且不足的情况下开放各州是在用生命换经济。而斯蒂芬·摩尔认为,并不存在在生命和经济之间做选择的问题。

他对美国之音说:“我们看了我们自己的分析,结果显示那些经济更加开放的州与那些被封锁的州相比,死亡率实际上并没有显著的差异。”

摩尔相信,如果践行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等行为准则是可以兼顾经济复苏与疫情控制的:“我给你举一个例子。美国最了不起的公司之一是联邦快递。联邦快递在美国有大约35万名员工,在世界各地还有大约10万名员工。他们的员工当中只有千分之一的人染病。这比那些呆在家里的人的感染率还要低。所以那些了不起的公司已经证明,有方法可以既保持商业流通,让我们的社会继续运转,又不会让人们染病。”

摩尔同时表示,是否恢复经济活动,决定权应该在每个人自己手中而不是政治人物手中。

他说:“我想说的另一点是,现在,把决定留给每个人自己去做吧。很多美国人在接下来的一两个月都不会出来。他们不会想去商店,他们不会想去餐馆,他们不会想回去工作。那是他们的权利,如果他们不想,他们就不必。商家如果不放心,不必让商店开门。但为什么不把决定权从政治人物手里拿出来,交给每一个个人,让他们自己决定出去是否安全呢?”

摩尔指出,各州是否开放不仅仅关系到经济问题,还关系到公民自由、基本人权的问题。

目前,美国有一半左右的州开始有限制地重启经济活动,其中大多数是由共和党州长率领的“红州”,而在依旧保持严格限制措施的州则大多数是由民主党州长率领的“蓝州”。摩尔认为,各州对公共卫生危机的应对举措“被政治和意识形态世界观所分裂”。作为保守派的摩尔这样解释美国保守派与自由派的区别说,共和党保守派更信奉自由市场、经济和商业,而民主党自由派则认为政府是解决问题的主体。

意识形态的差异也反映在有关经济救助计划的争论中。此前美国国会通过了数轮总计达2.8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法案,其中包括向个人和企业直接发放资金。目前,国会民主党议员正在推动新一轮的经济刺激法案,希望通过一万亿美元来帮助在新冠疫情中遭受重创的州和地方政府。这项提议受到共和党议员的反对,由于在新冠疫情中受打击最大的州多为“蓝州”,共和党议员将这样的救助称为“蓝州救助”。斯蒂芬·摩尔认为这种以政府发钱的形式进行的经济刺激会造成不公平,还会对经济产生负面的影响,并带来令人担忧的财政赤字。作为特朗普总统经济顾问的摩尔表示,他曾直接向总统提出过三点建议。

他说:“不是每个人都能从政府得到支票,不是每个小企业都能从政府得到帮助。事实上,从政府获得资金的是那些实力强大的公司,而不是那些在大街上开了一家只有四五名员工的小店的小公司。他们被碾碎,他们的生活和生计被摧毁。因此,我们必须让经济以安全有效的方式开放。第二,停止开支,停止在华盛顿的开支,我们已经花费了超过3万亿美元。3万亿,也就是3加上12个0。我从没想过有一天我们会把钱当作糖果一样花。这些支出对经济的影响大多是负面的,而不是正面的。我们不应该付给人们比复工更多的钱来不工作。所以停止开支,绝对不要“蓝州救助”。不要救助州和城市。他们应该自己处理自己的问题。第三,让美国人重新就业,企业再次运转起来的最重要的经济刺激是在今年余下的时间里暂停征收工资税。这将使从最低收入到中产阶级的每一个美国工人,每周工资增加7.5%,这将是一个巨大的刺激,在经济上帮助这些家庭。它还将企业雇佣工人的成本降低7.5%,这也将是企业雇佣工人的一大动力。因此,不要再增加政府开支了,将我们有的钱用来暂停九个月的工资税,这样我们才能让美国人重返工作岗位。”

民主党人士则对“蓝州救助”的说法表示了不满和抗议。民主党籍的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5月5日在记者会上说:“新冠疫情并不仅仅是‘蓝州’的问题,每个州都有新冠病例。”他还指出,像纽约州和新泽西州这样的“蓝州”,向联邦政府贡献的资金要远远多于它们从联邦政府拿走的资金。科莫强调,如果不对州和地方政府提供财政帮助,经济重启计划就是行不通的, 因为“是州和地方政府在为警察、消防、教育、医疗工作者提供资金”。

强调个体自由、信奉自由市场和小政府、反对增加政府开支、主张减税,这些都是美国右翼保守派的基本理念,与左翼自由派的理念分庭抗礼。如今新冠疫情给美国带来公共健康、经济、社会等一系列问题,在解决这些问题的过程中也处处体现着两种理念的相互碰撞与平衡妥协。

(美国之音进行一系列采访,反映有关美中关系、美国动态及美国政策的负责任的讨论和观点。被采访人所发表的评论并不代表美国之音的立场。)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