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 2017年7月29日 星期六

焦点对话:刘晓波悲凉辞世,中华民族之殇


首位华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昨天去世,享年61岁。他在生命的最後时刻,仍然没有得到自由。在几十年的孤独抗争中承受了无数迫害、病痛和黑暗的刘晓波,为何被看成道义的巨人?在非暴力对暴力,仁慈对残忍的斗争中,刘晓波以殉道者的姿态,对这个无情的世界发出了什么样的呼声?今天的焦点对话,我们将整个小时献给刘晓波和他的妻子刘霞女士。

参加这个话题讨论的四位嘉宾分别是:刘晓波夫妇的友人,欧洲议会“萨哈罗夫人权奖”获奖人,中国社会活动家胡佳先生; 中国民间学人,独立评论人士王康先生;北美“世界日报”副总编魏碧洲先生;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

另外,美国之音记者驻北京记者叶兵,美国之音驻香港记者海彦,美国之音驻台北特约记者张永泰以及美国之音驻莫斯科记者白桦都分别连线,介绍了刘晓波妻子刘霞的最新情况,以及港中台俄对于刘晓波逝世消息的反应。

刘佳在介绍刘霞的最新情况时表示,自从刘晓波离世的信息传出,我们就想尽各种的方法联系刘霞,想用各种办法安慰并且告诉她以后的道路我们会陪她走,会给她争取自由。但是目前已经过去了24小时,我们仍然没能够联络到她,也没能够发现她的踪迹。刘霞现在最有可能在沈阳的西鹤殡仪馆,但是那里有军警的守卫,我们的朋友接触不到那里的人。

胡佳说,刘晓波罹患肝癌晚期,在沈阳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医治的时候中国的国保当局就已经开始行动。比如我从6月27日开始就被管控到现在。他们声言说管控持续到刘晓波的头七。今天张雪忠老师被带到警局去,被要求删掉他为刘晓波发出的声明。这样的打压和控制已经广泛发生但并未被广泛所知。

在介绍刘晓波的为人时胡佳说,我与晓波相识是在从事抗击艾滋病工作时,他主动联系我,想了解我这样的民间工作组织的现状,而且鼓励我。后来,我被失踪后获得释放,患了早期肝硬化,他也来探望我。他给我的感觉是,他是一个很主动的人,即便对不太熟的人,包括像我这样的可以说是晚辈的人也主动接触,而且尤其关怀被政府迫害的人和他们的家属。而他起草的零八宪章,并不是向政府乞求权力,而是致力与让普通人看到他们自己应该得到的权利。晓波的心胸是宽广的,里面装着从朋友情感到中华民族命运转变的点点滴滴。

胡佳表示,刘晓波溘然长逝之后,“自由刘晓波”行动组织立刻改名为“自由刘霞”。刘霞的家就在北京市中心,过去7年一直被软禁其中,但是去探访和表达支持的人太少,关注她的人太少。由于她在刘晓波逝世前一个月一直陪伴他,了解刘晓波的详细情况和想法,接下来的岁月肯定会被当局更加“照顾到家”,以阻止她把刘晓波最后的思想传递出去。希望大家多去她的住处,打开楼下的屏障;同时,我们也会致力于推动送她出国走向自由。

胡佳说,正是由于刘霞了解刘晓波的最后托付,她可能会被政府限制,无法回到自己家中,而被安置到不为人知的地方,一边阻断外界联系与她的联系。而刘霞想联系外界,想出国。刘晓波不论安葬哪里,她都应该脱离这个国家;美国和德国一直都在介入,驻华外交官们非常投入地救援刘霞。我认为,在施加外交压力的同时,也应该增加舆论压力,让中国认识到继续控制刘霞是得不偿失,直至最后还她自由。

胡佳说,包括刘晓波在内的许多争取民主的斗士并不为大多数中国民众所了解或者理解。但我自己一直致力于推动社会变革,认为社会变革不需要所有人达成共识,而往往是少数人付诸行动,同时付出极大的代价,因为他们要面对旧秩序的抵制和对抗。我们都经历了八九六四,经历了枪弹飞过头顶的恐怖,中共谎言无法欺骗我们,中国的体制要变而不是改良。28年以来我们一直坚持。可喜的是,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自由精神有增无减。大学毕业生,尤其是法律学生在增加,人们的法律意识和法律精神都在增加,而法治社会是国家和民族的曙光。

胡佳表示,对于身在自由社会的海外华人而言,可以凝聚力量,游说当地政府,让他们关注中国人权;记得当年中国颠覆满清政府时,海外华人便有贡献微薄收入来关注政治犯和家属的行动,这极大地温暖了为民族进步和发展付出代价者的心。

在沈阳刘晓波逝世地点跟踪采访的美国之音驻北京记者叶兵介绍说,与官媒所说不同的是,网络上出现了很多悼念刘晓波的言论。实际上管控一直存在,但是今天更严厉。新浪微博无法使用蜡烛的图案,大量微信公众号的内容也被删除。刘晓波逝世的消息传出以后,昨天晚上就有网友在医院外点蜡烛、举牌悼念刘晓波。在那之后不久,警察在医院外设立了临时的路障检查过路车辆。虽然刘晓波已经逝世,当局的维稳力度仍然不减。跟踪记者的人似乎是全天候的待命。清晨和深夜都有人在媒体记者聚集的酒店内外值守。今天我们乘坐的出租车也被跟踪。半岛电视台的记者在医院外面进行实时的现场报道也被不明身份的人员干扰。

王康表示,刘晓波终于离开我们。他追求一个自由的国家,他犹如一道刺眼的雷鸣闪电划开专制的暗夜。他的死最接近前苏联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萨哈罗夫,后者在1989年的冰天雪地中逝世,此后两年,前苏联轰然倒塌。对于晓波的离开,我们无比悲哀。这颗温柔、坚强而伟大的心灵停止跳动,虽然是一个生命的结束,但却意味着中国应该何去何从,标志着一个新纪元的来到和一代人的觉醒。这些人在痛苦中开始前所未有地关注中国的命运。他的死也暴露中共当权者的冥顽不化,暴露习近平对抗普世潮流的本质。

王康表示,刘晓波出国被拒,技术层面看似乎是就医安排,实质上凸显习近平打定主意要对抗民主,反应习近平当局统治国家的哲学,就是建立一个红色帝国。近年来,全球都更加关注中国将何去何从。其中一派认为,习政权将走上前苏联和毛时代的老路。从刘晓波的临终待遇中,我们看到的是中国政府不近人情的强硬,这反应的就是习政府的思路:他要对抗世界文明。刘晓波的逝世是一个悲剧,它折射出中国命运的危险的信息,就是统治者的坚决不妥协,其蛮横足以与毛时代和斯大林时代并驾齐驱,是前朝邓、江、胡变通时代的大倒退,是你死我活斗争时代的全面复辟。

王康表示,尽管中国盛产奴隶和顺民,但是,我们也看到,中国有前赴后继对自由的追求者。1955年出生的刘晓波并非生而知之,生而反叛,相反,他温柔而宽厚、甚至有些羞涩和天真,这样的纯真本性驱使他为人人追求平等。他并不是一个激进的政客,而是一个和平理性的纯真之人,他的零八宪章正是这种人格的体现。他甚至没有预料在起草零八宪章后会被逮捕和判刑。他的率真人性在中国的国民性中大有其在;从微信铺天盖地的追悼言论可以看出,刘晓波带来了一个新时代。

魏碧洲认为,刘晓波事件必定给中国政府带来很大压力,而中国政府是有准备的。可以看出,无论从刘晓波被诊断肝癌到检查,政府都有应对措施。它迄今为止一直态度强硬,从沈阳的医院到对家人监控的人力和部署方式都有一套。而且,它也非常谨慎,因为面临巨大国际压力。但是,国际压力并不如想象地强大,美国、法国、英国都没有最高层的谴责,仅仅通过社交媒体进行不痛不痒的评论,显得没有触及实质,而且各国态度也没有统一的态度,其回应让人感觉虚弱无力。

魏碧洲说,中共之所以惧怕刘晓波,是因为他的思想和提议触及到中共死守的根本利益。今天,中国是富有的红二代、官二代的天下,他们失去与老百姓的接触;刘晓波推动的普世价值就是一面照妖镜,它照出利益集团如何压榨底层,如何掠夺民工,如何污染环境。这面照妖镜会导致人民觉醒和利益集团崩溃。其实,刘晓波零八宪章中的理想,在台湾已经完全实现。虽然台湾立法院近来被取取笑“又打起来了”,但是,他们开打可以避免民众开打,这就是民主进化的过程,也让人知道国家有进步和希望。台湾实现了军队国家化,实现了结社自由、行政自由。这一切为什么台湾民众可以享受而大陆不能享受?中共怕什么?中国有核弹有经济,为什么对手无寸铁的刘晓波却如此害怕?这是今天几家美国媒体大报的社论问的一个共同的问题。

魏碧洲表示,随着刘晓波逝世,刘霞出国走向自由成为议事日程。西方也在低调斡旋。我认为,用低调的方式来应对中国的人权问题是苍白的。随着中国经济发展,其国际发言地位提高以及与各国的频繁经贸往来,各国对中国经济市场有所期盼,不愿得罪中国; 而习时代与江时代已经不同,江至少欣赏西方的政治文明,习则是选择对抗思想进步。我认为,西方与中国打交道时应该把人权作为基本生活方式来与之对话,把人权作为普世关切,不能做了生意便不管中国人民的死活。西方应该告诉他们,中国人民和他国人民一样都享有同样的人的权利。

陈破空表示,病危的刘晓波,希望出国就医,这个临终心愿,微薄而惨淡,却遭到中国政府无情而冷漠地拒绝。其实,除了无情与冷漠,中南海极可能还要掩饰它不能说的秘密,那就是,刘晓波极可能遭中共当局蓄意谋杀。可能性包括:其一,明知刘晓波患有肝病,却故意忽视,拖延治疗,直至发展到肝癌甚至晚期肝癌;其二,早知刘晓波罹患严重肝病或者肝癌,却拒不及时给予他保外就医,任其一直发展到晚期肝癌,濒死前才假装“人道”地给予“保外就医”,连中共自家法规都严重违反;其三,不排除有人对刘晓波下毒,专门针对他衰弱的肝功能,让刘晓波慢性中毒,导致肝癌。无论是间接的还是直接的这些手段,都属于蓄意谋杀。

陈破空说,作为资深的民运人士、人权斗士、首位华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一生,英勇而悲悯,曲折而悲凉,他苦难的命运,恰恰是中华民族苦难的象征,他的悲剧,就是整个民族的悲剧。刘晓波荣膺诺贝尔和平奖,是海内外华人至高无上的荣耀,凝结了六四先烈、天安门母亲和海内外民运人士数十年奋斗的苦难与光荣。正如遭希特勒和纳粹迫害的德国作家、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奥西茨基一样,遭受监禁、迫害,最后病亡,但奥西茨基的精神最终战胜了希特勒和纳粹。刘晓波遭长期监禁与迫害,在孤独与悲凉中病亡,但他的精神必将获胜。历史终将证明,刘晓波是中华民族一座不朽的丰碑。而迫害他的极权者,终将归于历史的垃圾堆。

YouTube 视频: 刘晓波悲凉辞世,中华民族之殇

图片集:刘晓波病逝:哀悼,海葬,怀念和抗议(47图)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