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2 2021年4月13日 星期二

江西省宣布全面取消城镇落户限制后的疑问


中国江西省九江市一个居民小区的居委会成员在宣传新冠防疫。(2020年2月4日)

江西省2月23日宣布,放开全省城镇落户条件,全面取消城市落户限制。对于该省全国率先提出的这一方案的实际内容,以及能否解决户籍制度积累的社会顽疾,省内外舆论反应多元。最新动态显示,山东省在城镇落户问题上正在跟进。

江西省宣布全面取消城镇落户限制后的疑问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6:52 0:00

“标题党”?

“明确了!江西全面放开城镇落户条件 取消城市落户限制”,这是2月23日江西省上饶网刊载的大江网报道标题。江西省很多地方新闻网,例如,上饶新闻网等都全文转载。新华网2月25日报道题目是:“江西全面取消城市落户限制 促进人口区域流动”。

报道正文说:江西省政府的《关于促进劳动力和人才社会性流动体制机制改革的实施意见》(简称《实施意见》)规定,取消城市落户限制“以具有合法稳定住所(含租赁),或合法稳定就业为户口迁移的基本条件,取消参加社保、居住年限、就业年限等限制”。

网上有评论说,江西省取消户籍限制的报道,有“标题党”的味道,乍看以为真的全面放开户籍,看来上只是“放松”入住限制,并非全面取消限制,因为申请人必須符合有“合法稳定住所”,或者“合法稳定工作”等条件。

普通居民如是说

江西农业户口居民彭先生对美国之音说,他对“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说法有些迷惑,更别提“废除”户口制度了:“我个人认为,取消户籍限制这个方向对我们个人可能有点好处,但是,这个东西可能不太现实,就算取消了户口限制,以前户口制度延伸下来的问题,条条框框,肯定不会给你取消,而且目前这种环境下取消不现实。”

《实施意见》称,此举旨在“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常住人口享有与户籍人口同等的教育、就业创业、社会保险、医疗卫生、住房保障等基本公共服务”。

他说,即使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镇仍将存“常住人口”和“户籍人口”两部分居民群体,只是福利樊篱看来要拆。政府会对我们说,一切福利都会有,表面上取消了户口限制。

彭先生说,他主要关注还是孩子上学,现在教育资源本来分配就不公平。农村孩子在城里上学,可能还会设置种种障碍,跟以前一样。医保也一样,不可能跟城镇户口的一样。

有网友说:我们要的是全面无限制全地域户籍开放的人口流动自由,以及和户籍无关的教育养老医疗平等,在一个统一的主权国家里做到这个很难吗?

另有网友说:取消户籍限制,平衡社会福利“很难,除非把养党的钱给医疗教育。”

也有网友反对江西方案,“全面无限制,全地域地户籍开放和人口流动自由 ,就现阶段来说,人民未必希望那样。”

探究江西方案出台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商业人士对美国之音说:“户口问题只是一个表面问题,或者是一个伪问题,因为户口问题要和人的社会保障,人的权益要挂钩,这是户籍议题背后的本质。户籍制度的取消能够更有利于推动经济发展和普通农民权益的保障,是好事,如果不能达到这个目的,就只是一种折腾。”

为什么江西省,乃至中国努力推动城市化,鼓励农村人口能够在城镇留住?彭先生说:“我估计的原因是,现在鼓励农村人进城镇,要城市化嘛,表面上看,数字上看,城市化率要显得比较高。再有就是,城镇房地产不景气,现在其他地方不怎么允许建新房了。”

《实施意见》中有这样的说法,“这项政策能够进一步发挥城镇化促进劳动力和人才社会性流动的作用,全面落实支持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的财政政策,推动城镇建设用地增加规模,与吸纳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数量挂钩”。

网上有舆论劝诫农村民众,不要轻易前往城镇落户,帮助填充那里的烂尾楼和大量高楼泡沫,中国今后的机会或许还是在农村。

不过,海外媒体六度新闻说,作为整个省取消城镇落户限制,江西在中国全国行政省区还是首例,具有开拓性,也符合中国2014年以来的国家城市化发展蓝图。

对于江西省能够率先迈出这一步,有网评说,这是因为江西的发展模式很独特,没有像其他省一样通过用全省的资源来建设一个大城市,通过这个有竞争力的大城市,拉取投资和政策扶持,建设一个大城市群,而是每个城市发展齐头并进,都在往前挪动,不过,江西省的每个城市都没有什么特色。

“莫谈”中国户籍制度

江西一位非农户口居民说,不了解江西取消户籍限制的消息,鉴于话题敏感,也不便发表意见。她的简短表态或许代表沉默观望的江西人,也不无道理。

1958年中国开始实施的户籍制度。有海外评论说,那个年代中国国家整体非常穷困,政府使用户籍政策让农村补贴城市,使得城市人口可以将精力集中于科研与工业化,同时,户籍制度控制了人口流动,强化了政府的控制,有助于改善治安混乱。不过,这一制度也给日后的城乡不平等埋下了种子。

英国广播公司说,1978年改革开放后,中国户籍制度弊病越发凸显,因为城市公共服务体系建立在户籍制度基础上,意味着大量农民工平日进城打工期间无权享受教育、养老、医疗等公共服务,造成“留守儿童”等一系列社会问题。中国城镇化被称为“撕裂的城镇化”。

英国广播公司说,2010年两会前,13家中国报社曾联合发表社论《提请两会代表委员敦促加快户籍改革》,执笔的经济观察网前副总编辑张宏被后来被解雇。2013年,法律专家、公民维权人士许志永号召反对户籍隔离,争取教育平权,也遭到打压。中国学者胡星斗称户籍改革是“中国版平权运动”。

有网友说,户籍制度是当代变相的身份奴隶制度。每一种制度必定有人受益,有人受损,户籍制度违背人性。

深思中国城市化

继江西省之后,山东省正在跟进。齐鲁晚报3月4日说,省公安厅高级官员刘伟在省府新闻发布会上,解答“十四五”期间户籍制度改革问题时说,山东将实施“经常居住地登记户口制度,充分尊重城乡居民自主选择定居的意愿”,按照“宜城则城、宜乡则乡”原则,全面放开城镇落户限制,取消其他前置条件和附加限制。他还特别谈到,支持鼓励“入乡返乡创业”,“回农村落户,促进人口双向流动”的问题。

对江西省和山东省推进中国城市化的最新动态,目前过多评判可能都为时尚早,然而,两则新闻事件再次引发舆论对中国城市化的宏观思考。

近年来,中国除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个特大城市,以及天津、重庆、武汉、成都、南京等十几个大城市外,其他城市户口限制逐渐放开,基本实现自由流动。

有海外评论认为,中国城市的现代化发展,看上去比西方一些发达国家的城市更具所谓现代化气息,在基础设施建设,尤其是高铁和高速公路,不在一些西方发达国家之下。甚至伴随一些西方发达国家城市的衰落景象,让中国的一些民众产生优越感。

中国40年“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历程,执政者似乎异常重视农村,但是,城乡发展差异、贫富差距却不断加大。最早实施“农村改革”的乡村,几十年来居民收入水平,平均只有城市居民二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一都不到,更不用说广阔的中国贫困农村。对比而言,欧美一些发达国家则很少看到城乡间的贫富和发展差别,很多乡村甚至比城市更宜居,更舒适,更富裕。

江西全省宣布取消户口限制,加上中国刚刚宣布成功“脱贫攻坚”,中国城市化又有所推进,不过,舆论消化中国高层和地方政绩的同时,对中国城市化所造成社会的深层矛盾,还在继续探究和观察。

VOA卫视最新视频

时事大家谈:马云厄运不断,民企一叶知秋?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0:00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