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52 2017年9月26日 星期二

洛杉矶贫民区退伍军人心事谁人知


洛杉矶市臭名昭彰的贫民窟是美国无家可归者最密集的地区,他们当中许多是退伍军人,精神有问题,或者为戒瘾而挣扎。尽管去年在洛杉矶地区,大约有三千五百个退伍军人找到住房,最近发布的统计数字却有如当头棒喝,指出问题的严重性。

洛杉矶无家可归的退伍军人不断增加。

杜根是一个帮助无家可归者团体的成员,他说:“贫民区的街上和洛杉矶贫民区的附近地区,有许多退伍军人。没错,无家可归者在增多,其中退伍军人增多,黑人也增多了。”

肯德里克·贝利站在洛杉矶市区一个肮脏的人行道上他自己搭的帐篷外面,他指着一面他在越南战争服役期间引以为荣的美国国旗。

贝利回忆参战的时光说:“我从前没有文化,所以我们多数人只会打枪。 有时候你目睹人们中弹死亡,那真是可怕。”

六十多岁的贝利,是洛杉矶人数不断增加的退伍军人之一,他们很难适应平民生活的挑战,最终落得无家可归。

“我从来没有就业,”贝利最近站在加州炙热的太阳底下努力述说自己的困境。

虽然它的朋友刚开始会让他在沙发上过夜,他说,朋友接纳他的好意很快消磨殆尽,他像很多其它退伍军人一样,陷入同样的恶性循环,在创伤后压力综合症、失业、酗酒和家庭问题中挣扎,最后流落街头。

杜根说: “这些人为了国家而战,他们在前线奋不顾身,回来以后,第一件事就是到 “西方剩余物资店 ”买一顶帐篷,然后到这儿扎营,仿佛他们还身在越南。这真不可思议,他们以前在军队里和敌人战斗,现在却在和警察对抗。你知道他们是退伍军人,像那边那个汉子,他竖起一面美国国旗,洛杉矶警察却不管三七二十一,用警棍把旗子打个稀巴烂,“喂,站起来,面对墙壁”,警察逮捕这个汉子,把他扔进牢里,根本不管他是谁。“

许多人也曾坐牢。

贝利现在把洛杉矶恶名昭彰的贫民区地带当作自己的家园,那儿是美国无家可归者最密集的地方,许多是精神有问题或者在为戒瘾而挣扎的退伍军人。

几十年来,他们的困境在推崇英雄的美国一直是辩论主题,历任政府誓言解决问题,承诺提供以百万美元计的援助,包括住房。

然而,尽管去年大约三千五百个退伍军人在洛杉矶地区找到了住房,最近公布的统计数字却有如一记当头棒喝,让人警觉到问题的严重。

根据五月公布的新统计,洛杉矶地区的无家可归人口去年激增23%,总数将近五万八千人。其中大约五千人是退伍军人,这是美国所有城市中无家可归的退伍军人最多的一个,比前一年增加将近60%。

洛杉矶加州大学法学教授加里·布拉西指出, 处理退伍军人的无家可归走错了方向。

他说:“我们为退伍军人安家的速度赶不上他们沦为新的无家可归者的速度,结果完全是意料中事,悲惨,而且,考虑到这个国家的富有和军事开支的大背景,简直荒谬绝伦。”

布拉西说,帮退伍军人不再流落街头的主要障碍之一,是这个城市租金飙涨又缺少价格负担得起的住房。再者,即使州政府通常出面作保,许多房东也不愿租房子给试图摆脱无家可归的退伍军人,

捍卫退伍军人权益的人士也谴责在洛杉矶的退伍军人事务办公室的个案承办员人数减少,个案处理因此拖延,尽管承诺解决问题的经费有几十万美元。

与此同时,几个协会对退伍军人事务部进行漫长的兴讼,想迫使它落实一项把洛杉矶一处失修的校区重新翻修的计划,作为安置退伍军人的住房。

洛杉矶社区行动网络的活动人士杜根说: “大家都在问钱从哪里来?”

斯蒂夫·理查逊是杜根的名字,他抨击市府官员,说他们只开在字面上好看的空头支票。

杜根说: “市政府没有在无家可归者身上投资,特别是市长,市长说他有个特别方案,要在2017年消除无家可归问题。他说他会特别卖力,还跟奥巴马担保,现在已经是2017年,无家可归的数字却更高,因为洛杉矶市把经费花在管束无家可归者,而不是安置无家可归者。”

洛杉矶市长埃里克·贾西提的发言人亚历克斯·科米萨回应说,市长为了无家可归的洛杉矶市民在住房和服务上投资了几亿美元,还带头通过HHH提案,给我们超过十亿美元的新资金来做更多的事。

活动人士还指责官员放弃租金可负担的建筑,反而支持正在改变洛杉矶市中心建筑风貌的数百万美元的摩天楼。

可耻的困境

除此之外,他们说,无家可归的退伍军人还要面对无数的障碍,他们当中许多人是残疾人,不懂如何通过系统寻求帮助。

越南战争退伍军人肯德里克·贝利说:“我从来没有被帮助过,,,从没有。我可能有病,我可能需要看医生什么的。在整个越南战争期间,我曾经受到落叶剂的喷洒。”

33岁的约瑟夫·修科里安是个美国陆军退伍军人,已经无家可归十四个月,他说: “我的信用卡没有钱,无法让我取得在德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市的出生证明,所以我拿不到身份证,而且“因为我没有住址,我要领身份证有困难,没有身份证,到退伍军人部去证明我曾经从军,是非常困难的事。”

说到贝利,他说他在累积罚单,因为他把帐篷和一点东西放在人行道上,已经被罚了一千两百美元。

帮助无家可归者团体的成员杜根说: “这些人为了这个国家而战,他们回来以后,必须在地上扎营露宿,好像仍然在越南一样。现在他们不再同敌军作战,却要和那些赶他们走的警察斗争,因为他们影响别人做生意。”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