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 2021年11月29日 星期一

12港人被扣押深圳100日学生组织声援 家属盼早日结案


学生组织贤学思政11月30日晚趁12港人被扣押深圳盐田看守所第100日,在旺角摆街站呼吁香港市民以致国际社会持续关注。 (美国之音/汤惠芸)

12名参与去年反送中运动的香港青年,8月底怀疑搭快艇偷渡到台湾途中被中国海警截获,被扣押深圳盐田看守所,星期一踏入第100日。有学生组织摆街站声援,呼吁香港市民以致国际社会持续关注12港人的情况。

召集人预料12港人或会在官方安排下”被认罪”,企图制造白色恐怖,希望港人在绝望中仍然坚持争取民主自由的信念。有被扣押的港人家属表示,感谢香港人持续关注,成为家属强力的后盾,希望案件能够早日结案,12港人能够平安回家。

贤学思政召集人王逸战(蓝色口罩者)等4名成员以及3名市民共7人,被警察截查后被拘捕,12月1日凌晨全部获准保释。 (美国之音特约记者汤惠芸摄)
贤学思政召集人王逸战(蓝色口罩者)等4名成员以及3名市民共7人,被警察截查后被拘捕,12月1日凌晨全部获准保释。 (美国之音特约记者汤惠芸摄)

12名年龄介乎16至30多岁的香港青年,包括8月10日被香港警方拘捕,涉嫌触犯港版国安法的“香港故事”成员李宇轩在内的11男1女,他们曾经参与去年反送中运动,8月23日被指怀疑搭快艇偷渡到台湾途中,在香港东南方水域被中国广东省海警截获,被送到深圳盐田看守所扣押,星期一(11月30日)踏入第100日,家属委托的中国内地代表律师仍然未能与12港人会面,中港当局坚称他们已经接受两名官派律师。

学生组织设街站维持对12港人关注热度

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与多名抗争派社运人士,早前根据传媒报道以及香港政府飞行服务队的内部纪录,质疑香港警方早已知道12港人计划偷渡,事件可能是警方设局将12港人送到中国海警手上。

今年5月成立的学生组织“贤学思政”以及12港人关注组,星期一晚趁12港人被扣押深圳100日,在旺角以及铜锣湾摆街站,派发贴纸及文宣,并印制一批心意卡及圣诞卡,让市民写上祝福寄到盐田看守所。

“贤学思政”的召集人王逸战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希望透过街站呼吁香港市民以致国际社会持续关注12港人的情况,令关注的热度不会冷却,毋忘12港人为争取民主自由所付出的一切。

学生组织贤学思政召集人王逸战预料,12港人或会在官方安排下”被认罪”,企图制造白色恐怖。 (美国之音特约记者汤惠芸摄)
学生组织贤学思政召集人王逸战预料,12港人或会在官方安排下”被认罪”,企图制造白色恐怖。 (美国之音特约记者汤惠芸摄)

王逸战说:“希望可能透过这个活动,或者这个街站去令到更多人,令到大众继续关注12港人这件事,因为我们知道当初,可能这件事一出来的时候很轰动,甚至其他国家都因此会做一些事情,但是随着可能日子愈来愈久,可能就慢慢淡忘了,可能就不记得我们还有12位'手足'、12位港人同我们相隔异地,我们摆这个街站其实都是想提醒大家,其实我们现在每一次呼吸着自由的空气,其实都是很多人用了他们的鲜血,用了他们的青春换回来,我们希望我们现在还可以有自由之身的人,可以知道我们现在为何还可以有这个空间去做事情。”

召集人预料12港人或被安排“认罪”

12港人怀疑被送中超过3个月,多名家属早前收到他们亲笔书写的信件,表示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感到后悔,劝喻家属不要搞事、不要接受传媒访问等。深圳市公安局盐田分局在11月27日公布,将12港人的案件移送盐田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王逸战表示,12港人的信件内容大致相同,怀疑是被当局威胁下所书写,他预料12港人或会在官方安排下“被认罪”,企图制造白色恐怖,他认为是中共惯常对待异见人士的手法。

王逸战说:“这个其实是中共惯有对付一些异见人士的手段,即是曾经都见到很多例子,他们很多都是'被认罪',甚至可能最近王婆婆,她都说在里面(深圳看守所)被迫签一些(悔过)书,或者洗脑教育、爱国教育,都是迫她去认罪,才有机会让她出来,可能我都知道未来12个手足不排除在官方的渠道去认罪,可能是一些画面、一些片段,甚至是一些文字,我们知道有这样的机会,我们知道是一个中共惯有去对待异见人士的手法,但是都会知道这个情况可能会恶化下去,因为始终知道中共是一个不是太民主的一个国家。”

绝望仍要坚持争取民主自由信念

王逸战表示,面对中共利用12港人案营造的白色恐怖,以致6月30日晚正式实施的港版国安法,他坦言感到绝望,但正因为绝望更要坚持争取民主自由的信念。

有香港市民11月30日晚在旺角街站写圣诞卡给12港人。 (美国之音特约记者汤惠芸摄)
有香港市民11月30日晚在旺角街站写圣诞卡给12港人。 (美国之音特约记者汤惠芸摄)

王逸战说: “其实我现在所付出的远不及去年我们一些前线的手足付出的东西,我们现在为何还会坚持下去,如果你说我的话,我们很坦白地讲,我因为绝望我才会行出来,因为我都觉得,好像这个香港可能坚持的人愈来愈少,如果自己都放弃的时候,其实都觉得香港必定会被人去赤化,我想可否尽自己所能去一人行多一步,去帮助到香港或者守护到香港这片土地,虽然我自己不是生于斯,但是我都愿意去死于斯,我就算付出自己的青春或者怎样,我都会守护这片土地。”

国际关注有助港人争取民主自由

去年11月2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要求美国政府制裁负责侵犯香港人权的中国及香港官员,至今已有超过10名中港官员被美国政府制裁,包括特首林郑月娥。

王逸战表示,国际关注对香港人争取民主自由有所帮助,不过,他认为最重要是香港人继续坚持。

王逸战说:“其实一定有帮助的,其实美国一定是我们所谓的国际线当中最重要的,因为其实国际(上)每一个国家,它们都是取决于美国怎样对待中国,就香港的态度来跟随的,我相信对香港我们未来的民主推动的一个议程有所帮助,因为都知道其实我们都要明白外国不是可以无私地去帮助我们,最重要是我们怎样光复本土,如果别人国家再帮助我们,但是如果我们香港人,我们自己的思想、我们的行动不懂得进化,不懂得去做的时候,就算别人怎样去帮我们都没有用。”

担心12港人或受酷刑虐待

在旺角街站写圣诞卡给12港人的香港市民阿澧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一个人的力量很微小,但是如果很多人都坚持做同一件事,力量就会很大”。她写上这句说话勉励12港人,同时亦很担心他们在深圳盐田看守所的情况,因为她从小就不相信中国政府的说话。

香港市民阿澧11月30日晚在旺角街站写心意卡给12港人,她在背上贴上标语,高举反送中运动”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的手势。 (美国之音特约记者汤惠芸摄)
香港市民阿澧11月30日晚在旺角街站写心意卡给12港人,她在背上贴上标语,高举反送中运动”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的手势。 (美国之音特约记者汤惠芸摄)

阿澧说:“会很担心的,因为我从小到大我认知是在中国里面,所有政府的事情都是不可信,它们讲的自由其实不是自由,以及大陆人很大部份给我的形象都是不好的,即是毒奶粉、跟着它们自己本身那个品质监控做不好,然后下来(香港)抢奶粉,还要讲到是我们(大陆人)买奶粉你(香港人)才可以有钱赚,即是很令人讨厌的一些行径。”

阿澧坦言,担心12港人在看守所受到酷刑对待,她认为早前12港人家书的内容,可能与现实情况相反。

阿澧说:“我担心他们(12港人)信里面讲的食得、睡得,是否被人迫着写﹖因为中国实在太多很不好的往绩,以及以前都有一些人物是回去大陆,跟着可能(被)监禁,但是出来之后手指扭曲了呢﹖所以很担心他们。”

市民觉得亏欠12港人

带同一对8岁及4岁的子女在街站写圣诞卡给12港人的香港市民张小姐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中共利用12港人案想吓怕香港人,希望香港人不再做任何事情,因为有可能“被送中”或者“被失踪”,但是她认为12港人为争取民主自由牺牲太多,香港人应该持续关注。

有香港市民11月30日晚在旺角街站画心意卡给12港人,寄语他们加油、永不放弃。 (美国之音特约记者汤惠芸摄)
有香港市民11月30日晚在旺角街站画心意卡给12港人,寄语他们加油、永不放弃。 (美国之音特约记者汤惠芸摄)

张小姐说:“觉得他们(12港人)很惨,即是为了香港付出很多,所以都觉得即是亏欠了他们,如果可以帮忙都尽量帮忙,要关注(他们)。”

家属感谢港人持续关注

其中一名被扣押港人李子贤妈妈李太太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感谢香港人持续关注,成为家属强力的后盾,就算知道写给12港人的心意卡、圣诞卡可能会石沈大海,仍然坚持不放弃,不停维持关注的热度。

李太太说:“其实我们自己香港人都知,石沈大海的机会比较多,但是我们香港人一定要Keep着(维持)做,因为我们这12个人就是因为这个反送中(运动),他们才要逃亡,但是很多香港人都知其实发生什么事,香港人就是有这样好,他们会不停不停去Keep着(维持)这个热度,不会让它降温。”

盼早日结案儿子尽快平安回家

李太太表示,对于儿子被扣押100日,心情只有等待,最近收到通知12港人的案件移送盐田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李太太坦言,希望案件早日结案,儿子可以尽快平安回家。

李太太说:“其实我就想它快些审判完,因为我不想无了期在这里等,因为每一样事情都要终结的,我觉得他们(12港人)都不是犯了什么大罪,即是如果很多律师都跟我们说,这些偷越国边境罪都是很小事来的,只不过是它(中国当局)搞了很久,变成我们又沟通不了,就真的很担心的。”

李太太表示,早前收到儿子亲笔的家书,但她认为内容不是儿子真正的意思,好像是被人指示去写那些内容,所以12港人家属收到的家书内容几乎一样。

李太太说:“其实这个一定的,因为我们自己拿那封信来看,差不多每个都是一式一样,说住得好、还肥了,一日三餐没问题,不需要劳动,那些人又对他很好,个个都是这样写的,我们封封(信)都(是这样)。”

批评中国司法程序不透明

李太太批评中国的司法程序不透明,最近有一名官派律师跟她联络,星期二(12月1日)正是她儿子李子贤的生日,该名官派律师跟她联络表示有到看守所见过李子贤,他现在健康良好,很挂念家人,但是李太太表示,官派律师不愿意与家属委托的律师合作,而中港两地的官方机构亦不能够提供足够的支援。

李太太说:“我自己要个(代表)律师都不成,药物也不成,其实我们这么多事情,它(当局)没有一件事情是帮我们做到的,就算我们去(香港)入境处做这么多事情,入境处都是废的,它什么都做不到的,即是其实他们(12港人)写信下来的意思就是没有一个说收到我们的家书,只是说他们的事情,没有说收到你的信,没有一个说收到,我记得我第一封信就是去入境处,要求入境处去转交驻粤办的,但是都收不到,我自己寄那些又没有提过,我觉得其实它们说即是香港是中国一部份,我觉得它们(中港当局)都没什么密切的东西联系到。”

12港人家属坚拒官派律师

12港人关注组星期一(11月30日)发声明表示,过去三个多月,香港人与家属们一起经历中国的司法黑洞。家属独立委托的律师至今未能接触当时人,更由“官派律师”强制取代;月中寄回香港的家书,内容生硬别扭,更像是中共指定的宣传文稿。

声明表示,最近一星期,多名自称”代表律师”开始联络家属,表示已探访过当事人。他们大多言辞闪缩,连名字也不提供;虽然家属表明已委托律师,但他们还说“律师费不用担心,可以分期付款”,有大陆当局人员甚至说,已用了当事人随身携带的现金支付费用。声明表示,中国当局的做法,连秘密羁留也解释到顺理成章。

声明又表示,深圳市公安局盐田分局在11月27日公布,将12人的案件移送盐田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家属一来担心检察院和法庭会无限期拖延案件,二来亦担心法庭突然开审,令家属赶不及到深圳法院旁听,变相秘密审讯12人。

12港人家属重申,坚拒由官派律师代表12人,中国当局必须容许家属律师与他们见面,并到检察院查阅案件卷宗为辩护作准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