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56 2024年6月21日 星期五

港府公布2月6日中港两地免核酸全面通关 拒独立调查新冠疫情


香港特首李家超宣布香港与中国大陆2月6日起全面通关,开放所有口岸毋须网上预约、不设人数限制,过去7日没外游纪录免核酸检测阴性证明要求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特首李家超宣布香港与中国大陆2月6日起全面通关,开放所有口岸毋须网上预约、不设人数限制,过去7日没外游纪录免核酸检测阴性证明要求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特首李家超星期五召开记者会宣布,香港与中国大陆下星期一起全面通关,所有口岸毋须网上预约、不设人数限制,过去7日没外游纪录免核酸检测阴性证明要求。不过,李家超重申反对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检讨港府过去3年应对新冠疫情的表现。

有学者及评论员分析,中港两地全面通关不代表香港社会全面复常,包括通关后的药物供应是否充裕以及何时取消“口罩令”等,港府未有明确公布,而第5波疫情造成超过1万人死亡,拒绝独立调查只会令市民 “敢怒不敢言”。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中港两地多个海陆口岸封关接近3年,由1月8日开始中港两地7个海陆口岸,包括深圳湾、文锦渡、落马洲、港澳码头、中港码头等,恢复首阶段免检疫隔离通关,3个陆路口岸设每日5万名额的上限,南来北往的旅客都必须持有两地政府认可的48小时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并且网上预约。

2月6日起中港各口岸全面通关

中港两地首阶段免检疫隔离通关接近1个月,香港特首李家超星期五(2月3日)率领多名司局长召开记者会宣布,香港与中国大陆下星期一(2月6日)起全面通关,开放所有口岸包括重开罗湖、皇岗口岸,以及新设的莲塘香园围囗岸,毋须网上预约、不设人数限制,过去7日没外游纪录免核酸检测阴性证明要求。

李家超表示,取消非香港居民抵达香港的疫苗接种要求,但维持于海外或台湾抵达香港的旅客,出发前病毒快测阴性证明的安排。李家超解释,由于香港与中国内地全面通关会有大量人员往来香港,当局需要一段观察期,因此决定维持快测测阴性证明的安排。

医务及卫生局局长卢宠茂表示,新冠疫情已经进入新阶段,管控措施有新模式,1月30日起香港已取消确诊者的“隔离令”,中国全国的疫情已进入低流行水平,各地疫情保持下降趋势,由1月8日首阶段通关至1月29日,香港确诊个案由每日1万4宗下降8成至4千宗,香港的疫情没有因通关而加剧,反而减少。

卢宠茂又表示,输入个案占香港整体个案的比例维持于2.6%的低水平,当中由中国内地输入的个案占16%,反映病毒由中国内地输入的风险较低。

李家超指中国内地输入个案风险可控

不过,有记者问及,中国内地仍然占香港输入个案的最高比例,当局为何维持风险更低的海外或台湾抵港旅客的快测阴性要求,但取消风险较高的中国内地入境人士的检测要求﹖

李家超回应表示,港府需要平衡疫情风险以及社会有序复常,他又表示,现时虽然仍然有新冠病毒传播,但整体风险可控,危险性亦较低。

李家超说:“我们是有输入个案的,我们每个地方都有不同的输入个案的数字的,但是整体来讲风险可控,既然都是认为香港要复常,我们这个是很有序地令到大家复常。”

香港特首李家超(右三)2月3日率领多名司局长召开记者会,宣布2月6日起中港两地各口岸免核酸检测全面通关,但是拒绝就新冠疫情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 (网上直播截图)
香港特首李家超(右三)2月3日率领多名司局长召开记者会,宣布2月6日起中港两地各口岸免核酸检测全面通关,但是拒绝就新冠疫情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 (网上直播截图)

拒绝独立调查新冠疫情

香港爆发新冠肺炎疫情超过3年,累计超过1万3千名确诊者离世,当中去年初爆发的第5波疫情最为严重,曾经出现单日确诊超过5万宗,累计超过1万名患者死亡,造成医疗系统崩溃,出现数以百计老弱病人去年初在寒风中的露天医院餐风露宿的惨况,甚至医院病房内的尸体与病人共处一室的情况。

多名政府专家顾问近日都认为,港府有必要仿效20年前沙士疫情后,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检讨防疫政策的缺失,以免重蹈去年初第5疫情期间医院病床不足、院内爆发集体感染等的覆辙。

李家超星期二(1月31日)会见传媒时,表明不同意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就过去3年疫情作出调查,他认为全世界都没有一个公认的最佳以及标准方案应对疫情,香港已经到了疫情的新阶段,他说有两个目标希望带领香港社会针对这两个全面去推广经济发展,以及作好复常的部署,他强调社会应该向前看。

重申港府要集中精力振兴经济

不过,星期五的记者会仍然有多名记者聚焦有关独立调查委员会的问题,有记者问及,港府不愿意就新冠疫情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李家超是否可以确保将来再爆发未知的病毒传播时,不会再有长者怀疑在露天医院冻死的情况﹖

李家超重申反对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检讨港府过去3年应对新冠疫情的表现。他表示,现时港府要集中精力振兴经济,又说“很多人反对设调查委员会,支持他的意见。”

李家超说:“没有一个方案可以处理所有情况,我都讲过就算你现在写100个方案出来,一个新现象、一个新挑战就要你有第101、第102,甚至是第200个方案出来,所以去解决危机、做应变,我们是在讲不同的元素,另外就是我们去处理去全面复常,同全世界接轨,其实我们面对的一些事情的经验,在很多外国都给了我们很好的一些参考的,我们在讲的是风险可控。”

卢宠茂指“摸着石头过河”

医务及卫生局局长卢宠茂表示,同意李家超所讲毋须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他认为检讨疫情的方法应是持续改进,做“阶段性调整”,他又表示,全世界也是采用同一方向,他形容香港的抗疫之路是“摸着石头过河”,不会有预先计划的措施。

卢宠茂说:“‘摸着石头过河‘肯定就不是一个预先计划了的一个措施,是会针对走到哪一步才会去处理,我很相信就算在未来我们见到另一个病毒的出现,另一种新的传染病出现,我们都很大机会要用同样的一种政策,换句话讲就是那条河是永远是每一次都可能会不同的,我们都要去作出一个调整,所以在这里其实医学界对于我们在治疗病人的时候,即是这个新冠疫情都好像是全世界一场大病,在治疗病人的过程我们是会做到一个持续的改进,就不是一定需要在某一个阶段做一些独立调查的。”

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表示,中港两地全面通关变成港府宣传社会复常的口号 (美国之音/汤惠芸)
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表示,中港两地全面通关变成港府宣传社会复常的口号 (美国之音/汤惠芸)

陈家洛指通关代表复常流于政治宣传

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中港两地全面通关变成港府宣传社会复常的一个口号,但他认为不代表香港社会已经全面复常,包括通关后的药物供应是否充裕以及何时取消“口罩令”等,港府都未有明确公布。

陈家洛说:“大家说‘复常’、‘复常’变成了一个论述,或者一个政治宣传上很方便的一个讲法,那么常态是什么呢﹖如果政府到今时今日都不能让大家知道,几时可以除下口罩,如果政府到今时今日都不能告诉大家,对于香港的药品供应、各方面的市面的情况,在(全面)通关之后香港有多大准备好呢﹖有多大的自主权呢﹖有多大的‘话事’(决策权)可以保障市民的生命呢﹖或者保障香港整体那个公众卫生的水平等等。如果政府在这些问题上没有一个很清楚的交待就一味讲复常,只不过少许我相信是见到一个好消息快要来,所以就大家很积极去期待,制造一个好的气氛,就是这样而已啊﹗”

拒独立调查反映管治水平新低点

对于特首李家超政府拒绝就新冠疫情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陈家洛形容是整体管治水平的新低点,质疑只是李家超本人的决定,避免现届政府需要就疫情防控的缺失问责,出现政治余波。

陈家洛说:“为何我会说这个是一个管治水平的新低,就是似乎李家超本人做了一个很武断的决定,就是他不想(独立调查新冠疫情)然后再想其他办法告诉别人为何他不想,我有留意他在礼拜二(1月31日)行政会议之前的记者会,我相信他的解释是相当千疮百孔的,他尝试转移视线就说我们(港府)会做好多事情,我们找副财政司司长去做一个‘沙盘推演’之类,然后再被记者追问他就讲一些完全我认为‘无厘头’(不着边际)的答案,我有100个方案写出来,但是不排除101、102,我完全掌握不了他的思路,亦都可能因为他没有这个思路,他只能够让我们去观察到,他不想某些事发生、他不想有这个检讨、他不想有这个调查、他不想有独立的调查,他不想有一些叫做他控制不到的一些政治的余波,可能是在讲问责、可能是在讲交待、可能牵涉到现政府里面不少的官员,他认为是很值得去支撑着、保留住,也不想变成一个大的国际丑闻。”

陈家洛表示,港府去年初应对第5波疫情的时候,出现很多前所未有的缺陷,造成超过1万名患者离世,他认为当局需要向离世患者的家属问责。

陈家洛说:“不论是殓房、不论是殓葬的服务等等都是,后来都有觅地起方舱医院,或者盖一些隔离设施等等,所以有这么多的大的情况出现,是前所未见、或者挑战这么大,大到一个点就真的你最厉害的人都处理不到的了,再加上卢宠茂局长都常常问那个问题的,你怎样向那几千人(离世患者)交待呢,你怎样向他们问责、负责呢﹖”

外访者仍需核酸检测有碍国际贸易

时事评论员谭美德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中港两地全面通关是香港社会走向复常的重要一步,但是他认为下星期一的通关仍然限制过去7日曾经到过中、港两地以外的旅客,需要48小时核酸阴性证明,对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及中国内地向外沟通的桥梁,带来一定的限制。

谭美德说:“它(通关)的关卡其实未完全搬走的,但是香港一直以来其实人们都习惯走来走去的,以及我们一直做贸易、转口,在讲所谓经贸往还的时候,走来走去是很正常的,但是那个限制就只会在香港和大陆之间,如果的是去了外地的话,可能在讲你本身不用去太远、你去到新加坡,跟着再回来香港要再入(中国)内地的话,这个情况其实就已经是仍然要做那个核酸(检测),这样会令到很多商贸(旅)客,真的以往是经营所谓中港生意那些,其实它那个(入境)限制并不是没有,都未见得是可以很方便去做这个(中港经贸)生意。”

市民对港府拒独立调查“敢怒不敢言”

对于港府拒绝就新冠疫情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谭美德认为,只会令市民“敢怒不敢言”,过去几年的新冠疫情,香港市民学会的是“自救”,批评现届港府官员缺乏长远的管治眼光。

谭美德说:“你说民情方面,现在批评政府、即是极有可能批评竟然会变成了憎恨政府的情况底下,大家(市民)当然‘收声’了。所以政府既然连批评都不接受的时候,你(李家超)又不肯去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我(市民)就唯有‘自求多福’了。但是反过来再长远一点看这件事,就是说沙士(SARS)当时(独立调查报告)不只是纯粹是去批评官员,是长远地为很多香港的公共卫生政策,制定了一些很好的措施而沿用至今的,这个其实你无论怎样讲都好,当时沙士的时候的政府官员、甚至乎问责官员,他(们)多多少少都有一些长远的眼光,而现在的官员竟然是在没有反对派(立法会议员)的情况底下,一口拒绝(独立调查)的话,其实他们在自我证实,他们根本没有政治远见,甚至乎不会为将来去想下一步会怎样做。”

谭美德表示,特首李家超是上届政府的政务司司长,如果现在要成立一个独立调查委员会,李家超也会被列入调查对象之一,可能会担心被追究防疫决策失误的责任,对现届政府接下来4年多的施政,以致李家超是否争取连任都可能有影响。

评论区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6/20【时事大家谈】官方否认倒查30年,中国为何刮起“查税风暴”?中国房屋价格跌跌不休,危机何时见底? 嘉宾:信息与战略研究所经济学者李恒青;金融学者、独立时评人张杰;主持人:许波

XS
SM
MD
LG